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的宋疏梨到了咖啡馆左等右等也不见宋疏翡的身影,非常有耐心地喝了杯咖啡,这个女人不会就是故意放她鸽子吧!

宋疏梨摇了摇头,幼稚!

这边的宋疏翡,被龙彪紧紧地绑在了床上,这女人虽然心思歹毒,但是长得是真带劲儿,小脸哭的梨花带雨,墨色的长发铺散了一床,前凸后翘,嫩白的大长腿极致诱惑,看的几个大老爷们看的口干舌燥。

反正她也是要自己上了那个女人,如今无非是换了一个,龙彪也不介意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给她灌点药,不要太多,就是朦朦胧胧的就行。”

旁边的小弟哑着嗓子应了声好,惹得龙彪一阵笑骂。

床上的宋疏翡听到几个人的话,眼泪像是不要钱的往外流:“你们不要碰我,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

龙彪看了一眼宋疏翡:“别挣扎了,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啊啊!是不是宋疏梨!这个贱人,我要杀了她!怎么能这么对我!”

龙彪被她叫的心烦,挥挥手让人给她嘴堵上。

在一张只有几平方米的小床上,宋疏翡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事后龙彪叫人拍了一些不雅的照片,安排人发给了宋疏梨。

便把宋疏翡扔在这儿,提上裤子走了。

收到照片的宋疏梨有点蒙,自己是点开了什么十八禁的网站么?仔细看清照片中女人的脸时,她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这不是是宋疏翡么?她,她这是怎么了?

还没等反应过来,这个陌生号码又发来了一条短信: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否则今天这样的就是你。

聪明如宋疏梨,怎么会不懂这字里行间的意思,一次还不够是么?还想来第二次。怪不得宋疏翡会突然约她,差点就着了她的道,如今她这样也是活该!

不过究竟是谁帮了她呢?

悠悠转醒的宋疏翡,像一个一碰就碎的玻璃娃娃,眼神却像淬了毒,捡起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套在了身上,嘴里不断念着:“宋疏梨,我要杀了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有些人就是这么可悲,一辈子都觉得是别人对不起他们。他们害人可以,可是别人一旦反击,就是天理难容,十恶不赦......

今天的陆逸舟下班格外的早,平常都加班的陆总裁早早的坐在了自己家的饭桌上,带着三个缩小版的他优雅从容地等着宋疏梨。

“宝贝们,妈妈回来了!”宋疏梨兴奋地推门进来,笑着冲儿子们喊道。

目光触碰到陆逸舟,一下子吓得缩了回来,马上开始宋氏反省,自己又哪里做错了?

“妈妈,没有喊爸爸哦!”陆小白一下子发现了问题所在。

不会吧,堂堂总裁这么小气。宋疏梨小心地瞄了一眼,怎么脸色越来越黑,莫非真的是这么小气!不管了....

宋疏梨马上换上甜甜的笑脸:“陆逸舟,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啊?”笑容够甜吧?声音够酥吧?

果然某个总裁不再黑着个脸:“快洗手吃饭吧。”

宋疏梨总觉得自己家的儿子最近特别忙,一有空就钻进卧室里,也不和她亲近亲近。

吃完饭,宋疏梨百无聊赖地洗完澡坐在床上刷手机。

橙子:哈哈,恭喜我吧,我的店面找好了!就等你给我设计了!

看到好友的消息,宋疏梨一下子来了精神,立马回到:好啊,什么时间带我去看看!

陆逸舟推开房门看到的就是小女人双眼放光的样子:“又洗完澡不擦头发?”他略带责怪的看着宋疏梨:“生病了有你受的!”

说完自顾自的去卫生间拿了毛巾,非常自然的给宋疏梨擦起了头发。

陆逸舟的大手有些干燥,时不时的擦过她的耳朵,宋疏梨的全身都开始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甚至于连消息就忘了回,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脑袋里百转千回。

我的天,他在干什么!啊啊啊啊!犯罪啊!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陆逸舟擦得很仔细,一缕一缕极有耐心,渐渐擦出了趣味,丝豪没感受到自己小媳妇那浑身不自在的样子。

其实两个人前几天就在陆总裁的死皮赖脸下开始了同居生活,晚上陆逸舟也会抱着她睡觉,可是进一步的动作却是没有过,如今这不经意的撩拨让宋疏梨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不行了,宋疏梨伸手按住了陆逸舟的大手:“等一下。”

陆逸舟也愣了,停止了动作:“怎么了?”

宋疏梨咽了口唾沫:“你这样是不是不好?”

“嗯?”陆总裁皱了皱眉头。

“咱们两个妙龄青年,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你却什么都不让我做,是不是太不好了一些?”

听到宋疏梨这么说,陆逸舟明显惜了一下,可是随即就勾了勾嘴角:“你想干嘛?”

“啊?我,我想—”

“别你想了!”陆逸舟一把扔掉了手里的毛巾:“轮到我想了!”

一把捞起宋疏梨,按在了身下,声音已经开始哑了起来:“这是你先开始的,我不说停,不许停!”

月色有些美好,星星有些亮....

昨天的录制实在是谈不上开心,早上起来两个人在床上稍稍腻歪了一会儿,陆逸舟顺口问了句录制情况,宋疏梨懒懒的翻了个身滚到一边:“不怎么样。”

“不是我说,你们公司这个编导选人还是差了一些。”

宋疏梨不想在人后嚼舌根,提了两句就闭了嘴,陆逸舟煞有介事看了宋疏梨一眼:“需要我帮忙么?”

一想到同事那”友爱”的目光,宋疏梨赶紧摇了摇头:“不不不,不用你帮忙,我自己解决的来。”

“你说我穿这个会不会比较好,显得比较端庄比较专业?”

宋疏梨换好套裙在全身镜面前转了转,又回头问陆逸舟。

陆逸舟抬眼一警,声音极淡:“像售楼处顾问。”

“.?”有这么美的售楼顾问吗?

被陆逸舟一说,宋疏梨又连续换了好几套衣服。

“这么古板,不知道你多大年纪了。”

“这么艳丽,是去选秀还是相亲?”

“....”

宋疏梨被批判了好多次,耐心终于告罄。这男人,肯定是个精分怪!

她将自己的衣柜打开,指着陆逸舟:“那你选!你选不出来,你就等着切腹自尽吧!你先你选!”

陆逸舟稍顿,指着套黑色运动装说:“这套不错。”

宋疏梨:“?”

陆逸舟:“你是去做室内设计,当然要穿休闲方便的衣服。”

最终宋疏梨骂骂咧咧退出和陆逸舟的群聊。选了一件米黄色的小套装,长发散漫的垂在身后,干练又不失慵懒。宋疏梨一向喜欢明艳的唇色,人显得精神。

换好衣服,陆逸舟也刚从浴室出来。两个人通过镜子无声对视了三十秒,宋疏梨突然想到之前的说唱翻车事件, 于是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要听我给你唱段rap吗?”

“不了。”

陆逸舟面无表情,步履匆匆,头也不回....

吃早饭,陆一白好奇的盯着宋疏梨的脸:“妈妈,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啊?没事, 热的。”她为什么会脑子一抽, 要给他唱段rap.....

“今天下班,跟我回趟陆家吧,见见我家人,小白他们也跟着去。”陆逸舟冷不丁的出声:“我家人都想见见你。”

这回轮到宋疏梨悟了:“见你家人?”

“嗯。”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想去看看爷爷吗?”

“想!”好,气势昂扬,掷地有声!

宋疏梨咬着面包,腮帮子鼓鼓的,声音小小的:“好吧,不过.....”她是有点紧张的,毕竟自己算是横空出世,陆家又是那么厉害的望族,不知道会对儿媳有什么要求。正想着,突然对上陆逸舟的双眼,他无声的眨了眨眼:“没事,有我。”

有时候心安就在一瞬间。

宋疏梨现在主要工作就是录制”爱家”,平常在公司很清闲。再个自己和陆逸舟的恋爱实在低调得很,同事们也显得正常多了,她也松了口气。

坐在工位上打开了昨天匿名发来的照片,眼神逐渐狠厉。切换界面,给备注是T的人发了条短信:

“可以爆了。”

这个T是宋疏梨偶然在网上认识的,当时在异国他乡,这个不知男女的人给了她很多慰藉,当然也帮了她很多。

比如说这次......

海天幼儿园。

“大哥。”陆仲白一边吃着小熊饼干,一边看着自己的电子手表:“妈妈说可以行动了。”

“好,我马上把料爆出去,小白注意网络攻防,防止人为恶意删.帖,注意发散!”

“唔.......好。”陆小白咽下最后一块小饼干,看着面前一脸奇怪的女神小美:“我和哥哥们过家家呢!”

宋疏梨窝在工位上,时不时打开热搜,终于在几分钟后,一条“明远集团丑闻”顶上了热搜榜第一。

起初宋氏是靠建材行业发家,后来才逐渐扩展到各个行业,想当初,宋氏也是如日中天,在海城也是鼎鼎有名的大企业。

可惜母亲走后,明远已经被宋明毁了,放任刘雪萍娘家人大量购买建材,高额的付出,换来廉价劣质的材料,被人从中抽取高额回扣,明远旗下的酒店,卫生远远不过关,包括建筑,都是偷工减料,毫无质量保证....

本来如今的明远都是岌岌可危,宋疏梨在电脑前冷冷一笑,还有更劲爆的。

宋疏梨拿起手机,把那些裸照一般脑全部发给了刘雪萍和宋疏翡:“恶人有恶报,体会到了么?”

做完这些,宋疏梨有些躁意,往后一躺把自己窝成一团,明远也是自己母亲季暖的心血,若不是万不得已,心灰意冷她怎么舍得毁掉,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宋疏梨静静的等待事情的后续发酵。

这边的明远已经乱成一团,热搜无论怎么都撒不下来,公关部手忙脚乱也删不掉帖子,整个舆论导向都在朝着最不好的方向发展。

“都是群废物!”宋明狠狠地把文件摔在桌子上,急急地走进会议室,明远的所有董事都在里面等着他给一个说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