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做的都做完了,秦墨总算有闲情仔细观赏一下特拉维城。

这是一座如假包换的千年古城,从民房到王宫、城墙都是用巨星石块堆砌而成,跟华国那些故意做成古色古香以吸引游客的所谓文化古城不同,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透着历史的痕迹。

萨拉丁说过,特拉维城之所以被称作圣城,是因为历史上的先知秦墨曾经在这里久住,所以城市里到处都有秦墨留下的痕迹。

秦墨睡过的床,秦墨用过的碗,秦墨泡过的澡堂,秦墨蹲过的茅坑。

每一样都令半岛的信徒趋之若鹜。

毫不夸张的说,大卫国的联盟军的战争一直控制在极小的规模,完全是因为这座圣城的存在,双方都不愿意破坏城里的一砖一瓦,所以昨晚的夺城战中,双方都没有使用破坏力大的重武器。

但即使这样,城里城外的伤亡加起来也奔着六十万去了。

如果双方不再有所顾忌,火力全开,后果不堪设想。

跟很多王权国家的首都一样,所罗门国王的王宫位于城市的东方,是城市里最高的建筑群,任何人只要略微抬头,就能看到它的金色圆顶。

每天的第一缕晨光都会洒在王宫上,这是对王权权威最天然的塑造。

奇怪的是,当秦墨望向王宫时,除了敬畏之外,心里还会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

一丝奇异的...亲切感。

这真是见了鬼了,难道自己潜意识里也对当皇帝感兴趣?

秦墨将这荒谬的想法抛在脑后,加快脚步朝东门走去。

到达东门时,秦墨远远便看见一个老者站在门外。

他的穿着很朴素,甚至可以说有些褴褛,脸被兜帽遮住了大半,剩下的部分也被浓浓的胡须遮挡,但从那清澈的眼神中,秦墨读出了无限善意。

“秦墨先生,您好。”老者走上前,主动跟秦墨握手,更神奇的是,他居然能说一口流利的华语。

然后,放下了兜帽。

都说名人在电视上跟在眼前完全是两个样子,秦墨聊了七八句,哈哈大笑了几声后,才在曲瑶的提醒下突然知道这人是谁。

“所罗门!...额...所罗门国王...额...陛下?”

喊完就想跪,却被所罗门扶住了。

“别别别,大卫国不兴跪拜这一套了,至少是不用跪国王了。”所罗门眨了眨眼,秦墨直觉他的意思是说对先知还是可以跪的。

不管是新闻上,还是从萨拉丁的描述中,所罗门都是一个睿智勇敢,胸怀宽广的国王,再加上那和善的眼神,让秦墨对这个没有一点架子的国王有了很好的第一印象。

可当他环目四扫,发现周围一个军士,一个保镖都没有后,又奇怪了起来。

睿智归睿智,这家伙是胆子是不是忒大了点?这时候随便出来一个联盟军咯嘣一枪他不就翘辫子了吗?

都说总有刁民想害朕,你这真正的朕咋反而不怕刁民啊。

“陛下,您怎么一个人来这了?”

“哦,我比大部队先一步来到这里,因为有些事必须在军队到达前跟你谈谈。”

“谈什么?”

“半岛的未来。”所罗门笑眯眯地说。

秦墨一愣,他正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先到城里坐坐吧,哦,对了,这可是你的城市啊。”

所罗门凝视了会城门,然后摇头道:“我暂时不适宜进城,来,陪我散散步。”

说罢不由分说,搂着秦墨朝城门相反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居然还一边跟秦墨比身高,比清楚了之后,又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陛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我想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先知的事。”

“先知?”

“没错,先知,哎,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我和我的国民被一个骗子给蒙蔽了。”所罗门的语气有些怨怒。

秦墨一愣,不知该如何回应。

他指的显然是一号秦墨,只是为什么说他是骗子呢?

所罗门看秦墨一脸蒙蔽,自嘲地笑道“我跟你详细讲讲吧,大概三个月前吧,我的一个幕僚将一个叫做秦墨的少年带到大卫国,嗯,他确实是万里挑一的人才,名字又叫做秦墨,于是我们国家的很多人,哦,包括我自己,当将他视为先知。”

秦墨点了点头,这些他都大致了解,大卫国上下之所以对一号秦墨言听计从,正是因为将他视为半岛的先知,昨晚城里的大卫国士兵在阵亡前,嘴里还喊着为了先知。

怎么才过了几个小时,先知又变成了骗子呢?

秦墨没有问,他知道所罗门接下来会说的。

“当然!那个秦墨从没说过自己是先知,但也没说自己不是啊,这些天他说啥我们就做啥,退出联合国,不断后撤,不都是因为所有人都相信他是先知吗?可今天,他做了一个让全国上下都震怒的决定。”

秦墨猜到了。

“他居然不让我出兵收复已成空城的特拉维城!哎,枉我这么信任他。”

果然...

“他为什么不让您派兵收复圣城?”

所罗门冷哼一声道:“他当着全国上下的面对我说不想看到更多的士兵流血了,哼,战争本来就要流血,难道让我们眼睁睁看着圣城再一次被收复吗?”

秦墨听得眉头大皱。

一号秦墨明显是一片好心,不想半岛的仇恨因为他进一步加深,这是可以理解的,特别是秦墨这个娘儿心,简直是感同身受。

按照计划,为了对抗二号秦墨,一号秦墨来到大卫国,借助所罗门的力量将二号秦墨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而钟森带领的潜入部队则趁机找出二号秦墨的位置,再消灭他。

这个计划基本可以说是失败了,从鬼谷的先天疾病中,二号秦墨在自己被消灭前就推断出了潜入部队的存在,并做了十足的防备。

但那时大卫国已经退出了联合国,反大卫国联盟的坦克群也被最先进的‘墨针’军事卫星毁灭了,战火一触即发,不管是大卫国,还是联盟军都骑虎难下,不得不战。

而且双方早就想一劳永逸的解决半岛问题,将对方从半岛的地图上抹去。

如果足够冷血,一号秦墨应该带着墨童离开大卫国潜伏起来,半岛打成烤披萨都跟他无关。

但一号秦墨做不到,这烂摊子是他弄出来的,他铁了心要摆平再走。

仇恨只能制造更多的仇恨,战火只能燃起更多的战火,一号秦墨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半岛迎来长久的和平,而不是让一方消灭另外一方。

于是他用先知的身份命令大卫国一退再退,直到圣城沦陷,退无可退,很快就要控制不住局面了,才下令反攻。

这一条命令就让大卫国三万机甲战士全军覆没,联盟军的伤亡更高达四十万人。

一号秦墨的心情可想而知,所以坚决反对所罗门国王出兵收复圣城。

不过一号秦墨的方法显然是欠妥的,明知道大卫国群情激昂,他怎么能当着全国上下的面给国王浇冷水呢,这可不像睿智如他干的事,在全国上下的注视下,所罗门不可能听一号秦墨的话,圣城已空,自己的军队又更近,不抓住这千载难逢的良机,是要下地狱的。

简单来讲,这是立场问题,没有谁对谁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