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我带他们一起去。”

某总裁突然心有些累,老婆没把你放在眼里怎么办,成熟的男人都是主动出击道:“那走吧,我们回家接儿子,然后一起去。”

终于,一家五口踏上了去橙子甜品店的路。

宋疏梨有些头疼,该怎么和橙子解释自己找到了孩子他爸,还成功迎婴腾飞集团总裁的励志故事.....

陆逸舟看出了小女人脸上的纠结:“带我出去很丢人?”

宋疏梨已经感受到了身边骤然降低的温度,她连忙狗腿的摇了摇头:“怎么会呢?我主要是怕您这身份,我朋友会太激动了!”

“最好你是这么想的。”陆逸舟目视前方,一路上再也没有赏给宋疏梨一个眼神。

身后的三个小家伙看着比较奇怪的聊天走向,偷偷在微信上开始交流。

陆一白:哈哈哈哈,爸爸被妈妈嫌弃了。

陆仲白:妈妈不想带陆小川吧!

陆小白:只有我看到妈妈的秒怂么?

陆一白,陆仲白:..

好吧,问秒认怂哪家强?宋家疏梨抗一抗。

陆逸舟高调的黑色劳斯莱斯在马路上疾驰,最终停在了一个小小的店面前。

“橙子!”宋疏瑶率先下车,直奔店里忙碌的身影,一把扑在了那人的怀里:“呜呜鸣,橙子,人家想死你了!”

程橙费劲的把人从怀里扒拉下来,看向了身后软软白白的三个小人:“快来让干妈看看“橙子干妈!”陆小白最先冲了上去,吧唧一口亲在了橙子脸上:“干妈又漂亮了,亲亲干程橙正和几个小家伙亲热,眸光一闪,看到了门口站着的高大的男人,脑袋里只剩下一妈!”

句话:啊~大海啊~全是水!这个人啊~全是腿!

男人穿着白色的休闲短袖,黑色的运动长裤,皮肤是很舒服的白色,再看脸,眉眼精致的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只是这眼神有些冷啊!

程橙连忙放下手里的小娃娃,有些局促的走上前,眼神还带着些警惕:“这位先生?你一话还没有说完,宋疏梨一个箭步冲上来,拉住了程橙:“啊,橙子,还忘了和你介绍,这个是我老公陆逸舟,孩子的爸爸。”

听完宋疏梨的话,程橙的眼睛已经不能用大来形容了,看向陆逸舟的眼神更加警惕,拉着自己闺蜜的手:“小雪梨,是不是他威胁你了?”

在她看来,自己闺蜜喜欢的是那种温文尔雅的类型,再怎么样也不会是这种冰山脸,唯一想到的理由就是这个男人仗着什么威胁她了。

“没有,橙子,我们就是正常结婚的。”

“真的?”程橙还是不相信,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

“真的,程橙。”

看到自己闺蜜都这么说了,程橙才友好了一点看向陆逸舟:“刚才不好意思。”

“不碍事。”陆逸舟微微颔首:“我叫陆逸舟。”

陆一白此时也拉住了程橙的手:“干妈,爸爸没有看起来那么凶的。”

“是啊,爸爸就是脸看起来冷了点呀。”

听到自己干儿子这么说,程橙也把心放到了肚子里,怪嗔着看若宋疏梨:“结婚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陆逸舟是吧?我记住了。”程橙看着陆逸舟,突然表情逐渐开始龟裂:“陆-陆什么?”

“陆逸舟,干妈认识爸爸吗?”陆小白伸着小脑袋,笑嘻嘻的看着程橙。

“是我想的那个陆逸舟吗?”

“我想,应该是的。”宋疏梨硬着头皮,她就知道把他带来肯定是这个下场。

知道了陆逸舟的身份,程橙更加放心了,并且看陆逸舟的眼神都有了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

这个店是程橙盘下来的,装修的费用则是由宋疏梨负责,可以说这是宋疏梨和程橙的第一个小店。

几个人坐在小店临时搭建的餐桌上,面前满满当当的各种外卖,程橙也不顾陆逸舟这样大的总裁:“今天我请大家吃饭啊!就在这儿,开始我们的第一顿饭!”

“好!”宋疏梨受气氛感染,豪情万丈的喊了一声,看的陆逸舟拿着筷子的手一哆嗦,看向了自己的儿子们,你妈以前也这样?

不,我们不认识她。

几个人也不拘束,陆逸舟受宋疏梨的感染也吃的挺开心,如果说他以前过的是谪仙般地生活,那么宋疏梨的出现就是把他拉进了烟火气的人间,让他重新有了人味儿。

“小雪梨,你说咱们店叫个什么名字好呢?”

听到声音,宋疏梨和陆逸舟同时抬了头:“这个-”

众所周知,宋疏梨是个起名废,看看她儿子的三个名字就知道了,明显是敷衍着取了个代号......

哦哦,我早就给干妈想好了。”陆仲白把嘴里的饭往下咽了咽:“叫半生甜好么?”

陆仲白眼睛睁得大大的,前所未有的认真。

听到这个名字,程橙就愣住了。自己的前半生太苦了,所以后半生是不是都是甜的呢?

“好,就叫半生甜,谢谢大宝贝!”程橙非常认真地敬了陆仲白一杯果汁。

看得宋疏梨也红了眼睛,她看若陆逸舟,许我半生甜吗?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宋疏梨有些累,头也不回的上楼,洗澡,睡觉......

陆逸舟宠溺的看着小女人,有些心疼,等到她睡着,陆逸舟给她拉了拉被子,才起身驱车往外走。

下午沐唐给自己发消息,说自己回国了,叫上了顾程远,几个人好好地聚一聚。

顾程远和陆逸舟是从小就认识的,顾程远的父亲是自己大哥的好朋友,两个人一军一警,一个正经严肃,一个倜傥风流。

两人也算从小一起长大,可惜后来顾家出了意外,只留下顾程远,往事提起来,都或多或少带了痛。

“陆总,里面请。”

南城是陆逸舟早年开的娱乐会所,回归腾飞后,仍未划分进陆氏,一直以自己的姿态在海城野蛮生长,这里是陆逸舟的一整个踌躇壮志可怜到最后,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会所,收留当时的三个大男孩。

顾程远到的比较早,他像他爸,当了警察,身上还是痞子气质。但是陆逸舟不得不承认,帅是真的帅,坚毅的眉毛,剑锋直入,眼睛是暗夜般的黑色,有些危险的眯着,头发剪得很短,很精神。

他的唇比陆逸舟的厚了一些,可是整个人带了些颓的痞气,陆胡川一进门,顾程远就抬起了头。

“来了老陆。”他一向这么叫,好像从小叫到大,突然陆逸舟有些想笑,自己认识了那个女人后,整个人倒是感性了许多。

“嗯。”他顺势接过顾程远递过来的酒:“沐唐那小子还是最晚的。”

“哎哎!”正说着,沐唐推开包间的门:“我可是早早就来了,出去接人了。”

刚想问谁能让你沐大少爷放下身价去亲自迎接,那人就从沐唐身后闪了出来,她目光盈盈直直的对上了陆逸舟的眼,看的顾程远眉头一皱,看向了沐唐。

像是无声的指责,你带她来做什么?

沐唐无奈的撇微嘴,不是我想的呀。

陆羽星穿着白色的小裙子,直直的黑发散在身后,过了好多年,那人就好像是从记忆里走出来没有变过。

“嗨,逸舟!”

陆逸舟眉头皱的很深,没有理会门口站着的陆羽星,淡淡地看向沐唐:“怎么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沐唐也有些为难,但是想到了今天自己老子的嘱托,还是硬着头皮:“老陆我--”

不等说完,陆逸舟就起身想往外走,顾程远喝了口酒,冷眼看看,也未出手阻止。

倒是一直笑着的陆羽星开了口:“逸舟你是生气了么?”

陆逸舟没想到她还能心平气和地问出这种话,她不告而别,在自己陷入黑暗的那一年,自己是多么想听听她的声音啊,想听听她告诉自己没关系的,都会过去的,想她陪若自己啊,可是呢,那些年的痴情到如今换来了什么?

“慕容小姐误会了,陆某并未生气,我们素不相识,何来生气一说?”他轻飘飘的一句话,把他们所有的过去都推翻清零,我不认识你,也请你不要纠缠。

“逸舟我没有改姓。”她单单挑了这一句回复,我没有改姓,所以那些我都记得。

记得么?既然记得又为什么要走呢?

陆逸舟冷冷的看着陆羽星的脸:“已经和我无关。”

说完拿起旁边的酒杯,朝沐唐敬了敬:“下次,我再给你接风洗尘,今天你们先玩。”说完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

月色有些冷意了,陆逸舟坐在车里已经很久了,烟一根一根的,整张脸埋在吞吐的雾里,突然有些想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女人。

有些奇怪,明明在里面还是烦躁的很,那些不想回忆的记忆都像是自己长了腿,疯狂的往外跑,折磨的他心烦意乱。

可是一坐到车里,那些记忆仿佛被什么打败了,脑子里只有宋疏梨那张明媚的小脸儿,笑的,生气的,苦恼的,求人的还有谄媚的.....

还有那是不是就要唱一段的rap.....

真的是种了宋疏梨的毒。

摇了摇头,陆逸舟掐灭了手里的烟,黑色的劳斯莱斯在暗夜里疾驰,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她,想听她说说话.....

包间里,顾程远头也不抬的喝着酒,几个人也是从小都认识,当初的那些事即使没人说,彼此也心知肚明,多少都是有些怨她的。

无论怎样,不爱了也好,怎么能舍得把他一个人丢下,丢在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

“大小姐怎么突然回来了,想起了我们旧人?”顾程远的话很犀利,像他的人,漫不经心又充满了攻击性。

陆羽星也拿了杯酒,轻轻地晃了晃:“顾少,我从没忘了旧人,我念旧,以前想要的东西过了很多年了也依旧想要。”

她话说的含蓄,可是明眼人都看得见听得懂。

顾程远有些嘲讽的看着陆羽星:“大小姐真是好自信,可惜了,旧人不念旧。”

说完就不再看她,给沐唐敬了杯酒:“你小子,一回来就不安分?”

“哪能啊?”他眼神瞟了瞟陆羽星:“身不由己啊!”

兄弟之间,一切尽在不言中....

陆羽星静静的坐着,她没想到当年对自己那么痴情的陆逸舟还会爱上别人。所以她一在外国听到陆逸舟结婚了还有了三个孩子之后,整个人都躁动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