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门,宋明就感受到了冰冷的气压。

“董事长,这件事情还请您给我们大家一个交代啊!毕竟这爆出来的大多负面.新闻都是和刘总有关啊!”

这句话说的很妙,避开了其他的指着宋明的小子,宋明的眼皮跳了跳,稳稳心神后站了起来:“各位董事不要着急,明远也是大企业,不会因为这一点小事就垮掉的,相信我,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志拍了拍桌子,他是以前季暖手下的得力干将,季暖去世后便逐渐边缘化,偶尔出席一下董事会。

“董事长不知这件事若是解决不好,该给我们怎样一个交代?”

这话赶话,里里外外都是在逼宋明。

“若是这次事件不能完美解决,宋董还是退位让贤吧!”李志丢下这句话就起身往外走,也不知道小姐是不是真的回来了。

李志前天收到一个陌生短信,说宋疏梨有意回归明远,最近明远会经历一次大波折,希望他鼎力相助。小姑娘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这些年明远在宋明的手底下真是大不如往日。

李志也真希望这个是明远的转折.....

关了电脑,宋疏梨伸了伸懒腰,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今天答应了陆逸舟回家见家长,宋疏梨要好好准备一下。

两个人现在也算是公开式低调恋爱,坐在陆逸舟的车里,宋疏梨倚着靠背刷着手机:“宋疏翡的事情是你在帮忙?”

陆逸舟微微一怔,还不是笨的无可救药:“怎么了?解决的不满意?”

“没有,谢谢你啊。”宋疏梨说的真诚,小脑袋一点一点晃着,眼睛亮亮的:“罪有应得。”

最萌的表情最狠的话。

宋疏翡和刘雪萍今天下午收到照片后,已经快把自己的手机炸掉了,她没有接,直接拉黑,这笔账还是要当面算的。

几个人第一次见家长,宋疏梨又开始紧张,一下车就紧紧攥着儿子们的小手,啊啊啊啊,给我力量吧!

陆家三个大宝贝也很好奇,毕竟他们的业务还没拓展到自己的爷爷,失算了.....

陆家的老宅在海城最老的富人区,古朴得很,别墅建在山腰上,一路风景独好。高高低低错落的树,透着鲜嫩的绿色。

门口没有迎接的人,陆逸舟自己把车子停下,自己倒车入库,自己搬礼物,就像世间最普通的人回家团聚一样,让宋疏梨心理的紧张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她突然想到海韵别墅也只有一个孙管家和一个婆婆,可以说陆家的家风真的是很清贵。

拉着自己几子们的小手,宋疏梨紧紧跟在陆逸舟身后。

一进院子,扑面而来的古朴气息,还来不及欣赏这座古宅,宋疏梨被冲出来的小姑娘吓了一跳。

“小叔叔,小婶婶!”

“俞初!”宋疏梨吓得往后一审:“你叫我什么啊?”

陆逸舟看看,主动开口和宋疏梨解释:“这是我大哥的女儿,跟我大嫂姓。”

“哈哈哈哈,小婶婶,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宋疏梨吡了吡牙:“哈哈哈,怪不得!”

怪不得在娱乐圈这么风生水起。只不过这句话宋疏梨可没有说出口,也仅仅就是在心里腹诽了一下而已。

果真陆家是大家族,大厅满满当当坐满了人,一个个笑眯眯地盯着自己,宋疏梨突然觉得有些惊悚。

“大家好,我叫宋疏梨,是逸舟的妻子,这么晚来拜访真的是很抱歉。”

“哎呀,小梨是吧!”陆正国笑的见牙不见眼:“不用这么见外,什么抱不抱歉的,快过来。”

陆逸舟是陆正国的老来子,老先生年纪有些大了,看上去有些和蔼可亲,宋疏梨甜甜的坐!”

应了一声。

一大家子看看两个小夫妻,目光马上被三个小家伙吸引了。

“这是一白,仲白,小白吧!快来让爷爷看看!”陆正国看到自己孙子,更激动了,连忙招手:“这三个小家伙简直是太招人喜欢了。”

听到爷爷叫自己,三个小家伙齐齐的甜甜的喊人:“爷爷好.....”

宋疏梨觉得这一家人都很可爱,可爱到犯规了。

吃晚饭的时候,陆一白三兄弟被安持到了陆正国身边,三个小家伙很会哄人,一口一个爷爷把陆正国叫的不知今夕何夕。

“爷爷,这个菜真好吃,你也吃!”陆小白给自己爷爷夹了口菜。

“大伯,一白在军事节目山见过你哦,很帅,很酷!”陆一白给自己大伯吹了个彩虹屁。

“俞初姐姐,你的剧我都看过哦,怪不得我那么喜欢你,原来是因为缘分!”陆仲白在线拉关系。

...

一家人其乐融融。

饭后足陆家男人们的会议时间,陆逸舟临走时怕宋疏梨面对妯娌们会不自在,毕竟年龄差还是有的。

“疏梨,要是累了就去休息,我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

宋疏梨也明白陆逸舟的心思,心里一暖,但是毕竟第一次回家,她微笑着摇了摇头:“不累,你快去吧。”

陆家的百年基业,陆正国那辈主家总共三个兄弟,如今只剩了陆正国还健在。

到了陆逸舟这辈,也还是陆逸舟一人从商。在座的妯娌们大多是各个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礼貌修养情商都是一顶一的高。

大家随便聊了聊,当兵的四嫂清了清嗓子:“会打麻将么?”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一瞬,宋疏梨更是偷偷摸摸瞅了瞅四嫂的军衔,一颗,两颗,三颗,上将!

宋疏梨有些怂了,都是什么神仙啊!

“好啊,小梨会不会啊!”为首的大嫂摸了摸宋疏梨的手:“小梨啊,上桌感受一下啊!”

很快,几个女人开始了没有硝烟的战斗。

“东风!”

“呦呦,这个该怎么出啊!”

......

“哈哈哈哈,胡了!”宋疏梨把面前的麻将一推,整个小脸都笑成了花。

总算胡了一把,宋疏梨眼睛亮亮的,一副要人夸奖的样子逗笑了在座的女人。

“小梨真是可爱。”四嫂毫不吝贵自己的夸奖,虽然是妯娌关系,但是年龄的差距,众人都觉得她是自己的小辈一样,喜欢得紧。

俞初也高高兴兴坐在宋疏梨身边:“小婶婶真的又漂亮又可爱又有才华!”

宋疏梨有些想笑,鼻子有有些酸,她真真的感受到了这些人的喜欢。

等到陆家男人们谈完话下楼,入眼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几个小辈儿一边嗑瓜子,一边打游戏。

“上路支援!啊!打野的太垃圾了!”

陆一白带着弟弟们一人拿着一个平板鼓捣着。嘴里念念有词:“这个重点关注一下。”

自己的老婆们围坐在麻将桌前,一句”花鸡”,一句”西风”.....

时不时传来俞初的彩虹屁:“小婶婶太厉害了!”

直到回到房里,宋疏梨还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陆逸舟我和你讲,要不是出了点意外,我今晚还能再胡一把....”

看若宋疏梨喋喋不休的小嘴儿,陆逸舟眼角都染上了笑意:“有些开心?嗯?”

“嗯,有很多开心!”

“爱家”今天开始第三次拍摄,因为很多事情都比预料的要来的早,犹豫了很久,宋疏梨决定退出拍摄。

陆逸舟同意的很快,他有了解到明远最近的状况,估计不少都是宋疏梨的手笔:“想做什么就去,有什么不要怕,我在。”

宋疏梨听懂了陆逸舟的意思:“那我辞职你也同意是吧?”

“为什么不同意?”

陆逸舟摸了摸宋疏梨的发顶:“做你想做的,我不是连累你束手束脚的人,我是你的强大的后盾。”

宋疏梨认真的看了眼陆逸舟,突然笑了:“咽,很强大。”

今天是明远的记者发布会,距离上次的闹剧已经过了整整24个小时,明远不能再拖了,必须马上公开道歉,澄清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宋疏梨选了套宝蓝色的职业套装,长发低低梳在脑后,画了个淡淡地妆容,踩着自己八厘米恨天高,像只高贵的孔雀:“妈妈,我要拿回来了,你看到了么?”

陆一白有些担心:“妈妈,你要去干什么呀?”他拉着宋疏梨的手,眼睛亮晶品的,像藏了好多星星。

“妈妈去把姥姥的东西拿回来,在家乖乖的呀!”

陆仲白:“妈妈,把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

虽然不知道儿子要干什么,但是宋疏梨还是乖乖地把手机递了过去。

“妈妈,这是我新做的小玩意,你要是遇到危险了,你就连按两下手机的音量键,我们就会收到警报。”宋疏梨看着小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涨的满满的:“谢谢宝贝。”

左志南早早地等在海韵别墅门口,看到宋疏梨,他温润地笑了笑:“疏疏,别紧张,一切都会顺利的。”

“谢谢师哥。”

左志南车子开得很快,一会儿就停在了明远门前。

做了几次深呼吸,宋疏梨拉开了车门,宝蓝色的高跟鞋衬得她的脚踝白嫩细长,到底是正八经的千金小姐,无论经历了多少打磨,骨子里的气场都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

她一路高高的品着头,背挺得直直的,穿过记着的镁光灯,表情完美的无懈可击,直到站在了台上,宋明的身边。

“你怎么来了?”本来侃侃而谈的宋明看到宋疏梨的一瞬间马上放下了话筒,一脸警惕地看着她:“我告诉你宋疏梨,今天是明远的大日子,你不要闹事!”

“呵。”宋疏梨风轻云淡的冲宋明扯了扯嘴角:“爸,您年纪也大了,明远的未来该交给女儿了。”

说完不顾宋明,一把拿过话简,朝着台下的记着明艳一笑:“各位记者朋友们大家好。

我是宋疏梨,明远的新任总裁。

“什么?”台下记者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这是什么奇怪的走向?连身旁的宋明都瞪大了眼睛,压低了声音,狠狠地对宋疏梨说:“胡闹什么?赶紧下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宋疏梨没有理他,而是冲台下的自己人招了招手:“扶宋董回去休息。”

“你们敢!”可是没有人理会宋明,很快台上就剩下了明艳张扬的宋疏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