一番推诿,直到那号称剑神的卓不凡出现,再三劝说过后,慕容复这才应允下来。

接下来,如同原著,乌老大解开一个布袋,内里端坐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邰杠心知,这就是自己的师伯,天山童姥巫行云了。

“且慢动手。”一声爆喝,邰杠脚踩凌波微步,身后虚影连连,呼吸间便来到众人面前。

北冥真气劲力外泄,众人皆是惊诧不已。

“这是从那出来的老妖怪?”一时间,在场众人皆不敢言语。

实在是邰杠一身内力太过于骇人,怕是有上百年修为,可容貌却只有二十出头。

就连慕容复也深深凝视,询问的目光探向自己的表妹王语嫣。

谁知江湖百事通的王语嫣,也是秀眉微蹙,随即轻轻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此人身份。

望着一袭白衣,犹如世外高人般的邰杠,最终还是乌老大壮着胆子上前,双手作揖,恭敬行了一礼,道;“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还真被吓住了!”邰杠心中大喜,面上却未显露丝毫,环视一周后,微微一笑,道;“邰杠”。

“邰杠?”,闻言,场中众人皆面露思索神色,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熟悉。

“前辈可是阿里爸爸及时雨邰杠?”,终于,有人想起那‘乐善好施’的阿里酒楼和‘爸爸楼’东家,名号正是唤作邰杠。

“不错,是我。”邰杠微微一点头。

“真的是爸爸?”邰杠话音刚落,只见一身材矮小之人越众而出,兴奋开口道;“爸爸,我是川西碧磷洞桑土公啊!半年前,我被人追杀,还是躲藏在您名下酒楼中才躲过一劫。”

“爸爸,我是藏边虬龙洞玄黄子,也曾受过您的恩惠。”

“还有在下,北海玄冥岛岛主章达夫……”

接下来好似一番大型认亲现场。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绝大部分,都得到过邰杠的恩惠,左一个爸爸,右一个爸爸,叫的好不亲热。

邰杠一一点头,表示了解。

心底却是拼命压抑自己的笑意,憋到最后,身体都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在慕容复眼中,却是以为邰杠护体罡气太过浑厚,连衣衫也无风自动……

“不知爸爸到此所为何事?”乌老大一脸献媚,自以为的认为叫爸爸要比叫前辈亲近。

邰杠笑了笑,没有回答乌老大的问题,返身走到天山童姥跟前,恭敬行礼,道;“师侄邰杠,代师尊无崖子,问师伯安!”。

“我还奇这世间还有谁,能使得我逍遥派凌波微步呢!原来你是无崖子的徒弟。”眼见七宝玉扳指也在邰杠手上,布袋中的童姥不疑有他。

深邃的目光望向天际,情绪有些低落,道; “你师父……他还好吗?”。

“师父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了。”提起无崖子,邰杠也是黯然神伤,他若不将内力全部传于自己,再活一两年,铁定没问题。

“绝对不可能!”童姥骤然听得此言,激动不已,大喊道;“无崖子身怀七十年北冥真气,怎么会死?你告诉我,是谁害死的他?”。

“并无任何人加害师尊,师尊七十年内力也是尽皆传于弟子,其中缘由,待咱们回到灵鹫宫,师侄再与师伯细说。”邰杠开口稳住天山童姥。

两人现在还处于三十六岛,七十二洞众人包围之中,要是露了陷,今天可就走不出去了,当然是越早离开越为稳妥。

慕容复,乌老大等人,皆静立于旁,瞧着邰杠与天山童姥对话。

原本以为口袋里的女娃娃,只是飘渺峰灵鹫宫上普通的哑巴婢女。

可现在,她不仅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竟然就是令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惧怕不已的天山童姥本姥。

“你……您就是天山童姥?”眼下的局面,只要不是个笨蛋,自然都能看得清楚,乌老大结结巴巴问道,又突然意识到什么,‘扑通’一声,跪俯于地。

“拜见童姥!”有乌老大一带头,刚才还气势磅礴,喊打喊杀的‘妖魔鬼怪’们,齐刷刷跪倒一片,身体更是不住的颤抖,已是魂不附体。

天山童姥不屑的瞥了这些人一眼,连开口说话的想法都没有,“这些人,还没资格和自己说话”。

“就……就这么简单?”故意显露凌波微步和北冥真气,目的就是震慑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众人。

然后再加上阿里爸爸东家这层身份,想来万无一失,应该能将天山童姥安然救出。

谁曾想,剧情倒是朝这方面发展了,唯一低估的,就是天山童姥在三十六岛,七十二洞众人心目中的淫威。

那可真是害怕到了骨子里。

“邰……邰兄请留步!”慕容复考量许久,还是开口叫住了邰杠。

“恩?慕容先生有事?”邰杠面上波澜不惊,脚下却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现在唯一的变数就是这慕容复,从他刚才出手来看,现在的天山童姥,在不拼命的情况下,断然不会是他的对手。

“邰兄客气。”一拱手,慕容复面带笑容,道;“我看邰兄身怀神功,在江湖上也是声名显赫,便想与邰兄交个朋友,日后,共谋大业。”

听得此言,邰杠紧崩的弦,松了开来,这慕容复也当真是为了复国,走火入魔了。

随便遇到个人,你就要交朋友,你就要叫上一起干掉脑袋的勾当,当真是火葬场开后门,专烧熟人。

“慕容先生所谋之事,我也略知一二,今日不便,待日后再见,定与慕容先生详谈一番。”故作思考状,邰杠表现出对慕容复所说之事颇感兴趣的摸样。

看得慕容复心中大喜,幻想着来日将邰杠收入麾下,不仅又得一强大战力,还有邰杠深厚的财富……

没有理会他人,冲着慕容复微微一点头,扶起天山童姥缓步离开。

待到众人目光不及之处,背起天山童姥,凌波微步全力运转,一口气,奔出了三里地。

“说吧!”刚一停下,天山童姥便沉声问道。

邰杠自然明了天山童姥口中所问何事。

隐去李秋水与丁春秋偷情一事,简单的叙述了无崖子被丁春秋偷袭。

全身经脉尽断,半死不活的拖着,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可以继承衣钵的人。

天山童姥听完,暴跳如雷,咬牙切齿说着,就要前往星宿海,将丁春秋那个叛徒抓出来,食肉寝皮。

“对了,师侄,你特意来到飘渺峰,到底所为何事?”好不容易按捺住情绪,天山童姥朝邰杠问道。

“我是来学功夫的。”邰杠可不会傻愣愣的说什么“我来缥缈峰,是专程来救师伯您老人家的”之类的话。

天山童姥是谁,活了几十年的人精了,这种谎话,非但不会相信,恐怕还会引起她的反感。

学武功?天山童姥诧异的看着邰杠,这小家伙不但会凌波微步,而且还身怀无崖子七十年的北冥真气。

况且,无崖子会的功夫,就如同恒河沙数,年轻时更是收集了天下武学,放置在那琅嬛福地中。

“师侄,搞了半天,你是在扮老虎吃猪啊……”

“师伯睿智,就知道瞒不了您。”邰杠满脸苦涩,又不着痕迹的拍了一记马屁。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饶是天山童姥这等人物,见邰杠这般神情话语,也是高兴不已。

“说吧,你想学什么武功。”天山童姥开怀大笑,多年不曾这么开心过了。

听得此言,邰杠丝毫没有客气,直接要求学习天山童姥的天山折梅手。

“你到懂得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天山童姥点头表示赞赏。

“好!你比你师傅强,干脆果决,不似他那般优柔寡断!姥姥成全你!”现在的天山童姥看邰杠,就似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我这天山折梅手是永远学不全的,现在你身怀几十年北冥真气,已然能傲立于顶。”

“只待日后见识变广,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中。”

说着,童姥便开始为邰杠讲解起,这门号称能破解天下,所有武功招数的天山折梅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