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被接通了宋疏梨这才发现,原来这段音乐的来源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手机发出来的,可是这段分明是自己闲暇的时候自己编的那首RAP呀!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把这段RAP给录下来的呢?而且还把这段RAP给编成了自己的彩铃铃声,这让宋疏梨一时之间有一些不知所措!

她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像红苹果一样,看上去红润有光泽,恨不得上去咬一口。接电话的

真的好想上去狠狠的咬一口,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只见他左手拿着电话放在耳边听着。

大步的来到了自己心仪的女子跟前,绅出自己的右手,把眼前的人抱到自己的怀里面,低下头在红红的脸蛋上落下了深深的一吻。

这一吻地老天荒,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一直都保持着这样的动作,那头的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挂断了。

电话里面能传来滴滴滴的声音,屋子里面静悄悄的,两个人的心跳也能够清晰地听到,当然电话里的滴滴的声音也能够听得很清楚。

许久,陆逸舟才离开了宋疏梨的脸蛋,但是他的手并没有离开眼前这个人的腰,相反,而是抱的更加的紧。

只见他温声细语的对着眼前这个最爱的人说着。

“今天晚上腾飞有一场盛大的晚宴,为了庆祝羽翼集团被成功收购,公司全体员工都参加的这场大型的晚会。”

“怎么了陆总裁?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宋疏梨一脸笑意地问着眼前的这个人。

“身为公司的总裁兼董事长,怎么样也要出席这场庆祝的盛大晚宴呀!当然,我怎么能够一个人单独前去呢?

当然还需要一个美丽端庄又大方的女伴呢!”

陆逸舟对着宋疏梨一脸兴味的说着,陆逸舟的意思当然再明显不过了,他想要带眼前的人去。

“哦?那陆大总裁想要带哪一位女伴前去呢?我这也好为您好好准备一下!”

宋疏梨明知故问的问着眼前的人,眼睛里面带着都是笑意,同时在心目中想着。

你陆逸舟要是敢带其他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逸舟一一些人的姓名,就是为了气一气眼前的这个小女人。

“是呀, 我该带谁去呢?是带lisa还是Rose还是带阿美呢?”

听到眼前的这个人这么一,宋疏梨迅速的挣脱了他的怀抱,用自己的左手握紧拳头,捶在他的胸口上,同时还生气地说着。

“原来有这么多个备胎人选呀?他们一个个的都是谁?都叫出来,我好好的看一看?”

陆逸舟看着眼前的人耍着小性子,爽朗的笑声,就哈哈的笑了出来,同时还用自己的左手捏了眼,眼前人的脸蛋。

“好啦好啦!逗你玩的,你也当真!哪有这么多人呀?在我的心目中,只有你一个。你要我说几遍才能够相信我呢?”

“哼,谁知道你外面有多少个莺莺燕燕呀?没结婚之前,你可是单身排行榜上的钻石王老五第一名啊!

现在到了我的手里边,我怎么能够放你离开呢?这辈子你只能是我宋疏梨的男人,其他人敢来抢你,我就灭了谁?”

“哈哈哈..........”

听到眼前这个人对自己非常的在乎,陆逸舟朗朗的大笑了出来。

“原来我的小琉璃吃醋起来的样子是这么可爱的呀!真是越来越让我爱不释手了,哈哈哈!”

....

两个人在房间里面墨迹了半天,就这样相拥着一个大笑着,一个脸红着。

“好了,收拾收拾,晚上我让设计师来家里,好好的给你打扮一下,陆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一定是最美丽,最闪亮的那一个!”

“你别自作多情了,你别自作多情了我都还没有答应你的要求呢,自作主张的我可还没答应你呢?”

“是吗?那我找别人,你也能同意吗?”陆逸舟一脸兴趣地问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一脸兴趣地问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能同意。

“你敢!”

简单的两个字宣示出自己的主权,同时也让眼前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就这么定了, 晚上我让tony来找你, 并把你打扮的是整个宴会当中最美丽最华贵的人。

说完再拥抱一小会儿,陆逸舟这才放下自己怀里的这个人,然后去忙着其他的事情了。

呆呆的在房间里面,宋疏梨慢慢也开了嘴角,现在他的心里面是甜甜蜜蜜的,心里面小鹿乱撞的厉害。

要是刚刚走出门外的人,看到屋子里面人的脸,说不定不会离开的那么痛快了。

微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宋疏梨这才慢慢的收拾起了这杂乱的房间,毕竟散落在外面的这些都是自己的衣服。

离开的陆逸舟心晴也是非常的好,只见他哼着优美的歌曲,脚步特别轻快的离开了别墅,公司里面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待着他去做。

另一边,这三个可爱的小家伙他们也在鼓捣着什么。

“大哥,你说今天爹地到底是怎么了?平常日他可是都不舍得把妈咪给弄哭的呀!今天怎么能够让妈咪这么伤心呢?”

说这句话的人是陆仲白,只见他小小的脑袋里面有大大的问号,根据他们平常日的观察,他们的爹地早就已经对自己的妈咪情根深重了。

像这样争吵惨烈的事情,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在他们有记忆以来自己的妈咪好像就从来没有这么样的哭过。

“还用说,肯定是外面有人了呗!像妈咪那么坚强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些小事情哭得那么伤心呢?

要知道淘气的我平常日惹了事情,也从来没有见过妈咪哭成这个样子的呀,这个老陆平常日看起来挺好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呢?”

说着这个话的,当然是最小的那个啦!陆小白现在连自己父亲都不叫了,直接给改成了叫他的名字,或者叫老陆。

“小白,你不要胡说,我看爹地不像是这种人,这中间肯定有一些什么误会,我们把事情查清楚了,让他们两个人不要再有矛盾了吧?”

不愧是三个孩子当中的老大,这个说话的人就是陆一白,虽然对于自己母亲痛哭这件事情,他也感到非常的痛心。

但是他还是这三个人当中最为理智的一个,而且根据他自己跟这个父亲相处的时间以来,他觉得这个父亲是很深爱自己的母亲的。

这两个弟弟素来都听大哥的话,听到自己大哥这么一说,两个人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仿佛是认可的老大的做法。

L asia a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转眼之间就到了晚上,一辆低调有内涵,且豪华版的劳斯莱斯的车停在了万华大酒店的正门口,门口有好多的记者,还有摄影机。

这次的腾飞集团的庆功宴是在万华大酒店办理的,这么重大的新闻再加上陆逸舟这个从来不在电视节目上出现的人物。

狗仔队们早就已经在酒店门口等待着了,他们是稍微闻到一丝丝的气味,就会钻入进来,狗仔队们的功力可是不容小觑的。

一看到眼前这辆低调有内涵,又豪华的劳斯莱斯车停在了酒店的门口,这帮平常日有眼力见的记者们,肯定一拥而上。

车子面前站若两排黑衣人,看这排场就知道坐在车子里面的人,身份地位都是非常高端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今天晚上想要采访的主角。

车子在门口停的时间略微有些稍长,车子里面的人好像没有下来的意思,记者们在保镖的拦住之下,一个个的还是拼命的往前冲。

摄影师们也把自己手中的摄影机都摆好了位置,就等待着车上的人都下来,给这重要的人物拍下非常重要的照片。

劳斯莱斯的车子外面是嘈杂的一片,但是车子里面却是非常的安静。

外面是一片嘈杂的声音,车子里面是既温馨又安静的场面,车子后面并排坐着两个人,这两个人看上去那么的温馨。

这两个人当然就是我们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了。

“怎么样?紧不紧张?我们现在就要准备下去了,不过你放心,有保镖和我的保护,它们是不会伤害到你的。”

说着这话的人就是陆逸舟,眉宇之间温柔的气息怎么样?也掩藏不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离开了不超过两个小时而已。

陆逸舟仿佛觉得自己对眼前人的思念越来越深,真的好想把它藏在自己的羽翼下面,让外面的人再也见不到这样美丽而美好的她。

“就这种小场面,还能吓到我?也不看看我是谁?

我可是二十一世纪最为貌美,胆大的美少女战士,多大的风浪,我没有见过,还会怕外面这些狗仔队们吗?”

宋疏梨这句话确实没有说错,这句话确实没有说错他的胆子一向是非常的大的,还记得那个时候还是在上学的时候。

因为家里面管的特别严厉,晚上从来不让在外面夜不归宿,每天晚上九点钟必须到家,那个时候跟自己的好友约好一起去看午夜凶铃。

因为九点钟必须回家,所以一直到半夜11点半左右,才偷偷的离开了家,跟自己好友去看这恐怖的电影。

整个电影院当中就只有她和好朋友两个人,个人大的胆子。愣是把这么恐怖的电影给看完了,虽然回家之后还是被家里人发现了。

但是也没有受到过多的责罚,思绪回转过来,以前那种天真无知的日子,仿佛又过来了,虽然没有母亲的娇纵和外公的惯养。

但是眼前这个男人给了自己一切的权利,尊重自己,爱护自己,这让自己心里暖洋洋的。

“哈哈,是吗?那我还真是小瞧了我的夫人了,陆夫人,怎么样?现在就有小的为您接驾吧!”

陆逸舟在这电视里面,那些奴才的话语,听上去是那么的诙谐搞笑,但是这样的她看上去也特别的有了朝气很多。

“小舟子,还不快过来扶本宫下车,难道还需要本宫自己开车门吗?”

“是的,马上就来扶您下车!”

只见陆逸舟打开了自己手边的车门,快速的下车小跑绕到了宋疏梨的车门旁边,打开了车门,伸出自己的手扶着里面的人下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