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刀分的精神,尽管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好朋友。

也能够明白好朋友就是这个样子的,不管见到谁都是幅认识许久的样子,话痨子的功能展现无疑。

但是在我们陆大总裁的理面,不管是谁,哪怕是一只异性的小猫小狗也会独自一个人吃醋,更别说眼前这个沐家大少爷了。

“嫂子我跟你说呀......哎我去,老陆你这是干什么呀?哎呀,快松手,我的手都快要断了,哎呀呀,好疼好疼,快点放手,放手!”

刚刚对着小嫂子说一半话的沐唐,被突如其来的惊吓给吓住了,原来是陆逸舟生气的捏住了沐唐的手臂。

这个手臂刚好是沐唐紧紧的着宋疏梨的那只手,在一边的陆逸舟早就已经看着它有一些不顺眼了,可怜的沐唐同学还没有体会到这种眼神。

“哎呀,老陆你这是干什么呀?你怎么总是对我这么凶呢?”

可怜的沐唐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惹怒了眼前的这个瘟神?

“看来沐伯父最近对你管教太松懈了,用不用我去告诉他,说你现在特别的悠闲,现在想要进入公司里面去帮助他?

我想伯父肯定是非常乐意的?

毕竟这件事情伯父在我的跟前也说过很多次,当时我都说你还太小,不适合管理公司。

但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就应该让你早早的进入到公司里面去吖!”

陆逸舟说完之后,还总是带着那种戏虐的笑,让人看上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别人往这边看,都觉得他们谈的特别融洽。

想必现在这个大厅当中,也就只有沐唐才能够感觉到浑身发冷的感觉吧!

当沐唐听到了陆逸舟这么一说,当下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只见他非常狗腿的跑到了陆逸舟我身边,一脸馋媚的笑。

沐唐的双手搭在陆逸舟的肩膀上,用着自己最好的态度嬉皮笑脸的对着陆逸舟用。

“哥,您老人家看小弟,我的手劲可以吗?还需不需要再加把劲儿?

您看您是不是口渴了?进来这么长时间,都是我不懂事,一个劲的拉着小嫂子聊天,把您和小嫂子的感觉都给忽略了!

实在是弟弟我的罪过,您看您跟小嫂子想要吃什么喝什么?

您们在这边坐着,我去来给您们拿些好吃的,好喝的招待你们!您看这样行不行?”

沐唐对着陆逸舟说完这些话,并没有马上转过头去拿吃的和喝的,他反而是双手不停的在陆逸舟肩膀上帮他做着按摩。

那一脸谄媚的笑容,让根在陆逸舟身边的宋疏梨一时之间都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但是这么看着这两个人总感觉很好笑。

宋疏梨在一边忍不住的低下头微微笑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低头看什么呢,但是那抖动的双肩却出卖了她笑的事实。

沐唐也能感觉出旁边的这位新嫂子在嘲笑着自己,但是目前他没有时间管这些了,他现在就是在谄媚的对着陆逸舟。

“既然知道我跟你小嫂子来了,这么长的时间了,那为什么还不赶紧把酒水给送上来呢?这么普通的小事情,还需要哥哥教你吗?

看来你还真的是长不大的孩子,既然知道了,还不赶紧去,还杵在这里干什么?”

陆逸舟说着的话并没有表现的那么严历,他带着几分笑意,但是这几分笑意也让跟在他身后的沐唐有石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的是的陆哥,我马上就去!”

说完沐唐就立刻都跑开了,这个时候陆逸舟才慢慢的回过头来走到了宋疏梨的身边,把她的手挽上自己的手臂,刚刚那种表情不再存在。

“你的这个好兄弟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由刚刚的热情变成了这么谄媚的样子呢?你们两个人的交流方式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紧紧的跟在陆逸舟身边的宋疏瑪看着那个突然之间判若两人的人,他一时之间也有一些转不过头脑。

陆逸舟听到身边的人这么一说,他微微的笑了笑,这才对若宋疏梨娓娓道来。

“这个沐唐是唐家老爷子的老来子,它的上面还有三个姐姐,这几个姐姐都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室和公司。

一个个的都是非常精英白领,因为这是他们家最小的儿子,将来是要传承衣钵的,所以全家人都对于他有一些溺爱。

他们家的老爷子跟我父亲也算是有很深的交情了,看到我很小的时候就进到了公司,帮忙着我的父亲打理着公司里面的业务。

那个老头子也动了这样的心思,老爷子想让自己的这个独苗进入公司,可是一切都只是他自己想象的罢了,往往都事与愿违。”

“怎么的呢?”宋疏梨不解的问着。

“这个小子确实进入了公司里面,也在公司里面做了一段时间,当时的老爷子因为这件事情还非常的高兴。

在每一场宴会聚会上都说自己的儿子多么多么的好,可是当她有一天去到公司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小子多么的烂泥扶不上墙。”

“嗯?”宋疏梨又疑惑不解的了!

宋疏梨一脸兴趣地等待着陆逸舟接着往下说,有关于沐唐的事情。

陆逸舟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期待着自己说下文的人,一时之间脸上也是绷不住的,只能无奈的笑了出来,然后接着对她说着。

“那一天老爷子也是在家呆的无聊,同时也好久没有到公司去了,意时兴起,想要到公司看谈自己的这个最小儿子。

就这样,他有司机带到了公司,当时看到公司的场景,没给他气的差点晕厥过去,原来这个小子在公司并没有干真正的实事。

他把办公室里面的每一个员工全部都叫到了大型的会议室里面去了,就连保安都给叫到了会议室里面。

他们居然在会议室里面玩起了最流行的游戏,当时这个游戏刚刚的上来,在国内非常的火爆,好像是叫神话。”

“啊?这么大个集团,他居然带着所有的员工在会议室里面玩这个火爆的游戏?他这玩心是有多大呀?”

“是呀,公司里面的几百号人都挤在会议室里边,大家都面面相的,很少有人跟着他一起玩,绝大部分人也是敢怒不敢言的。

看到这样场景的沐老爷子,当时就把这个惹她生气的小儿子给堤领回家,对他进行了很重的教育,不过这都没有让他害怕!”

“嗯?那为什么刚才你说告诉他父亲,他那么害怕呢?”宋疏梨不解的问着陆逸舟。

“虽然,沐家老爷子确实拿他没有办法,但是最后还是拿捏住他了,从那以后沐唐对于自己的这个老父亲可以说是又敬又爱又怕。”

“那到底是做的什么事情?让他这么害怕呢?”

宋疏梨不解的开口问着。

“听说当时想要把他的游戏给关了,因为这件事情,他跟老爷子争吵过很多次,但是老爷子好不容易拿捏住了这一把柄,怎么可能不好好的利用呢?”

“是吗?不就是一个破游戏嘛?大不了不就不玩了呗!这件事情居然能够成为别人抓住自己的把柄,这木棠的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呀?”

宋疏梨一时之间有一些反应不过来,在他的认知里面,这游戏是可玩可不玩的,那当然,就是可有可不有的了。

“当时他玩的这个游戏挺有名气的,都加入到了排行榜上的前十名了,里面有一些卡牌非常的重要,据说是活动商专门制作的卡牌,拥有它的绝对不超过五个人。”

“拥有这几张牌的人都是游戏中的举足轻重的人物,活动上那里有也仅仅只有一张而已,五个人物的卡牌全部凑齐了,里面几乎没有。

他们是代表国家队参加的,将来也是可以为国争光的,这也是他为什么那么的想要得到这个卡牌?”

陆逸舟很耐心的对着宋疏梨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刚刚他那么惧怕他的父亲,其实不进入家族企业也是个人选择的问题,

人生还是好好的,过好自己为最重要,别人给你安排的人生再怎么顺风顺水也过得不尽如意?”

毕竟他的父亲也不能为他过以后的人生。

宋疏梨对着陆逸舟说出自己的观点!

“那以后等到我们儿子们想要有什么作为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在背后多多的支持他们的选择,让他们自己走若接下来的每一步路。

我们两个人就在后面,为他们默默的加油鼓气,你说这样好不好哇?”

听完宋疏梨的话之后,陆逸舟突然就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宋疏梨想都想不到的。

“那父亲能够同意我们的选择吗?”当今社会的这些老人们,一个个的都是望子成龙,对于他们后代的教养,他们付出了更多人的努力。

同时也是希望这些小辈们能够继承自己的衣钵,现在面前的这些人居然跟自己说,以后儿子们的道路让他们自己选择。

这是充分的给予自己,还有儿子们的重大信任,还有非常舒心安心的想法。

“父亲那里你就不用担心了,他那里我来说,相信她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孙子们成为自己手里面的木偶吧!”

“谢谢你,逸舟。”

简短的几个字,里面包含着无尽的感激之情,还有幸福的感觉!

“你我之间无需感谢,从今以后,我不希望从你的嘴里面听到,谢谢你这三个字,为了你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多么感人肺腑的话语啊!让对面的宋疏梨一时之间咽的说不出话来,但是这不是伤心的哽咽,而是开心的。

“好了,我的小琉璃可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鼻子呀,要是让大家都看到你哭鼻子了,这样子的,你多不美丽呀。”

“啊?这还没怎么样呢?你就开始嫌弃我了,等我老了之后,牙齿掉光了,头发变白了,真美丽的容颜,依旧不在了,你是不是就要离我远去了?”

宋疏梨带着娇嗔的话语,问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其实在她的心目当中,完全已经有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还是想要问出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