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语气有些平淡,看着陆逸舟的眼神一点波澜都没有。

陆逸舟把视线移到手机上,俊脸瞬间就黑了下去,连忙看向宋疏梨:“陆羽星给你发的?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宋疏梨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陆逸舟,都找到我这了,你就没有什么其他想说的?”

“疏疏,今天她来找我,我本来是想和她说清楚,她自己就抱上来了,我马上推开了的!”陆逸舟的语速有些快,有些慌,还带着些委屈。

宋疏梨突然好想笑,但还是想再逗他,她挑着眉,冷着脸:“陆逸舟,我还能相信你么?”

颇有些被抛弃的意思了。

“怎么能不相信我!疏疏,事情真的不是那样的,她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哦,他慌了,堂堂腾飞的大总裁慌了。

宋疏梨一下子没忍住,笑意捂住嘴又从眼睛里跑了出来,陆逸舟一下子松了口气:“以后别吓我。”

“嗷,好吧,可是那也是你的错!”

陆逸舟抓着宋疏梨的手:“我的错也不能吓唬我!”

“凶,切!”

躲在房门后听墙角的三兄弟非常会抓重点。

“大哥,陆羽星是谁啊?”傻白甜陆小白看着自己的两位哥哥:“和我们一个姓啊!”

“反正不是好人!”陆仲白撒撤嘴:“好人还能让爸爸妈妈生气?”

“这个陆羽星绝对不简单。”陆一白摸着自己的小下巴,静观其变吧。

经过上次的事,陆羽星倒是消停了不少,宋疏梨的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明远的工作在穆林的帮助下她做的发上手,这边橙子的甜品店装修工作也快竣工。

刚开完会,宋疏梨就接到了陆逸舟的电话:“有空么现在?”

“啊?”陆逸舟的语气有些严肃,宋疏梨赶紧直了直腰板。

“疏疏,我现在M国这边,刚才幼儿园老师说,儿子受伤了,你快去看看!”

一听到儿子受伤了,宋疏梨也顾上那么多,一把挂了电话就奔着车库去了。

宋疏梨刚一到幼儿园,就看到陆一白班级的老师:“您好,您是陆小白的妈妈吧?”

“我是,我儿子呢?”宋疏梨彻底慌了,心扑通扑通地要跳出来。

“这位家长,你先不要着急,我这就带您过去。”

学校的医务室,宋疏梨透过玻璃看到正在睡觉的陆小白,小家伙的左胳膊切了五厘米长的大口子,白白嫩嫩藕似的小人儿,从小就含在嘴里怕化了。

宋疏梨心疼地直掉眼泪。

她看若面前的两个大儿子,语气有些严厉”怎么回事?”

陆一白也心疼自己弟弟,从小陆小白就是家里最受宠的老小,一直傻白甜的,他眼眶都红了,硬憋着不让自己掉眼泪:“是被人推倒的!我和仲白亲眼看到的!”

站在一旁的老师看到陆一白这么说,一下子也激动起来,声音都变得尖利:“陆一白小朋友,老师在学校就是这么教你污蔑别人的吗?你可不能乱说话!”

老师的反应太过激烈,宋疏梨马上就察觉到不是那么简单。她凌厉地看了一眼幼儿园老师:“别的小孩子会不会我不知道,但是我儿子不会!”

“他才多大,你就说他污别人?你这就不是乱说话?”

宋疏梨满身的戾气,把自己的两个儿子护在身后,随即看着幼儿园老师的眼神都充满了敌意:“我需要看到另一位孩子的家长。不管怎么说,我儿子受伤或多或少和这个没出现的孩子有关系吧?”

“我需要看到她的家长!”她已经有些生气了,像一只即将爆发的小豹子。

女老师有些为难,那位可是她惹不起的人物,何况主任一再嘱咐,千万不能把那位小公主说出来,思前想后,还是不惹那家子为好。

女老师硬着头皮:“这位家长,陆一白小朋友可能是因为太关心弟弟才说了对别人不好的话,我们都是成年人,不能全都信孩子的啊!”

“不是的妈妈,我们都看到了!就是慕容雨推得弟弟!”听到老师还在为那个嚣张跋扈的小姑娘辩解,陆仲白也伸出了毛茸茸的小头:“老师,做错了就要让她和小白道歉!”

宋疏梨此时是真的生气了,不光是因为小孩子之间的打闹,而是这位老师的态度,明显是不想得罪那一家子,想让这闷亏他们自己打碎了往肚子里咽。

“呵呵呵。”宋疏梨不怒反笑:“这件事情我会追究到底的!”

“爷爷!”就在宋疏梨还在和女老师讲道理的时候,陆一白眼睛一亮,他看到陆正国来了。

“爷爷,你来了!”

“一白,仲白你们俩没事吧!”陆老爷子紧张兮兮地打量着两个孙子,确定他们没事后:“小白呢!小白怎么了!”

宋疏有些内疚地看着陆正国:“爸,小白他还在睡觉。”说着指了指病房里小小的人儿:“医生说,伤口比较深,流了不少血,身体还虚着。对不起爸,没照顾好他们。”

说着宋疏梨低下了头,眼眶含着眼泪。

“不关你的事,没事。”

说着他看向了女老师:“我希望学校可以给我一个解释!”老人虽然没有那么大的戾气,可是多年的久居高位,身上早有了一股属于上位者的霸气,看的女老师心里一颤:“我......我女老师被这气势吓住了:“是小孩子闹矛盾,把小白从台阶上推下去了,划到了栏杆上。”

她的声音小小的,却还是让宋疏梨听出了满身的火气:“那为什么不见那孩子?”

陆正国来了,这件事终究不能善终,就算是仗势欺人,他们陆家也算是有这个资本!

坐在校长办公室,陆正国冷着脸看着校长不断地陪着笑脸:“陆老爷子,您消消气,这件事是我们校方处理不当。”

宋疏梨领着陆小白和陆仲白坐在一边,黑着脸:“要不是陆家,这闷亏就要我们吃了么?”

“啊-这--”

校长一时语塞,这个教导主任也真是猪脑子,能来他们这种学校读书的哪个

家里没点实力,是他们能够掺和的么?

“什么都不要说了!”陆正国明显是真的动怒了,他一直教导自己的孩子要低调,但万万没想到有些人会利用这些低调狠狠地欺负你!其心可诛啊!

“我这把老骨头就在这等着,看看什么人能让我们陆家吃了这哑巴亏。”

正说着,一个窈窕的女人带着一个女娃娃敲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陆羽星!几个人四目相对,一瞬间满屋的人,心思各异。

本来嘴角带笑的陆羽星在看到陆正国的一瞬间顿时僵在了那里,不自觉的:“爸.....”

陆正国也有些吃惊,他万万没想到他们会在这相遇。

“小姑姑,你怎么了?”慕容雨看到自己的小姑姑停在了原地,扬起小脑袋:“你怎么不走了?”

多亏了这小姑娘出声,才打破了满室的尴尬,校长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自觉地退了出去,明显是认识啊,还叫了声爸,贵圈乱啊。

宋疏梨心里有些不会滋味,看着陆正国,一言不发。

陆正国没有沉浸太久,很快回归神来:“慕容小姐。”一句慕容小姐,就代表着过去你与陆家的所有都不算数,你姓慕容,我们无瓜无葛。

陆羽星自然也明白陆正国的意思,也深知自己那点把戏在这个老狐狸面前根本不够看,敛了敛嘴角的苦涩:“陆老先生,您好。”

“嗯,这是你的侄女?不知道她伤了我孙子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什么?”陆羽星有些吃惊,她严肃地看着幕容雨:“你怎么犯了错回家不说呢?”这个反应显然是不知道:“快和人家道歉!”

慕容雨看着自己的小姑姑,大大的眼睛蒂满了泪水,小嘴巴委屈的一抽一抽的:“小姑姑,我不要道歉,明明是你--”

“胡闹!”陆羽星急忙打断了慕容雨的话:“无论是因为什么,害人受伤就是你的不对,快去和阿姨道歉!”

她把小姑娘往宋疏梨那推了推,到底是小孩子,一吓唬就哭了起来,但是还是倔强的不说道歉的话。

宋疏梨也不是非要为难一个孩子,这件事情就应该有个解决问题的态度。

本来今天看到陆小白受伤,宋疏梨心底就有些堵,在看到陆羽星,她心里更堵了:“知道错了就好。”

话虽然是对慕容雨说的,可眼睛看的却是陆羽星。

“如果再有下次,就一定要道歉了!”

程橙的第一间甜品小店装修完了,宋疏梨忙着陆小白的事情,也一直没有去看,程橙就想着给顾程远打了一个电话。

两个人虽然中间很多年闹得很不愉快,可是在她心里,顾程远还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就像小时候一样。

“喂,程远哥,你现在忙么?”

顾程远有些飘了,这是程橙给他打的电话!”怎么了?”虽然内心已经翻江倒海,可是顾程远表面仍然稳如老狗。

顾程远这个人很奇怪,无论在谁的面前他都是痞瘩的,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看谁都提不起兴致。唯独到了程橙这儿,内心戏贼多,脾气也越来越像小孩子,程橙和他说一句话,都能高兴老半天。

“我的店装修完了,想请你来聚一聚,我给你做甜点哦!本店第一份的啊!”

嘿嘿嘿,程橙做的甜点......还是第一份啊...

..

“好,等我忙完了就过去。”

程橙知道他现在是警察,工作很忙,便连忙回答:“好的,你先忙。”

顾程远看着挂断的电话,有一瞬间的愣神。感觉空了很多年的心,就在这短短得几天被填的七七八八了。

放下手机,顾程远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扔,拿起车钥匙就往外走,去他的工作,哪有我老婆重要!

“诶!顾队,你去哪啊?”

“老子下班回家!”军绿色的吉普车在马路上飞奔,顾程远开个车都显得雀跃。

“程橙,我来了!”推开门,顾程远惊呆了,装修期间他也没少往这跑,可这成品让他有些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