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声音舒缓好听又不乏震慑:“我知道大家可能有很多疑惑,这些疑惑将由我的律师-一给大家解答。”

左志南拿看资料上了台,他一字一句,都像是敲打在宋明的心上:“据我们了解,宋明先生在位期间多次挪.用公款,决策错误,用人不淑,做了很多损失集团利益的事,作为明远最大的股东宋疏梨已经和其他股东商量过今天开始正式罢免宋明先生总裁和董事长一职。”

宋明站在台下,听完左志南的话,整个人都红了眼,指着台上的宋疏瑶破口大骂:“宋疏梨,你这个逆女,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

宋疏瑶淡淡地冲记者笑了笑:“不好意思各位,宋明先生因为最近明远的事情受到了刺激,我们可以继续。”

这一天她等了太久了,这个局也布了够久了,该结束了。

但是宋明你和刘雪萍欠我的还远远没有还完。

“各位记者朋友,我们明远前些日子爆出的黑料我无法否认,给大家带了的影响我也无法弥补,但是那都是过去式了,我代替宋明先生向大家道歉。”

“以后的日子还请大家一起监督我和明远,我们一定会越来越好,重新回到明远的巅峰状态!”

宋疏梨此时有多风生水起,刘雪萍和宋疏翡此时就有多狠。

因为宋明挪用.公款的事情,宋家财产都会被收回估值还债。

“你们不要碰这些东西!”刘雪萍死死地堵在一群人前边:“这是我家!你们都滚出去!”

“宋夫人,请你不要妨碍公务。”男人的话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宋疏翡知道事到如今什么也挽回不了了,她伸手把刘雪萍拉了回来:“别闹了,没用的。”她狠狠地盯着自己的脚尖:“宋疏梨,你真该死啊,我想想你怎么才能死啊。”

“妈,送我出国吧!联系我爸,趁现在送我出国!”宋疏翡抓着刘雪萍的手:“只要我好好的,你们就不会没有依靠!”只要现在保全自己,早晚这些她都会全部加在宋疏梨身上。

刘雪萍看看女儿,一时也拿不准主意,给宋明打了电话:“明哥,你快回来啊,咱们家没有了!”

宋疏梨没有再理会宋明一家人,今天心情好,得回家陪老公孩子。解决完明远的事,她哼着小曲给陆逸舟打电话。

“陆逸舟,今天下班把儿子们接上,我请你们吃饭!”

陆逸舟听着她嘚瑟的小语气,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的样子,眼神一下子温柔起来,嘴角都微微上扬:“好啊,宋总。”

“按时到哦,陆总。华润不见不散。”

宋疏梨很高兴,可是陆家三个大宝贝此时非常的不爽。

“大哥,姥姥的事,有线索了!”

“姥姥那天车后一直跟着一辆普通的黑色大众!本来不会轻易被发现,可是你们看这辆黑色大众在事故后在环山路再次出现!”

“里面坐着的是!宋疏翡!”

陆逸舟和陆家三宝贝坐在宋疏梨对面,四个男生嘴角都一抽一抽的,不想承认对面的女人他们认识。

宋疏梨真的是高兴,一杯接着一杯,陆逸舟拦都拦不住,只希望她酒品不要让人失望,可惜天不遂人愿。

“呦呦,宋疏梨是仙女!”

“颠倒众生的仙女!”

“comeon!一起来!”

“宋疏梨是仙女!”

“独一无二的仙女!”

她一只脚搭在椅子上, 手里拿着一截蜡烛, 一只手摆着rap的经典动作, 随着自己的节奏不断往上顶.....

“宋疏梨!大家跟我一起喊!”

“....”

陆一白:“爸爸,宋小梨好丢人。”

陆逸舟:“嗯。”

陆仲白:“你嫌弃么?”

陆逸舟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走向宋疏梨:“回家了。”

宋疏梨看老突然在眼前放大的俊脸,笑的更欢了,伸手抚上了陆逸舟的脸,像个要糖吃的小孩子:“.....你长得真好看,很像我老公。”

陆逸舟面无表情地警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自己先回车里,给穆林叔叔打电话带你们回家!立刻马上!”

“好的爸爸!”三个小家伙捂着小嘴笑的很贼:“我们马上就走!”

包间里马上就只剩下了他和宋疏梨,怀里的小女人还不是很安分,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陆逸舟把耳朵凑近了,才勉强听清:“妈妈,你看,公司我给你拿回来啦!你回来看看我好不好一我知道一错了,我不应该怪你......我都知道了,都是我的不对,你,你-回来吧。”

宋疏梨嘴里断断续续的,眉头皱的紧紧的,陆逸舟看得心疼,伸手抚平了拿秀气的小眉毛:“没事了,妈妈不会怪你的。”

“真的么?”像是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糖,宋疏梨紧紧地摄着陆逸舟的衣角:“不会怪我么?”

“不会的,别难过。”

再次得到了保证,宋疏梨明显安心了许多,乖乖的在陆逸舟的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那抱抱!”

陆逸舟觉得好笑,心里又被塞得满满涨涨的,实话来说,醉了的宋疏梨比平常更美。

她嫣红的小嘴儿微张着,本在束在脑后的头发此时已经散开披散在身后,大眼睛迷迷蒙蒙的,漫着水雾......

陆逸舟目光不由得一路向下,停留在宋疏梨精致细腻的锁骨上,她皮肤白的发腻,此时因为醉酒的原因更是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绯红,诱人得很。

华润高层就是酒店,陆逸舟一把抱起宋疏梨迈开长腿就往包间外走。

“啊!你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有老公了,他超级厉害的!”

宋疏梨扑腾名小手,叽叽歪歪地说道。

“我就是你老公!”

“诶?还真是诶。只有我老公才长得这么好看!”

喝醉了的宋小梨真是可爱。

进了房间,,陆逸舟把宋疏梨直接抱进了浴室,这一身酒气她睡也睡不舒服。

全程陆逸舟非常煎熬地给活蹦乱跳不听指挥的宋疏梨洗完澡,全身都折腾的湿透了,给她抱到床上仔仔细细盖好被子,陆逸舟才转身去洗澡。

刚走了几步,身后就想起了小女人的声音,委屈巴巴的:“老公不和我一起睡觉么?”

陆逸舟脚步一顿,僵硬的转过身来。

宋疏梨跪在床上,身上的浴袍半开半合,漏出半面春光,小手抓着雪白的被子,露在外面的肌肤晃得陆逸舟眼睛发涩。

宋疏梨看见陆逸舟转身,立刻紧张兮兮的开口:“不和我一起么?”

咬了咬牙,怎么可能不一起,蹦出的音节都哑的不行:“我先去洗澡,你等一会。”

“好哦。”乖巧璃一骨碌钻进被窝,瓮声瓮气的:“你快去吧!”

陆逸舟发誓,自己这辈子洗澡都没这么快过。

等他穿好浴袍钻进被窝的时候,旁边的小女人已经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呼~呼~”

真动听.......陆大总裁看了看外面的月亮,深深的叹了口气。

唉~生活不易,川川叹气。

徐志摩有一句话:“轻吟一句情话,执笔一副情画,挽起一面轻纱,看清天边月牙。”大抵说的就是这般吧。

第二天一早,宋疏瑶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旁的陆逸舟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确定过眼神,是不想好好睡觉的人。

“陆逸舟,你想干嘛?”宋疏梨警惕地拉好被子:“你不要一早上就这么看着我!这个眼神很不符合你总裁的身份!”

“不这么看着你怎么看?”陆逸舟故意瞄了一眼她的胸口:“这么看么?这样符合身份吗?

“你是流氓吧!一大早上的就这么安耐不住?”

“我安耐不住?你怎么不说说你昨晚做了什么?”陆逸舟收回目光,冷冷地哼出声。

“我做了什么?”宋疏梨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只漏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知道自己酒品不好,但是昨晚断片断的太严重了,她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我没对你做什么吧?”

“怎么?这是就不打算认人了?”男人连个眼神都没赏给她,一副你敢不认账就有你好看的样子,惹得宋疏梨的小心肝儿一颜一颤的。

“不是吧!我真的对你......了?”

“嗯。”陆总裁一如既往的高冷。

正在宋疏梨哭丧着一张脸,想耍无赖说你是我老公,那啥一下怎么了的时候,陆逸舟突然勾勾嘴角,一翻身压在了宋疏梨身上。

“所以,现在换我了。我要对你那个那个一下,补偿回来。”他声音有些刚起床的慵懒,带着些许沙哑,吐在宋疏梨的耳边,宋疏梨顿时软了半边身子。

陆逸舟一手擰在宋疏梨身侧,一手摸着她嫩嫩白白的耳垂,反复流连,许久终于低头吻了上去。

“陆逸舟,我还.............没刷牙.....”

“没事,我不嫌弃。”

剩下的话,都被陆逸舟吞在了细细密密的吻里。

我的热情从来都留给了你一个人,比火山炽热,比海啸凶猛.....

久违的周末,宋疏梨揉着腰从床上爬起来,如果忽略身旁的男人,她只觉得心底是从未有过的平静,那种很多事情终于尘埃落定的平静。

拉开窗帘,太阳已经早早地挂在了天上,温暖的,懒洋洋地阳光一寸一寸抚摸着手臂上的肌肤,宋疏梨有些恍惚。

“滴--”

拿起手机。

橙子:宋设计师,有兴趣陪我去看看店面么?

宋疏梨:等我去你家接你嗷,小乖乖~

床上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陆逸舟专注的看宋疏的时候,眼底一片柔情,夹杂着刚刚睡醒的迷蒙,像深不见底的大海,带着最温柔的浪潮,把人深深的裹在眼前。

“陆逸舟,我有事出去一下。”宋疏梨稳了稳心神:“你一会儿自己收拾回家吧。”

一听到宋疏梨不和自己回去,陆逸舟的眼神一下子暗了下来:“你有什么事情,大周末不回家陪儿子?你不觉得你很不称职么?”

经过陆逸舟的提醒,宋疏梨突然想到回国了这么久,一直忙着宋家的事,都没带儿子们和橙子聚一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