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中,英叔正与任老爷坐在一起,轻声轻语的说着什么。

看到邰杠与文才上来,英叔止住话题,介绍道:“这位是我徒弟文才,那位是我朋友邰杠。”

“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任老爷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听到英叔的话后站起来,也开口道:“我也给你们介绍一下,那个是我女儿任婷婷,刚刚从省城学完化妆回来的。婷婷,快点过来,介绍一位长辈,还有两位新朋友给你……”

“来了爹爹!”

少女身穿白色蕾丝洋裙,戴着一顶太阳帽。

看着十七八岁的样子,脖子上戴着一串宝石项链,宝石一直延伸到胸口处。

文才抬眼一看,眼睛立刻就直了。

因为洋装的领口比较低,只比胸口高一点点,入眼便是一片雪白,让人恨不得去咬一口。

“几年不见,婷婷居然长这么大了?”英叔看到任婷婷之后,脸上换上叹息之色,对任老爷说道:“我记得上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拿着风车在满街乱跑呢!”

“英叔,你说的都是老黄历了,婷婷在省城学化妆就学了六年,现在都成十八岁的大姑娘了。”任老爷脸上带笑,宠溺的拍了拍女儿的手。

文才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少女胸口上,闻声后咽了口吐沫,下意识的说道:“是好大啊!”

“你!”任婷婷又不是聋子,看了看文才的目光,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脸色气得直发白。

英叔面露不愉之色,用桌子下面的脚重重踩了文才一下,瞪着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师父,我说这地方好大啊!”文才缩着脖子,赶紧将目光移走了。

任老爷看得脸色发黑,只是碍于英叔的面子没有多说,岔开话题道:“英叔,昨天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算过日子了,今天下午就是吉日,如果你等得急的话,下午就可以动土迁葬。”

英叔这么一说,任老爷脸色才好了几分,点头道:“那就下午吧,我这边你看需要准备些什么?”

“准备钱喽!”文才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好了伤疤忘了疼,自顾自的插了一嘴。

英叔昨天已经收了钱,一听这个更觉得没面子了,转头看着自己的徒弟,拉长着声音问道:“你想要多少啊?”

“当然是……”文才刚要说按照老规矩办,就看到自己的师父黑着脸,一副随时都要打人的样子,赶紧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就是这样,英叔依然没放过他,怒道:“钱钱钱,就知道钱,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看到文才被师父训斥,任婷婷笑的花枝招展。

笑到一半,正好对上邰杠的目光,少女赶紧捂住嘴巴,拿白眼球瞪了邰杠一下。

邰杠有些莫名其妙,馋你身子的人是文才,他没有惹到这位大小姐吧。

虽然任婷婷打扮的很新潮,但是放在现代来说不算什么。

他可不会跟没见过世面的文才一样,被C罩杯的小场面迷了眼。

“先生,你们需要点什么?”没等邰杠琢磨过味来,咖啡厅内的侍者走了上来。

任婷婷看了在场的人一眼,目光中带着骄傲之色,以英语说道:“给我来一杯咖啡,再拿两个蛋挞,咖啡要纯咖啡,牛奶与糖放在另一个杯子里,有需要的时候我自己倒。”

“好的小姐!”咖啡厅内的侍者都是懂外语的,闻声后同样以英语回答。

听着二人巴拉巴拉,用洋鬼子的话胡说一气,英叔与文才都愣住了。

邰杠没有愣住,同样用英语开口道:“我们也要咖啡,牛奶与糖你们加好后端上来就行,另外再拿些糕点上来,你看着准备就行了。”

电影中,英叔与文才喝咖啡出尽了洋相。

这次有邰杠在这里,当然不会让任婷婷再恶搞英叔。

任婷婷也没想到邰杠还懂英语,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不服气的低语道:“美式英语,只有土包子才会说。”

现在还没到二战的时候,大英依然是日不落帝国,美帝只能算大英的小跟班,就像乡下的穷亲戚一样。

在这个年代,伦敦腔才是正品,美式英语并不算主流。

听到任婷婷的话,邰杠对着她笑了笑,转用法语开口道:“小姐,日不落帝国正在沐浴余辉,美式英语才是日后的主流。”

“你再说什么?”任婷婷只会英语,这下自己傻眼了。

邰杠笑容不减,再次换成德语,开口道:“小姐,你听不懂法语吗?”

“这句又是什么意思?”任婷婷还是听不懂,这次装逼装不下去了。

幸好有旁边的侍者,认真听了几句之后,如实回答道:“小姐,先生在用德语问你听不听得懂法语。”

“呵呵!”邰杠摊了摊手,示意服务生都比你强。

任婷婷闹了个大红脸,羞的咖啡也不喝了,红着脸开口道:“爹爹,你们喝吧,我去买点胭脂水粉回来。”

英叔与任老爷也听不懂外国话,但是两个人人老成精,察觉到了任婷婷目光中的羞色。

任老爷笑了笑没说什么,英叔却觉得把主人气走可不好,开口道:“婷婷刚刚回来,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你们还是陪她一起去吧,她一个女孩子出门不好。”

“是,师父!”老色P一个的文才,哈巴狗一样的站了起来,喝咖啡可没有陪女孩的诱惑大。

邰杠倒是无所谓,看着任婷婷怒目而视的目光,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喂,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出丑的?”三人结伴走到外面,任婷婷一脸傲娇的看着邰杠,身边的文才早就被她无视了。

邰杠摇头笑了笑,并不搭这个茬,笑道:“怎么会,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是个男人就会怜香惜玉,我怎么能让你出丑呢?”

“哼,不是最好,不然你麻烦大了!”任婷婷冷哼着挺了挺胸脯,顿时又听到了咽口水的声音。

转头一看,文才没有英叔的压制,早已化成了初哥模样。

正看着自己的胸脯流着口水,一副看花了眼的样子。

任婷婷脸都气白了。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邰杠虽然有逗弄她的嫌疑,可跟这个看她流口水的家伙比简直是好太多了,最起码邰杠不流口水啊。

“下流!”任婷婷再次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向远处走了。

文才这下没得看了,后知后觉的收回目光,问道:“她在说谁下流啊?”

“你觉得呢?”

邰杠反问一声,只听文才迟疑着答道:“应该是你。”

“呵呵!”

邰杠从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已经不想再跟文才说些什么了,快步向着任婷婷的位置走去。

任婷婷走的并不快,她也知道军阀割据时期,不是我今天打你,就是你明天打我。

一个像自己这么漂亮的女孩,单独走在大街上并不安全。

慢慢往前走,大约走了七八步,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微微回头看去,看到是邰杠跟了上来,任婷婷这才松了口气,满心骄傲的想着:“跟上来了吧,哼,本小姐天生丽质,料想你也忍不住。”

邰杠不知道任婷婷所想,不然他绝对要哈哈大笑。

要知道,不是每一个男人,都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

那种人有,但是不会是邰杠,要不然以他现在的身价,早就在民国位面中妻妾成群了。

只可惜,这些事实任婷婷并不知道。

还以为邰杠跟她见过的男人一样,表面谦谦君子背地里男盗女娼,于是骄傲的问道:“你怎么跟上来了?”

“不欢迎啊,那我回去喝咖啡,让文才陪着你吧!”邰杠可没有惯着别人的毛病,说完这话直接就走了。

任婷婷看着邰杠的背影,下意识的张了张嘴巴,不应该是这样吧。

所谓的公主病都是惯出来的,邰杠可没有惯着别人的想法。

咖啡厅内,英叔看到他回来还挺惊讶,邰杠只是笑了笑没有多做解释。

任老爷这边已经与英叔谈完了。

迁葬的事早一天比晚一天的好,二人商议今天下午就动工。

将任老太爷的尸骨迁移到家族墓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