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如果自己不抓住机会,她一辈子都只可能是陆家的一个养女,陆家的一条狗。

这么多年,她在外面见到了她太多太好的东西,可唯独那年少时看上的男人,在也没有能与之媲美的。

她以为他会理解她,他会站在原地等她,他早晚会是她陆羽星的。

可是他竟然没有等她,他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陆羽星不能忍受,她马不停蹄的回来了,这一次,她要陆逸舟一直陪在她身边。

三个人各想自己的,倒也和谐。

“羽星,用我用你回家么?”沐唐看着陆羽星非常不走心的问道。

“不用了沐唐,我自己回去就行。”她笑着拒绝了沐唐:“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如释重负的沐唐连忙地点了点头:“那你回去的时候慢点哈,慢走啊!我不送你了!”

站在一旁的顾程远看着沐唐演戏,嘴角越勾越大:“行了,别丢人现眼了,快送老子回家!”

“你自己没有车啊?”

“老子打车来的!”

“那你车呢?”

“老子他妈是工薪阶级,买不起车,快点的,送老子回家!”

“呸,你个不要脸的糟老头子!”

回到家的陆逸舟心情已经好多了,先是去楼下看了看儿子。

三个小家伙睡得很熟,陆逸舟仔仔细细的看着,明明一模一样的脸,却看出了几分不一样的味道。

陆一白和仲白天天冷着小脸,嘴巴长得更像自己一些;陆小白生性活泼,那微张的小嘴明明更像宋疏梨一点,嘴角还稍稍翘起一些,可可爱爱的。

陆逸舟在三个小家伙的脸上各自亲了一口。

等到陆逸舟的身影彻底消失,三个小家伙突然等大了双眼。

陆小白:“哇塞,爸爸在做什么?”

陆一白,陆仲白:“估计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哦~”

回到卧室,直到陆逸舟洗完澡躺在她身侧,宋疏梨还睡着,可是受了刺激的陆逸舟却想听听她讲话。

伸手捏住了小女人的鼻子,一开始宋疏梨还微微张着小嘴呼吸,果然陆小白还是更像妈妈一些。

正为自己的观察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宋疏梨一下子醒了过来。

“我去!陆逸舟你大爷啊!你这是谋杀啊!”

听到宋疏梨骂自己,陆逸舟一下子冷了脸:“不许说脏话!”语气有些严肃哦~

可是此时的宋疏梨那管什么严肃不严肃:“老娘管你什么脏话不脏话,你刚才在干嘛,谋杀我?”

“没有!”某总裁感到有些委屈,明明只是想叫醒她,和她说说话,怎么就叫谋杀了?

“我就是想把你叫醒。”

清醒了的宋疏梨也冷静下来,堂堂腾飞的总裁倒也不至于在床上谋杀自己的妻子,但是还是没好气的问他:“叫我干?”

“我想和你说说话。”

呦呵,轮到宋疏梨乐了,她有些好奇地凑到陆逸舟眼前,盘看两条白腿:“咋的了,出去一趟就想我想到不可自拔了?”

本来还以为大总裁会像以前一样毒蛇或者不理他,可是万万没想到,陆总裁那好听的能让耳朵怀孕的低音炮发出了极其短促的一声:“嗯。”

宋疏梨立马察觉到了大总裁有些不对劲,紧张的凑得更近了一些:“陆逸舟,你没事吧”

看着宋疏梨一下子变得关心的小脸儿,陆逸舟好心情地勾了勾嘴角:“没事儿。随即一把把人抱在了怀里。

“宋疏梨,我想和你讲一些事情,你先听着,无论我说到什么你都不要生气,不要打断我好么?”

看若如此不正常的陆逸舟,宋疏梨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陆逸舟在宋疏梨的额头落下轻轻的一个吻,抱着她缓缓地讲了起来。

“以前,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妈带回来一个非常好看的妹妹,当时我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很爱笑,和普通的小孩子一样,我很喜欢这个妹妹。”

他顿了顿,像是非常难受一样,又缓缓开了口:“我爸说这就是你妹妹了,我很高兴,四处炫耀我有妹妹了。”

“后来越长越大,我17岁那年,我妹妹和我表白了,当时我的世界里只有这一个女孩子,我把那些从小积攒起来的感情统统当做了爱情,以至于我觉得我真的很喜欢她。”

他的声音有些硬咽,听得宋疏梨一阵心疼,还有一些嫉妒那个让她这样的女孩。

“我18岁那年,后来她的亲生父母找到了,非常厉害的一个家族,她要认祖归宗,可是她没有让我们家参与这件事情,突然有一天我在别人嘴里听到她要出国寻亲的事情。”

“我妈知道以后,也也舍不得她就那样走了,于是开车带着我去机场找她,路上出了车祸,我妈去世了,我瞎了一双眼晴。”

说到这,陆逸舟的声音已经渐渐平静了,可是宋疏梨却不受控制起来,看着眼睛湿润的小女人,他心疼的往怀里搂了搂,再度开口:“我朋友给她打电话说我的事情,我以为她会念及那么多年的情分留下来,哪怕回来看我一眼,可是她走了.....”

“我不怪她想要自己的爸爸妈妈,想要更好的生活,可是我怪她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不肯回来看我一眼,也怪我自己为什么把妈妈留在了那场车祸里。”

陆逸舟觉得自己很自私,把爸爸最爱的女人留在了那场车祸里,这么多年,他不能释怀母亲的死,他不能不怪自己。

宋疏梨一直安静的听着,颤抖着手摸上了陆逸舟的眼睛,她想不到这样一双漂亮的眼睛曾经一度陷入黑暗,这么耀眼的一个人曾经一度在漫无天日的日子里一个人独行。

“陆逸舟,这件事情不怪你,妈妈也不希望你自己这样作践自己。”

陆逸舟就那么静静地抱着她:“你知道么?她今天回来了,她问我还生气么?我也不知道,看到她,我就不能原谅自己,也不能原谅她。”

“陆逸舟,有些事情该过去了。”她轻轻的摸着陆逸舟的后背,声音小小的:“人不能一直都活在过去,该放下的就要学会放下。”

“妈妈也一定希望你重新变回以前的爱笑的你,而不是现在这样子,天天冷着一张脸。”

陆逸舟点了点头,抱着宋疏梨的手紧了又紧:“你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留下你么?”

“嗯?为什么啊?”

“因为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身上有一种很鲜活的气息,有人味儿。”

宋疏梨被他的描述整的哭笑不得:“哪有你这样的理由的?”

“怎么没有?”陆总裁在线耍无赖....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眼我一语,紧紧地抱着彼此.....窗外的月色不知何时边得温柔起来,照在两个人的脸上,给人渡上了最圣洁的颜色。

《一座城池》里有这样一句话:“人世间的事情莫过于此,用一个瞬间来喜欢一样东西,然后用很多年的时间来慢慢拷问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东西。”

喜欢一个人也如此,一瞬间,我就喜欢了你,这一喜欢,便就是一生了。

今天是宋疏梨作为明远董事长兼总裁上任的第一天。

除了季暖给她留下的股份,她坐上总裁的位置少不了当初跟着季暖的老人。上任的第一天,季暖必定要做一些奖罚分明的事,不能凉了那些老人的心。

不得不说认真搞事业的宋疏还是很帅的,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整个人都在陆逸舟的言传身教下笼罩着上位者的气息。

陆一白看看自己的爸爸,又看了看自己的妈妈,非常郁闷地咬了口奶黄包,这两个人都认真搞事业了,我们怎么办?

他给自己的两个弟弟使了个颜色,两个小家伙马上懂了自己哥哥的意思,姥姥地事情他们还没有解决完呢。

爸爸妈妈都这么帅,他们也不能拖后腿是吧,说干就干,今天又到了翘课的时候了。

陆一白偷偷享出了手机。

陆一白:爸爸,江湖救急。

陆逸舟:什么事?

陆一白:不想上幼儿园,有要紧事。

自己家的孩子一向有分寸,尤其是陆一白,更是有主意。陆逸舟表示很放心,他冲自己儿子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

陆一白乐了,暗戳戳地冲弟弟比了个OK的手势。

“你们在干什么呢?”来自宋疏瑶的灵魂拷问。

“没什么!”

看着四个家伙异口同声,宋疏梨皱了皱眉:“奇怪。”

“亲爱的宝贝们,妈妈要去上班了,给妈妈加油哦!”

“加油!”动作整齐划一,口号响亮有创意,宋疏梨很满意。

待宋疏走了,陆一白才放下手里的奶黄包,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是时候了,再等等那个坏女人就要出国了。”

陆仲白当然知道自己大哥在说什么:“好,我马上就去联系顾叔叔。”

陆小白看着手里的奶黄包,有些不舍的,但是一想到是为了自己姥姥和妈妈,瞬间小脸儿都变得严肃了许多。

他是三兄弟当中最奶的,平常都是笑嘻嘻的,如今换上了严肃的小表情,反差的可爱。

三兄弟马上投入了工作。

陆仲白首先联系了顾程远,是时候该亮出自己的身份了。

T:顾叔叔。

收到短信的顾程远懵了,莫非这个厉害的黑客是个未成年?但是还是不敢懈怠,连忙回了个:我在。

T:顾叔叔,能私下见个面么?有要事需要您帮忙。

看到这儿,顾程远有些意外了,从来没人见过的大名鼎鼎的T约他见面,这个世界玄幻了。

顾程远:好,地点你定。

等到到了约定的地方,顾程远只看到了三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娃,这个娃娃他还认识,是陆逸舟的宝贝几子。

还以为三个小家伙碰巧做错了位置,他还在四处寻找陆逸舟的影子。

陆一白最先出了声:“顾叔叔,不要看了,就是我们,我们就是T。”

顾程远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此时也有些不太能回过神。什么?他们是T?陆逸舟的三个狼崽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