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陆,你先不要着急,告诉我具体情况,看看我怎么样才能够帮助你?”

顾程远马上就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用着最平稳的声音安慰着电话里面这个听上去声嘶力竭的人。

“刚刚警察厅来电话,说绑匪车牌是95310,现在行驶在国安街,有一位叫金溪的小记者,紧紧跟在这车子的后面!”

“好,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就派人来接你!”

顾程远深知自己的这位好朋友不可能坐以待毙,与其说不带他去,倒不如直接就带着他去,在背后做了什么事情自己没有办法及时阻止。

“我在......”

几分钟之后,几辆警车就在万华酒店的门口停下了,那叮叮铃的警车的声音从远处过来,就惊到了周国的这帮人!

顾程远从警车上走了下来,以身正直的警察服穿在他的身上,与他有一些格格不入,原因是因为他的那张痞痞的脸。

不知道的还是哪位黑社会人员扮作警察呢?顾程远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他也收起了以往那种嬉皮笑脸的样子!

卖着很快的步伐,走到了自己的好朋友的面前,脸上的担忧之色能够看得很清楚!

“老陆,怎么样?现在有什么突发的状况吗?”

顾程远因为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他最重要的是问清楚,也不知道事情原委的同时,顾程远只能问清楚!

“刚刚来电话,说是现在在国安街道上,绑匪的车子是95310,我一定要亲自的去把她给救回来,要是胆敢伤害她一根汗毛,我跟这帮人没完!”

陆逸舟现在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的吓人,让这个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好友都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的表情。

顾程远这个时候说别的话都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他只能够微微的叹了叹气,慢慢的抚摸上自己好友的肩头,在陆逸舟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

“放心吧!她一定会平安的回来的,你现在在这边着急,也没有什么用!”

几分钟之后,车子再前往国安街的道路上,道路上的车子十分的多,警车在这些车子当中显得非常的明显。

“通知各个小组,把警笛给拿下来,我们现在是秘密地去拯救人质,一定不要打草惊蛇,以防绑狗急跳墙。”

在一个私家车子里面,顾程远对着自己的手下们发号着命令,现在他们不能够冒任何的风险,像这种绑架的案子,他做过许多回。

绑匪们往往是慌不择路的时候,只能够选择玉石俱焚,甚至都有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这件事情大大小小也办理过无数次!

更何况这个还是自己好朋友的妻子,更要他慎重再慎重了!

坐在车子一角的陆逸舟呆呆的,仿佛在想着什么事情,车子里面只有顾程远在发号施令的声音,周围都是静悄悄的!

“顾队顾队顾队,我是小唐我是小唐,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

这个时候顾程远的对讲机突然之间响了起来,顾程远拿起对讲机,对着对方回应了一下。

“我们这边已经在搜索定位了,但是奈何绑匪太过于狡猾,我们一时之间还没有定住那个位置,现在防火墙被人击破,我们正在拯救当中!”

对方传来了顾程远最不想听到的消息,来坐在后排异常安静的人,突然听到对讲机当中的消息,瞬间反应过来!

眼看着陆逸舟就往前面开车的人抓了过来,等待了这么久他也着实有一些心力交瘁!

“停车,快点停车,我要自己去救她,我不能够让她有一丝的危险,快停车,快点停车...”

这个时候的陆逸舟看上去非常焦急的态度,他的眼睛泛着红红的血丝,神情上也是非常焦急的态度。

“逸舟,你冷静一点,逸舟,你冷静一点.....

顾程远这个时候奋力地抓住了自己的这位至交好友,但是这个时候濒临疯狂的人,怎么可能抓得住呢?

“放开我,给我停车,我要下车我要去救她,给我放手,快放手,听到了没有?”

这个时候的陆逸舟经血红的跟平常日那个云淡风轻的人判若两人,此时的他没有别的想法,只想要下车快速的赶到那个人的身边!

没有自己在她的身边,现在一定很害怕很着急,现在需要人陪伴!

现在在陆逸舟的脑海当中,他想象的无数种自己的小女人被别人欺负的场面,那孤单无助的哭泣。

瞬间让这个濒临绝望的人,现在更加的绝望,脑海当中总是在胡思乱想若,生怕自己最爱的人受到一丝的伤害。

自从母亲去世了之后,这是这么多年来,陆逸舟再一次体会这种绝望无助的心情,所以他现在非常的疯狂!

“咚.....”

一声巨响让临绝望的人瞬间安静的下来,车子里面刚刚吵杂的叫喊声,还有那个暴躁的人,瞬间安静下来。

陆逸舟在车子的一角,双手抱住自己的头,慢慢的低垂下了那不可一世高傲的头,把自己的身子抱成了一团窝在里面。

耸动的双肩暴露了它在里面哭泣的样子。

原来刚刚的一声巨响是由他发出来的,顾程远发现自己制止不住眼前人行为的时候,不得已一拳打在了眼前人的身上。

也正是因为这一拳,才让眼前这个暴怒的人瞬间安静下来,看着他躲在车子的一角,默默的哭泣着,顾程远现在心情也是非常的焦虑!

但是现在他们不能气馁,他们现在要极力的救助那个被绑架的人!

“老陆,你一定要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这个专业的人员,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把她救回来,成功的把她送回到你的身边!”

在角落里面,双肩一耸一耸的人还没有停止哭泣,他现在的心情可以说非常的着急和无可奈何!

这边是焦急的等待着前去营救,那边是独自一个人在狭小的空间里面努力想着如何自救手脚长时间的被束缚着,刚刚在挣扎的时候,手腕早就已经被绳子勒出的痕迹,上面还有鲜血滴落。

但是此刻这个人仿佛并没有感觉双手双脚的疼痛,她还在奋力地停敲打着挡在眼前的这层阻碍,焦急的心情是谁也不能够体会的!

虽然在后备箱里面是躺着的状态,但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车子在左右横冲直撞的,看来车主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自救。

但是宋疏梨并没有因为眼前小小的挫折而放弃自救,她在努力的拯救着自己!

“对了,老陆你们家的三个宝贝不是著名的黑客”T”吗?警队的这些人对于他们这种顶级的黑客来说就是小儿科一样!不如请他们出来呢?”

在这焦急的时刻,顾程远这才想起了那三小只,他们三个虽然都是小孩子,但是是黑客,鼎鼎有名的黑客!

在这个信息时代非常发达的时候,黑客t成为了这些人的先驱者,他们的名字在国际上引起了广大的重视和轰动!

这也是为什么,顾程远想要找到这三小只的原因了!

突然之间被眼前的人说起来这件事情,颓废的陆逸舟这才想起来了自己的这三个宝贝,对于这些事情,他们肯定是手到擒来的!

陆逸舟连忙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但是掏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焦急的在自己身上到处寻找着!

在搜索自己全身一遍无果之后,陆逸舟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早就扔到了车子上,因为太着急了,以至于下车根本就没有拿手机!

看到了陆逸舟仔细的翻着身上,发现他没有掏出手机的时候,顾程远这个时候贴心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顾程远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陆逸舟,示意着自己的好朋友用自己的手机,看到手机伸到了自己的跟前,陆逸舟连忙伸手接过的手机!

就这样拨通了家里面的电话!

“滴滴滴....”

一阵阵的滴滴声传入了耳中,这个时间了,家里的佣人肯定都已经休息了,这个时候的陆逸舟耐心的等带若电话被接通!

“你好,这里是陆宅,请问您是谁?”

熟悉的声音传入到陆逸舟的耳中,终于电话被人接起了,陆逸舟这个时候才焦急地开口“孙叔,是我!”

“少爷?”老管家带着疑问的语气,问着电话里面的人!

“孙叔,是我!小少爷们,都睡着了吗?”

“少爷,小少爷们早早的就睡下了,我看着他们都已经睡着了这才休息的,您跟少夫人在外面,什么时候回来呀?可要注意安全呀!”

老管家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口中的少夫人现在已经很危险了!

电话另一头的人听到了老管家这么一说心情也是很不好,他本来就是踌躇的心情,现在更是变得不太好了!

“吸,我知道,把他们三个人叫起来,我们今天要出远门,一会儿我让穆林回去接他们!”

陆逸舟并没有如实的告诉告诉这个兢兢业业的老管家,孙叔已经在陆家辛辛苦苦工作有50多年了。

在陆逸舟的心目当中,这个老管家已经是像自己爷爷一样非常的亲切了,这么大的岁数的人了,陆逸舟能拿这些事情来惊吓老人家!

所以陆逸舟对着自己这个亲近的老人家,他不能够如实的告诉,只能够欺骗着眼前的老人家!

“哦,原来是这样呀,什么地方非得要现在去,就叫醒孩子们!”

电话另一头的人没有解释,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好吧!一定要注意安全,现在我就去把小少爷们给叫起来等待着您!”

滴滴滴.......

一阵阵挂断电话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这让刚刚电话挂掉的人瞬间崩崩溃,他现在焦急的心情,更加的暴躁!

“宋疏梨,是仙女!”

“仙女,仙女!”

“颠覆众生的仙女...

“让你裙下生辰的仙女!”

“仙女,仙女!

“你睡不到的仙女!”

“仙女,仙女!”

“你的取向狙击!狙击!skr~!”

安静的车子里面,电话铃声突然之间响了起来,上面显示着家里来电,可是车子里面没有一个人,更没有人接到直通电话!

另外一边,老管家焦急的打着自家少爷的电话,但是奈何电话就是拨不通,这让老人家心情有一些急躁和着急!

“快接电话呀,我的少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