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的时间,邰杠带着天山童姥不停移动,躲避李秋水的追踪。

而这段时间,邰杠也是勤练武功。

对天山折梅手,也有了许多自己的感悟,愈发的得心应手,就连天山童姥也直呼邰杠是天才。

“师伯,想来还有几日,您就可以恢复全部的实力了吧!”这天,邰杠将天山童姥,吸完鲜血的小鹿,炙烤吃过以后,随口问道。

“不错!”天山童姥纵声一笑,顿时一股与身形不相符的霸道气势,散布全身。

这股气势压的邰杠有些喘不过气来,连忙运行北冥真气抵挡。

“怪不得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那帮魑魅魍魉尽数臣服与您,师伯一身实力,当真是霸道卓绝!”邰杠佩服道。

一个身形十三四岁的小萝莉,散发的气质就如同女王一般,让人感到压抑不已。

画面虽然有些滑稽好笑,但邰杠却是一脸严肃,因为这股气势的压迫实在太过骇人。

“武道一途,你小杠子也算得上是天赋不凡,俗话说长江水后浪催前浪,尘世上一辈新人换旧人,假以时日,你必然超过我和你师父。”天山童姥毫不吝啬对邰杠的夸赞。

况且她也抱着发扬逍遥派的想法,对邰杠的教导,自然是尽心尽力。

“我的好师姐,你好自在啊!居然找了这么个,气度不凡的俊少年相伴左右。”突然,一道魅惑的声音响起。

话音落下,一个身材妖娆,轻纱掩面的女子飘来,虽然看不清面庞,但那双眼睛,却是勾人入魂。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言不合,天山童姥放声就骂;“李秋水,你这个贱人,今日又想来害我?这可是无崖子的关门弟子,你想当着他的面杀我吗?”。

转头又对邰杠说道;“小杠子,这便是害你师父一生的贱人,现在,你便行使你逍遥派掌门人的权利,清理门户。”

细细打量邰杠一眼,见他一身北冥真气精淳无比,绝不在自己之下。

况且还有七宝玉扳指在手……

不疑有他,李秋水对邰杠说道;“你既是师兄关门弟子,按礼,你便要唤我一身师母,过来行礼吧!”

“狗屁!你早已嫁做西夏王妃,叛出师门,你个水性杨花,忘恩负义的贱货,还有脸在这巴巴。”天山童姥抢先一步,破口大骂道。

“老妖婆,当初你毁我容貌不说,还在师兄面前挑事生非,离间我夫妻关系,这笔帐,今天便一并算个清楚。”

李秋水一把扯下面上轻纱,那张与王语嫣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庞之上,几条如同蚯蚓般的伤痕显现,丑陋无比。

“是我做的,又如何?要不是你这贱货,在我练功的紧要关头,偷袭我!害我走火入魔,一辈子只能这副孩童摸样,无崖子又岂会看得上你?

哼!你害我一生,我只是划画你的脸,没要你的命已是慈悲。”天山童姥满脸恶意,叉腰指着李秋水寒声骂道。

看着两个加起来都快两百岁的人在这互揭老底,邰杠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当真是“花前月下意何如,梦里春秋几岁除,苦乐今宵皆往事,高龄情敌如泼妇。”

对骂了一炷香时间,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终于反应过来,她们都是会武功的,直接动手啊!在这吵吵半天。

“小杠子,还不快为你师父报仇?杀了这个贱货为我逍遥派清理门户?”虽然仗着巧妙的招式,暂时能和李秋水周旋一二。

但深知自己武功还未全部恢复,时间一长,必定会露出破绽,天山童姥边打边冲邰杠喊道。

“别听这老妖婆胡言,等师娘干掉他,不仅亲自教导你逍遥派神功,西夏的公主,也任你挑选。”闻言,已渐占上风的李秋水急忙开口,抛出诱人的条件稳住邰杠。

“真的?我全都要,可以吗?”闻言,邰杠面露喜色,看脸上的表情,仿佛已经在幻想和西夏公主‘嗯哼,嗯哼,蹦嚓嚓’了。

“既然是这样,我已经做出选择了,师叔……看我生死符!”

邰杠话音还未落下,便从掌中射出一团水珠,还在半空的李秋水见状,脸色大变,奋力转动身躯,连忙退出好远。

瞧准这个空挡,邰杠一把抓起天山童姥,凌波微步运转到极致,李秋水还未反应过来,已不见二人的踪影。

被邰杠虚晃一招吓退,李秋水顿时面若寒霜,可目光中已失去二人踪迹,暴躁如雷,狠声喊道;“老妖婆,小骗子,你们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天山童姥此时,在邰杠背上放声大笑,直说无崖子看人真准,收敛心情过后,叫邰杠直奔西夏皇宫。

至于原著中与虚竹梦中相好的西夏公主,邰杠没有招惹。

无崖子将七十年北冥真气传与自己,就是抢了虚竹天大的机缘,再去抢人家老婆,这可就真说不过去了。

这天山童姥修炼的,八荒**唯我独尊功,当真是神奇无比,霸道非凡呐!

随着功力即将从回巅峰,童姥一言一行中更是显现的霸道无比。

邰杠看得心动不已,要不是考虑到这门功法的弊端……

三十年便会返老还童一次,不但功力尽失,从头练起,还要每日吸食鲜血。

想到这里,邰杠一阵恶寒,如若抛去这些弊端,邰杠真想让天山童姥传授自己这门神功。

“师姐……师姐……我的好师姐……你在哪儿啊?”按照剧情发展,李秋水已经猜测到天山童姥二人藏身西夏皇宫,魅惑人心的声音,传到了冰窖之中。

“贱货这么快就找来了?不过西夏皇宫这么大,一时半会肯定找不到这来,等姥姥实力恢复,捏死你这蹦跶的臭虫。”天山童姥冷哼一声,象是对邰杠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见天山童姥继续闭目运功,邰杠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他最怕天山童姥一个不忍,跳出去与那李秋水厮杀。

若是胜了还好,要是败了,自己的小命也肯定跟着玩玩。

一天的时间,就在李秋水那勾人心魄的呼声中过去了。

见天山童姥竟然毫无回应,李秋水已然有些急切。

要是等天山童姥,完全恢复至巅峰时期,自己断然不会是她的对手。

思虑片刻后,又开口说道;“师姐,寻常男子对女子好,只是想和她上床,而师兄与我不同,我们山顶,山下,溪流之中都可以。”

“这车开的,车轱辘都轧我脸上了!”邰杠听得双眼瞪圆,心中直呼我要下车,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

而没有上车……不,是脾气暴躁的天山童姥自然忍受不住。

运功正到紧要关头,被李秋水这一描述,顿时心智大乱,‘噗’一声,喷出二两心头血。

“你这不安于室的荡~妇,无崖子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东西!”最终,天山童姥还是没有忍住。

“我的好师姐,你果然藏在我西夏皇宫里!妹妹这就来找你!”李秋水纵声大笑,迅速朝这边赶了过来。

“师伯,您这是何苦呢!?”邰杠摇头叹道。

再有一天,天山童姥便能恢复全部功力,何必要逞一时之快。

“哼!姥姥是隐忍的性格吗?俗话说得好,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今天,我便要和李秋水决一生死。”

似乎打定注意,要和李秋水拼个你死我活,天山童姥居然叮嘱邰杠,一定要把她的骨灰带回缥缈峰。

无奈的摇了摇头,邰杠知道自己劝不动天山童姥,并且待会会发生什么,邰杠也是心知肚明。

“或许……那也是一种解脱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