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我的手啊!”在剧烈的疼痛之中,吉拔毛哪里还知道别的,只会大声的哭叫着。

看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样子,哪里还有摸女孩屁股的嚣张,早就屎尿横流了。

俗话说得好,恶人还得恶人磨,你不是手贱嘛,我给你炸熟了,看你以后还怎么贱。

“妈的,我最恨对女人动手动脚的男人,懒得理你,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邰杠松开双手,任凭吉拔毛瘫倒在地。

拿着勺子盛豆花的老板,颤抖的就跟抽风一样,手中的勺子甩出去都不知道。

其他人也傻眼了,没想到邰杠会这么狠,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欢呼,还是该四散而逃。

死寂片刻之后,一个围观的食客捂着嘴,跑出去开始吐了,随后呕吐声起此彼伏。

邰杠抬眼看去,敢与他对视的男人一个人都没有。

唯有那个被调戏的女孩,看向他的目光闪闪发光,就像……粉丝在看自己的偶像。

“你不怕我?”

“不怕,你是好人,你救了我...”

邰杠笑了,深深的笑了,很开心。

“几位爷,你们是我亲爷爷,我这是小本生意啊,这么搞我还怎么做生意呀!”看着一哄而散的客人,畏畏缩缩的熊老板,鼓着勇气走了上来。

听到这话,邰杠还没表示什么,文才就不服气了:“你这人怎么能这样,要是没有杠哥出手,你侄女就被人抢走了,你明不明白?”

“话是这么说,可我也要养家糊口啊,那个吉拔毛的大哥,在县城的赌场里给人当打手,要是他领着人找上门来,我会家破人亡的啊!”

熊老板泪声聚下,吉拔毛调戏他侄女,难道他就不生气吗?

生气,可是人在屋檐下,你不得不低头,穿鞋的哪里斗得过光脚的。

熊老板有家有业,一家老小都在指望他吃饭。

邰杠几人拍拍屁股走了,他可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万一人家找上门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怎么办,到时候上哪说理去。

“杠哥,这可怎么办啊?”听到熊老板的说法,文才一时间没了主意。

邰杠看了看满地的狼藉,想了片刻开口道:“今天我送佛送到西,你们老两口拿着这几块金币,不要再回来了。”

五块金币被邰杠抛了出去,稳稳落在了熊老板怀中。

熊老板看到黄币大喜过望,有了这个资本,他惹不起也能躲得起,大不了远走他乡就行了。

“佳佳,快点来收拾东西,我们今夜就回老家,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得了进步的熊老板,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还不忘催促女孩一声。

叫做熊初墨的女孩,看了看邰杠,又看了看自己的舅舅与婶婶,道:“大哥,谢谢你,我会永远记着你的。”

说完这话,熊初墨收拾东西去了,三人很快推着板车消失在了夜色中。

邰杠目送三人离去,微微摇头,对着秋生与文才说道:“走吧,豆花是吃不成了,我们改吃大餐去。”

邰杠走在前面,文才与秋生跟在后面。

三人向外走了出百米远,文才一脸贱笑的凑了上来,小声道:“杠哥,你今天真威风,我还以为那个叫初墨的女孩,要跟你一起走呢!”

“想什么呢,你当是戏文啊,动不动就以身相许!”美女动不动就以身相许,那是戏文里主角才有的待遇,邰杠从来都没有奢望过。

有这个YY功夫,还不如多吃两碗猪脚饭来的实在,落在肚子里的东西才是真的。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间五天时间过去了。

养病的四目道长,如今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只等英叔回来就返回北地。

同样,有了五天时间的缓冲,钱天师那边也搞定了,很快就到了僵尸出世的日子。

山洞中……

“钱天师,里面的僵尸怎么样了?”

“幸不辱命,炼尸应该是成了,随时都可以开棺。”

“那就打开吧!”

钱天师重重点头,熄灭了莲花灯,撤掉了七星幡,拿着撬棍开始开棺。

一下,两下,棺材钉被一个个翘出,尘封二十年的尸体将重见天日。

咯嘣!!

一声闷响,棺材盖掉落在地。

邰杠与钱天师同时后退,只见在棺木中升腾起一阵黑雾,伴随着腐朽与破败的气味。

“老板,您请看!”等到黑色尸气散开,钱天师献宝一样,拍了拍棺材的侧面。

邰杠抬眼看去,只见棺材中躺着一位面色紫黑,身穿清朝官服的恐怖僵尸。

这具僵尸就跟脱水了一样,脸上瘦的皮包骨头,双手的指甲又尖又长,目测一下起码有五六公分。

而更恐怖的是,僵尸哪怕闭着嘴,两道尖锐的尸牙,也难以掩盖的伸了出来,让人看了就心中发寒。

“哈啊!”就在邰杠静静欣赏之时,僵尸突然睁开了眼睛,正好对上他的目光。

四目相对,邰杠在僵尸的目光下,看到了丝丝疑惑与亲切,还有隐藏在深处的嗜血。

冥冥中,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邰杠本能的觉得他可以控制这具僵尸,仔细想想又说不出任何理由。

“起来!”邰杠尝试着发出命令,紧紧盯着僵尸的眼睛。

黑毛僵尸智慧很高,听到邰杠的命令之后,他的目光中闪过不情愿之色,可还是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

“成了。”钱天师大喜过望,忍不住重重的拍了下大腿。

瞬间,站起来的黑毛僵尸,猛地抬头看向钱天师,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

“停下!”看到僵尸的动作,邰杠赶紧下达命令。

僵尸闻声动作微顿,可在一顿之后,最后还是扑了出去。

“怎么不听命令!”邰杠伸手一抓,直接抓在了僵尸肩膀上,将他拉回了棺木中。

僵尸躺在棺材中,目光中的嗜血之色更浓。

以疑惑的目光看了邰杠一眼,再次从棺木中跳了出来,目标依然是钱天师。

“这个僵尸等级太高,我的炼尸术不足以完全压制它的灵性,恐怕除了你以外,它不会放过任何人!”钱天师嘴上说着的同时,脚下根本不停,几个飞跃来到了洞口处。

洞口外正是阳光明媚,僵尸追逐着出去,刚刚踏入阳光的范围,就跟触电一样跳了回来。

猎物近在咫尺,看得到却吃不到,这让僵尸十分急躁。

急躁的僵尸蹦蹦跳跳,不断在山洞中移动着,甚至好几次绕到邰杠身边,不断的用鼻子嗅着什么。

“饿,饿”断断续续的想法,从邰杠的内心深处涌现,就好似有人在他心里说话一样。

邰杠看了看僵尸,发现他也再看着自己,饿的情绪不断从对方身上传来。

“饿,吃,饿”

僵尸目光下的嗜血之色越来越浓,就像一头饥饿的猛虎,看着自己的饲养员一样。

邰杠心中有个很不好的感觉,如果不给僵尸东西吃,它可能会压制不住对鲜血的渴望,甚至可能会对他下手。

可如今在这荒山之中,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钱天师一个活人,难不成……

“老板小心!”邰杠还在神游天外,突然,钱天师一声爆喝,邰杠急忙回过神来。

竟是黑毛僵尸嗜血**太强,对邰杠这个主人痛下‘杀嘴’。

凌波微步!

邰杠脚尖轻点,身形却快如闪电。

看着伸出僵尸爪,邰杠真气灌注双掌,一掌挥出。

这凶悍的僵尸,立马被邰杠这一掌击得栽倒在地上。

只是,邰杠这一掌能轻易将人震死,可这僵尸却没事的样子。

直挺挺的又站起来了,僵尸爪再度伸出。

可有这短暂的几秒,已经足够邰杠唤出神器键盘。

“你别插手!”一声喝住想要上前帮忙的钱天师。

邰杠阴沉着脸看向自己主张要炼制的任老太爷僵尸,心情不爽到了极点。

下一秒,邰杠脚尖轻点,仿佛移形换位。

身形瞬间出现在僵尸的面前。

邰杠手持键盘狠力砸去,全力出手,再加上无坚不催特性的神器键盘。

即便这僵尸皮糙肉厚,却也被一键盘击飞出七八步之外,嘴里甚至吐出一口黑血。

“老板牛逼!”看着盛怒之下,一板子就把僵尸击飞出去的邰杠,钱天师大吃一惊。

想出手帮忙的心,这才按捺下来,随即一副看戏的摸样。

僵尸被击倒在地上,就像是一根倒在地上的竹竿似的,很违反物理重力的又立起来了。

旋即,脚下连跳,竟是想绕过邰杠,逃离山洞。

连续被一掌,一键盘击中,这只僵尸居然知道邰杠很不好惹,不敢再久待了。

砰!

邰杠又是狠狠的一键盘,打在僵尸的身上,打得他身形一歪,差点栽倒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样子,显然他已经有了痛觉。

“这肉身,当真强硬得不可思议啊!”接连数击,居然都没有对僵尸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邰杠不得不感叹一句国产的强大。

像生化危机位面的丧尸,哪一个能抵挡一‘键’之威。

邰杠的眼神,又落在了僵尸的眼睛等弱点处。

这些致命的要害弱点,总不可能也那么坚硬吗?

只是,僵尸看着邰杠盯着自己身上最柔软的地方,心下惊恐。

居然直接跪在地上,双手前举,趴在地上,呈五体投地的姿势。

身子微微颤抖着,嘴里更发出听不懂的呜呜声。

僵尸,趴在地上,身子颤抖着,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呜呜声。

虽然说邰杠不可能听得懂这呜呜声是什么意思,但却能听得出,这是求饶的意思。

这僵尸,真的开了灵智了,不但懂得害怕逃跑,还懂得求饶?

心下暗惊,对于这僵尸王兴趣越发浓郁了,手中的神器键盘,并未落下,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抬起头来!”。

也不知道这僵尸是不是真的听懂了,反正听到邰杠说话,僵尸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

偷偷的瞄了邰杠一眼,可是,印入他眼中的,却是黑漆漆的枪口。

“砰!”一声巨响。

巴|雷|特发出的声响响彻整个山洞。

僵尸右眼此刻眼神浑浊,已经丝毫看不到灵动。

左眼,已经变成一个黑黑的空洞,涌出丝丝黑血。

巴雷之威,恐怖如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