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到陆仲白开口了:“顾叔叔,不用不相信,我们真的是T,不过这件事除了我们三个,你是第四个人知道哦!要替我们保密哦!”

其实在听到陆一白说自己是T的时候他就相信了,毕竟别说这么小的孩子,连这个城市普通的大人也没听过T这个名字。

稳了稳心神,顾程远在三个小家伙面前坐了下来,说话语气都严肃了许多:“你们找叔叔是要帮什么忙么?”抛开T的身份不说,看在陆逸舟的面子上,这几个小家伙他都是要好好帮着宠着的。

陆一白对顾程远的印象非常好,他想了想,非常有礼貌地说道:“顾叔叔,今天找您,完全是沾了我爸爸的面子,我希望您能帮我们查查七年前我姥姥的案子,就是明远集团的老董事长,我太姥爷季氏老爷子独女季暖的车祸。”

陆仲白看着顾程远的眼睛,接过了话:“顾叔叔,我们已经查到我姥姥的车祸是另有隐情的,证据确凿,但是以我们的能力,只能做到曝光她,但是时间来不及了。”

“顾叔叔,就算以我们三个人的能力,曝光之后得到关注再去速捕她,她已经就出国了,这才不能不想到了你,我们想请您帮帮我们!”陆小白的语速很急,这么多年,陆一白第一次听见自己弟弟这么快速的讲话,心里不由得一酸。

“顾叔叔,求您看在我爸爸的面子上帮帮我们吧!”

顾程远有些复杂的看着面前的三个小家伙,如果说知道他们是T还没有那么大的冲击力,此时听到他们说话,顾程远真的是感慨陆逸舟的好福气。

这几个小家伙才五岁吧,就到了这么厉害的地步。

没有让他们等多久,顾程远很快地答应下来:“放心吧,顾叔叔会竭尽全力的。”

“谢谢颐叔叔,但是--”陆仲白有些不好意思:“还请不要把这件事诉我妈妈,我们会和爸爸坦白我们的身份,到时候还希望顾叔叔和我爸爸把这件事扛下来,不要让我妈妈知道。

“是的,顾叔叔,到时候我们会和爸爸讲的。”陆一白和陆小白也急急的开口。

顾程远看着看着突然就笑了,宋疏梨和陆逸舟真的是好服气啊。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稍稍弯了腰,凑近了几个小家伙:“你们是不是认识程橙?”

“橙子干妈吗?”陆小白又恢复了以往的傻白甜。

陆一白突然变了脸,警惕地看着顾程远:“怎么了顾叔叔?”

看着防御状态的陆一白,顾程远有些不好意思,槛尬地挠了挠头,声音小小的:“没事,就是想问,她交男朋友了吗.....”

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宋疏梨,正坐在明远的总裁办公室,发光发热。

“各位前辈,疏梨承蒙各位厚爱,来到明远任职,日后的工作,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的帮助我。毕竟我是小辈,还需要各位前辈的指点。”

李志,作为最早跟着季暖的元老,看着宋疏梨的眼神愈发欣慰,像是看到了年轻时候的季暖,感觉自己的一把老骨头,都变得年轻了起来,像是回到了刚刚创立明远的时候。

这些年,明远在宋明的带领下,一直在走下坡路,这些看着明远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元老,心里也肯定不是滋味。

终于改朝换代了,大家心里都燃起了希望。

“小丫头,我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我们相信你能把明远带领的更好,放手去做,有我们这帮老骨头在后面给你撑着。”

宋疏梨的眼睛有些湿润,多亏了妈妈,自己在明远才能有这么多可以托付后背的人。

“那疏梨在这里,先谢谢各位伯伯们!”

这一句话说得情真意切,大家都想起了当年季暖还在的时候,那时候的明远,如日中天第一天上班,宋疏梨做的事情不可谓不多,忙忙叨叨,终于下了班,骑上自己心爱的小车车,哼着小曲儿:“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

刚一进家门,他就看到了孙管家,有些尴尬的脸:“夫人,你回来了。”

“怎么了?孙伯?”宋疏梨看着孙管家,有些不自然:“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夫人.....

话还没有说完,陆一白就从里屋跑了出来:“妈妈,你回来了!家里多了个奇怪的女人“什么奇怪的女人?”宋疏梨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弟弟们呢?”

“弟弟在沙发上看着那个女人呢!”

听到这,在联想到那天陆逸舟晚上和她讲的那些话,宋疏梨也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踩着高跟鞋,她像一只高傲的孔雀向大堂走去,只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娴静的女人。

陆羽星,生得很好看,眼睛很大,睫毛湿洞渡的,扑闪的大眼睛就让人觉得,她很无辜整个人坐在那里更是白的发光,穿着奶白色的连衣裙,皮肤很细腻,是个标志的美人。

宋疏梨看的呼吸一顿,但马上换上了得体的笑容:“不知这位小姐是?”

陆羽星听到声音,乖乖巧巧的抬了头:“你是宋疏梨姐姐吧?”

听着脆生生的小声音,宋疏梨非常牵强地扯了扯嘴角:“你是谁啊?”

“我是陆羽星,逸舟哥哥的妹妹。

好家伙,这就来示威了是吧?宋疏梨也懒得和她装:“你来我家,有什么事吗?”

没有想到,宋树疏梨么直接地表达了对他的不欢迎,陆羽星尴尬地笑了笑:“姐姐,这是不欢迎我吗?”

宋疏梨看着她就觉得心里堵得慌,连装下去的必要都没有:“没错,我们家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陆羽星看着娇娇柔柔的,可说出来的话确实半分不饶人:“你知道我和逸舟哥哥的关系吗?”

“那你知道我和陆逸舟的关系吗?”

宋疏梨觉得,他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见过这么淡定的,不要脸的。

“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我家,请你出去。”

毕竟是被两家宠大的千金大小姐,被人这么说,脸上也挂不住:“陆逸舟回来了,还请您告诉一声,我来找过他。

陆羽星也懒得在和她耗下去,毕竟自己此行的目的不是跟这个女人浪费口舌,自己要和陆逸舟说清楚。

现在来找他,当初去哪儿了?宋疏梨有些嘲讽地盯着陆羽星:“我们有话直说吧!陆逸舟和我讲过你们当初发生那些事,我觉得,要点脸的人都不应该再来打扰他的生活。”

这话说的很干脆,陆羽星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陆逸舟会把自己和他的当初,那么直白的告诉别人。

那是属于他们的记忆啊,陆逸舟怎么可以告诉别人呢?

陆羽星拳头握的很紧,连指甲抠进了肉里都不自知,她扬起了脸,从宋疏梨进屋,第一次看着宋疏梨的眼睛,像是终于卸下了外面娇柔的伪装。

“宋疏梨是吧,你要知道,从别人手里偷来的幸福,并不是真正的幸福啊!”

宋疏梨觉得有些可笑:“当初是你自己不要了的,怎么现在想吃回头草了,是觉得碰到的都没有陆逸舟好吗?是这样么?”

她紧紧地盯着陆羽星,不放过她眼里一丝一毫的变化,看到她的瞳孔一下子放大,宋疏梨说的更咄咄逼人了一些:“所以你又想把他要回去了么?你真的好大的野心啊!”

“我告诉你,陆逸舟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一个你想要就要,不要就扔了的物件儿!”

“孙管家,送客!”

宋疏梨说完,霸气地往沙发上一坐,不再看她。

陆羽星只觉得胸腔里有一团熊熊烈火,烧的她心肝脾肺都跟着疼痛。

陆一白此时也站了出来:“这位怪阿姨,你快走吧,我们不喜欢你!”

“是啊,你在别人家怎么还不走呢?看不出来妈妈不喜欢你么?你快走吧!”

被几个小孩子看了笑话,倒是她小瞧了这个宋疏梨。

丢下一个眼神,陆羽星头也不回地走了。

送走了陆羽星,孙管家歉意地看着宋疏梨:“夫人,都是我不好,我老糊涂了。

“没事,孙伯。”

宋疏梨不是爱计较的人,挥了挥手让孙伯下去做事,自己没事儿人一样和自己儿子们玩了起来。

“有没有想妈妈啊!”

她抱着自己的小儿子,亲昵地摸了摸他的小脸儿:“妈妈这几天忙完了,就好好陪陪宝贝们!”

“好!妈妈最好了。”

母子几个在饭桌上等陆逸舟回家,左等右等不见人影。

宋疏梨觉得有些心慌,今天他也没告诉自己要加班啊...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您好,是宋女士么?这里是中心医院,陆逸舟先生出了车祸,请您快点来一趟 ”

宋疏梨觉得自己的手都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嘴上语无伦次地回复着:“好,好,我马上就来!”

“宝贝们,你们在家乖乖睡觉,妈妈有急事出去一趟。”

“好!”小家伙们齐声应着,生怕她不放心自己。

等到宋疏梨开车走了,几个小家伙才匆匆地回了房间。

“是不是爸爸出什么事了?”陆小白有些紧张地看向自己大哥。

作为老大,妈妈早就告诉过他要好好保护弟弟们。

他小大人一样摸了摸陆小白和陆仲白的头:“没事的,妈妈现在已经去看爸爸了,我们在家里等着他们就好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宋疏梨把车开得飞快,可是手脚却冰凉,她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起来,陆逸舟,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她不断地强迫自己要冷静下来,不一会儿车子就驶到了中心医院的门口。

她匆匆忙忙的跑下车,直奔着陆逸舟而去。

走廊里只有顾明远坐着。他看到宋疏梨的同时,宋疏梨也看到了他。

“您好,请问陆逸舟在里面么?”

听着女人的声音都颤抖地不成样子,顾明远有些难以言喻:“您是嫂子吧!我是顾程远,舟哥的兄弟。”

宋疏梨此时哪有时间和他寒暄,只想快一点到陆逸舟身边看他有没有事。

“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