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坐镇,小鬼引路!”

英叔抄起桃木剑,对着稻草人就是一指。

呼!!

贴在稻草人身后,就像披风一样的黄符,随着咒令声无火自燃。

同一时间,趴着不动的稻草人,也在黄符的火焰中站了起来。

“我是引路鬼,你找我有什么事啊?”稻草人有鼻子有眼,对着英叔开口问道。

英叔示意徒弟不要说话,将一叠冥纸塞给稻草人,开口道:“莲花灯中有一滴血,我想请你为我指路,找到这滴血主人的父亲的尸骨。”

“找人啊,这是个麻烦事,这点钱不够啊!”稻草人趴在桌子上,将冥纸抱过来数了数,开口道:“这样的冥纸我要三筐,必须是装满的,装不满可不行。”

“要那么多?”英叔给的不是普通冥纸,而是受过道家供养的冥纸,也就是俗称的供养钱。

这些供养钱蕴含着道家香火,小鬼除了拿钱以外,还能吸收上面的香火,对于鬼类来说大有益处。

“三箩筐,你答应我就帮你找,不答应就算了,你自己想想吧。”引路鬼坐在冥纸上面,一副不怕你不答应的样子。

英叔微微摇头,就跟买菜一样的谈判道:“一箩筐冥纸,两箩筐元宝,再送你一百根蜡烛,我不会出更多了。”

“元宝不行啊,下面元宝泛滥,这东西已经贬值了,

上次我去下馆子,一次就吃了二十个元宝,还没有怎么吃饱,

你给的也太少了!

这样吧,烧给我两箩筐冥纸,再烧一百根蜡烛,一对金童玉女,我就答应帮你。”

稻草人并不想要元宝,讨价还价的与英叔说着。

英叔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莲花灯推在稻草人身前,开口道:“怕了你了,就这么办吧。”

“爽快,下次有事记得叫我!”稻草人说完这话,手脚并用的爬上莲花灯,就像灯芯一样的站在中间。

下一秒,稻草人的头顶燃烧起蓝色火焰。

这些烟雾凝聚不散,就仿佛海市蜃楼一样,在英叔面前展现出另一幅画面。

“咦!”在画面中看了一眼,英叔眉头就皱了一下。

视线中,应该是个山洞的样子。

一副棺材被摆在正中间,一名秃头道士披着蓝色法衣,正在不远处闭目做法。

看到这一幕,英叔脸色就难看了,对不明所以的两位徒弟开口道:“坏了,拿走老太爷尸体的是自己人,看对方的打扮,应该是崂山炼尸宗的人。”

茅山弟子穿杏黄色法衣,崂山弟子穿水蓝色法衣,龙虎山弟子穿枣红色法衣。

不同的派系之间,都有自己的区分,看到秃头道士的衣服,英叔就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

“谁!”秃头道士正是钱天师,感觉到冥冥中的窥视之后,他猛地睁开双眼打量着四周。

周围空无一物,风平浪静,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

钱天师疑惑的挠了挠头,看向自己面前点燃的三炷香。

发现烟雾缭绕之间,居然不是直接向上飘去的。

而是仿佛遇到了什么阻碍,先向两旁扩散之后才往上走。

“哪位道兄来了?”钱天师看着香火气息,沉默片刻后突然开口。

另一旁,站在莲花灯前面的英叔,目光中也多了几分凝重,手上掐了个法决:“定位!”

“呼!”随着定位二字,钱天师面前的三炷香,突然以几倍的速度在燃烧。

看到这一变化,钱天师面色大变,抓起一把香灰就洒了出来。

轰!

香灰遇到三炷香之后,顿时发出一声轰鸣。

肉眼可见之间,升腾的烟雾组成了英叔的样子,就好似两个人在面对面一样。

“该死,他在定我的位置!”看到英叔手上的法决,钱天师一脸的气急败坏,飞快的抓起了自己的法器,一面很有年代感的皮鼓。

咚咚咚!

钱天师一边打鼓,一边跳舞,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鼓声与令咒声,英叔面前的画面顿时一阵模糊,随着“咔嚓”一声,莲花灯居然有要裂开的趋势。

“师父,发生什么事了?”看着莲花灯上的裂纹,文才与秋生大惊失色。

英叔摆了摆手,嘴角微微带起几分笑容,道:“没事,是那边的道兄要与我斗法,好,我就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说完这句话,英叔将两个蜡烛插在莲花灯的左右。

手指一点,蜡烛自动燃烧,模糊的画面瞬间清晰了不少。

做完这一切,英叔还不罢休,提起笔来再次画符,小声嘀咕道:“贫道出山这么多年,斗法还没有输过,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手段。”

“敕令,天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有请八方神火助我!”

英叔手持燃烧的符咒,就像吹散烟雾一样,对着黄符轻轻一吹。

瞬间,道道火星吹散到莲花灯中,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这轻描淡写的一幕,换成钱天师所在的山洞内,却是另一番景象了。

呼!

一声暴响,三道火柱从三炷香上冲来,当头向着钱天师射去。

钱天师就地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两道神火的同时,无论如何也躲不过第三道了。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举起皮鼓,当做盾牌挡在了自己身前。

只在一瞬间,刻画着无数朱砂法咒的皮鼓,就在浓烟中化为了灰烬,被钱天师急急忙忙丢了出去。

“好厉害,这究竟是什么人?”一个回合的斗法,自己的法器就被对方毁掉了,这让钱天师有些抓狂。

要知道,法器可不是一般东西。

普通道人身上有一两件就了不得了。

钱天师满打满算,也就一个皮鼓和一把七星剑算是法器,损失不可谓不重。

“点子扎手,不能跟他斗了!”钱天师目光中闪过狠色,重重一锤自己的胸口,一口血雾就喷了出去。

同一时间,英叔面前的雾镜,也在瞬间被红雾遮住。

抬眼看去红光一片,任由英叔如何施法,都无法将这些红雾散开。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看到红雾遮住了视线,文才与秋生忍不住问道。

英叔微微摇头,放弃了继续施法,开口道:“这是血咒,威力奇大无比,一但施展轻则元气大伤,重则一命呜呼。

这道士用血咒封我法术,只是这么一下,最少要减六年阳寿,看来他是拼命了!”

“师父,那怎么办?”秋生递来茶水给英叔润口,问道:“这样一来,岂不是找不到任老太爷的尸骨了?”

“不会,血咒的力量最多维持三天,三天后我会继续施法,倒要看看他有多少阳寿可以这么拼。”英叔喝了口茶,头也不回的向着里屋走去,吩咐道:“扯掉法坛,三日后我在会会他。”

同一时间,山洞中……

“钱天师,你没事吧?”

一口鲜血喷出去的钱天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阴影处的邰杠,看到钱天师变成这个样子,压低声音徐徐开口,目光中带着丝丝疑惑。

“没事,不过这个道士太厉害,我斗不过他,

只能以血咒封了他法术。

三天,我们最多只有三天时间,

要是三天内无法将僵尸炼成,到时候必定会被他找上门来。”

钱天师擦了擦嘴角,表情就跟死了老婆一样。

邰杠眉头微皱,从阴影中走出来,低语道:“炼尸最少要七天时间,我们现在已经练了两天,再加上三天才是五天,时间不够啊!”

“没办法了,到了这个地步,只能听天由命!”钱天师默默摇头,不行就是不行,再斗下去还是不行。

至于炼尸的事情,难了。

七天他还有些把握,五天只能听天由命,成不成要看老天爷赏不赏脸。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邰杠不甘心的再问。

钱天师苦笑连连,拿出一条蛇与两只青蛙生吞下去,脸色这才好了几分,艰难的开口道:“除非你能将那个道士支开,让他不能找我麻烦,不然就只能这样了。”

“支开!”邰杠微微点头,看了眼山洞内的棺材,开口道:“你休息吧,我去想办法。”

邰杠头也不回的走了,心中想着怎么样才能将英叔引走,让他没有时间来找钱天师的麻烦。

诬告行不行,花钱让县里的保安队,找个由头将英叔抓进去关几天,等到僵尸炼成之后再放出来。

不好,这个想法一出现,邰杠就在心里否决了。

英叔可是他的偶像,用这个办法折腾英叔,他连自己这一关都过不了,会觉得良心难安的。

可除了这个办法,还有什么对策呢,邰杠一时间陷入沉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