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绑匪仔细的想一想也是,眼前这个就是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这么捆绑着她也有些于心不忍。

绑匪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觉得眼前的这个人说的也确实是对的,所以走到了他的跟前,慢慢的松开了。

刚刚解开束缚的人,现在终于吐气了,要知道从绑架到现在自己的内心当中也是非常的着急的。

“老老实实在这里坐着,不要给我想别的事情,要不然小心我....”

这个绑匪现在还是有一点顾忌,对着眼前的人伸出了手,做成了要打人的姿势,看上去气势上就压倒了一片。

“你放心,我肯定会乖乖的坐在这里,毕竟我也不是傻子,你说是吧?”

宋疏梨对着眼前的这个绑匪说若非常胆怯的话。

在这个破旧的仓库的周围,有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子悄悄的潜伏在某一处地方,手里面的摄像机一直都在。

现在自己一个人孤单力薄,还不知道仓库里面究竟有多少人,自己冲上去很有可能是养入虎口,没有拯救别人把自己还搭进去!

悄悄躲在仓库周围的金溪,现在是这么想着的,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鲁莽的冲进去,而是等待警方的救援!

现在拯救宋疏梨的人,正兵分三路从各个方向都过来!

不知道在仓库的门口等待了多长的时间,天空微微的有一些泛白的迹象,手表上显示着现在是4点50分!

已经在仓库门口守了一夜的人,这个时候略显有些疲惫,但是她并没有放弃这次的救援行动!

隐隐约约的仓库的门前仿佛有了动静,从远处传来车灯的亮度,慢慢的也能听到发动机的声音。

慢慢的慢慢的车子越来越近,就这样停在了仓库的门前,仅仅只有一辆车停在了仓库的门前,他的前面是原先的那个绑匪的车子!

熄灭了火,从车上下来了几个人,一个看上去穿戴非常时髦的,打扮上就是贵妇人的那样的人出现在这里!

从车上又下来了另外三个男人,他们恭敬地走到了车子边为这个贵妇人开了门,坐在车子里面的贵妇人,这才慢慢的探出身子来!

脚上是今年最流行的高跟鞋,踩在这乡野的泥土之上,瞬间把鞋子给沾染上了灰尘,这个贵妇人一副嫌弃的样子,但是还是下了车!

这个妇人带若黑色的墨镜,头上包着看上去不起眼的围巾,但是仔细观察你能发现,这个低调却极其奢华的围巾也是大有名头的!

只见她咐着身边的这三个像保镖的人物,就这样往仓库里面走去,然而,这个人并不知道,在不远的地方,一个摄影机把她的全貌照了下来!

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仓库里面的两个人瞬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惊吓到,两个人同时望向仓库的大门!

只见从门外面走进来,大约有四个人的模样,三个粗壮的大汉,前面是一个穿着上富丽堂皇的女人!

不知名却极其奢华的香水味就这样消散在仓库的每一个角落,外面的天空已经微微的有些泛白,昏暗的空间,几乎看不清这四个人的样子!

但是能够看得出为首的这个女子是他们的头!

“大嫂,请进!”

身后的这些小弟们对着眼前的女子恭敬地称呼着大嫂,同时非常恭敬的把她给引了进去。

“王树根,你是怎么回事?怎么把这个人给松开了?万一她逃跑了,你能够负担起这个责任吗?”

刚刚一进来,这三个彪形大汉就看到了宋疏梨被松开,只见她站在仓库的一个角落里,看上去过的十分舒坦,一点都没有被绑架的样子!

“我我我,这位小老板.....这这..这.......我.....”

这个带着宋疏梨的人,听到眼前这三个彪形大汉这种疾言厉色的样子,现在瞬间有些腿软,害怕了起来!

对着眼前这几个人说话结结巴巴的,怎么样都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我我.我什么我?瞅瞅你那胆小如鼠的样子,既然这么胆小,那为什么还要给她开呢?你是不害怕她逃跑,我们唯你是问是吧?”

另一个彪形大汉看若眼前这个人就一阵烦躁,总的来说,这几个人对着他们这个马前卒。

“好啦!看看你们几个人,把眼前的这个人给吓成什么样子了?再怎么说人家也帮助我们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了呀?”

这个时候,前面那个领头的女子突然之间说话了,从他的声音当中可以听得出这个人非常的尖酸刻薄!

尽管这个女子现在说的这个话让人能产生好感,但是说话的声音和语气总是让人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躲在角落里面的宋疏梨听到这个声音,瞬间感觉到有一些熟悉,这个声音时常的出现在自己的耳边,而且听上去也是特别的不舒服!

但是一时之间就是想不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大脑一时短路,怎么样都想不到眼前的人?

因为仓库里面的光线太过于昏暗,以至于只能看见这四个人的身影,他们的面貌和样子根本是看不清楚的!

身后的四个人,听着自己家的大嫂这么一说,一个个的都闭上了嘴,站在了自家大嫂的身后。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怎么样?有没有想我?”

“啊?竟然是你?”

躲在黑暗角落的另一个这个女子,并没有理会眼前这个叫做王树根的绑匪,她反而是来到了宋疏梨的跟前!

安静的仓库里面,响应着一个人的高跟鞋的声音,让这诡异的气氛瞬间飙升到了极致!

神秘女子从黑暗的角落里面走到了她的跟前,渐渐地,她的真面目也出现在宋疏梨的眼前!

“是你,你不是已经......”

剩下的话,宋疏瑶没有说出来,在她的内心当中也是十分的不可置信!

宋疏梨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见到眼前这个人了,可是没想到,现在居然以这样的方式见面,而且还是这么狼狐的样子!

“宋疏.....”

宋疏梨大声的叫出了眼前人的名字,没错,这个人就是她那名义上的同父异母的姐妹!

在自己担任名媛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的时候,宋家就已经沾染上了一大堆的债务,这些债务都由他们自己全力偿还!

那个名义上的父亲,宋明在发生这件事情之后,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

眼前的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妹,更是宋疏梨从来就不关心的人,所以她和她母亲的去向,自己根本就没有过问过!

但是他们肯定不能够逃跑,毕竟自己母亲去世的疑点还在调查当中,陆逸舟也肯定帮助自己扣留了他们!

没有因为眼前的人认出自己而感到心生不悦,反而是脸上始终都挂着那种虚情假意的笑容!

就在她刚要开口的时候,突然被旁边的人给打断了!

“这位老板,这位大嫂,各位大哥们,您看我这已经把你们交代的事情给办完了,是不是可以把我的那份报酬给....”

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的王树根突然之间插进来,他现在看不出来这里面的局势,心里面还总是想着要钱!

对于像他这种亡命之徒,把钱要到手里面是他最根本的要求,所以尽管他现在是非常害怕的态度,但是还是趁着这机会插得进来!

被这突如其来的打断,让宋疏翡有一些特别的不舒服,可以从她的脸色上判断出来,那不耐烦的样子,看上去特别的吓人!

只见她微微地收敛了一下情绪,慢慢的转过身子,因为宋疏梨在角落里面,她的正对面就是这个王树根。

所以现在跟宋疏梨面对面的宋疏翡,她肯定是背对着他了,迈着悠闲的脚步来到了这个叫王树根的面前!

“嘎........嘎...”

仓库里面响彻着高跟鞋的动静,同时还有一个女人的笑声!

“这位老板,您看我这冒着生命的危险,才把她给送到了这里,我这上有老下有小,都在家等着我这笔钱救命呢!您看行行好给我可以吗?”

这个叫王树根的人,他也不是个傻子,他能够感觉到对面的这个女人好像有一些不耐烦和生气。

但是奈何,他真的是很需要这笔钱,否则也不会出来做这种犯法的勾当,为了钱,他也真的是不要命。

宋疏翡笑意盈盈地来到了这个王树根的跟前,只见她笑呵呵地扶起了面前的这个人,脸上都是笑容,那真的是笑屬如花的样子!

“你可说的真对呀,要是没有你,我可真的在这里见不到这个人了,真的是费了好大的力气呀,若实的太辛苦了!”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让眼前的这个叫王树根的人感觉到毛骨悚然,但是需要钱的那份执着,始终都硬着头皮要下来!

“老八,去把他要的东西拿过来!”

只见笑靥如花的人,对着身后的一个彪形大汉呼唤着!

“是,大嫂!”

这个叫老八的人迅速转身,走出了这个仓库,转身回到车上,不知道在翻些什么东西,然后这才又回到了仓库里面!

看着进来的人手里拿着沉甸甸的东西,这个叫王树根的人脸上瞬间是满面笑容,心里面的害怕,仿佛消失殆尽!

这就是个贪婪的人,他一定会为自己的贪婪而付出代价!

“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拿到了就赶紧离开吧,我相信外面的警察一定在找你和你的那辆车子,小心被他们抓住!”

宋疏翡对着眼前的人小声的说着,但是看到这么大袋子的人,眼睛里面早就泛着红色的精光,这个时候哪里会管别人说什么?

“好好好,这一点您放心,我肯定会跑的远远的,让他们再也找不到我,你放心,放心好了!”

“哈哈哈.....行了,给他吧!”

对着身后面的人又是宣布了命令,被命令这个叫老八的人,把手里的袋子扔向了王树根,然后慢慢的走开了!

“谢谢,谢谢各位老板们!这没有我的事情了,我就先离开了!先离开了,离开了.....”

这个叫王树根的人收到了钱之后,一脸狗腿的样子,对着眼前的这些人,点头哈腰的然后拿着袋子慢慢的往外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