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在正中间的这个人没有旁边三个人的危机感,毕竟自己被围在中间的保护区当中,就算有危险,也是旁边三个人先有危险!

所以他也是最先找到闪光灯的位置的,只见对面的小窗户上有一个女子装扮的人,他的手里面还拿着那个摄影机!

“大胆小贼,看老子今天不抓住你,扒了你的皮!”

这个时候的老八爆着粗口,对着躲在窗户的那个小记者,就是一顿怒吼,紧接着这三个人就追出了仓库!

金溪眼看着自己被里面的人发现了,一时之间害怕的心情油然而生,在这高高的地方,一时有一些慌不择路!

原来刚才他实在是看不惯里面的事情了,想要趁着这帮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这犯罪证明给拍下来。

同时,里面这些一个个狰狞的脸,都被这个胆大的小记者拍入到了照相机当中!

但是令这个小作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再怎么仔细?再怎么小心?闪光灯就是没有给关掉,就是因为这样,才暴露了自己!

仓库里面的三个大男人动作很迅速,他们马上就从仓库里面跑出来,三个人东张西望的就要寻找那个小窗口!

眼见着里面的三个粗壮大汗都跑的出来,这个小记者急中生智,从这高高的木垛上就这样蹦得下去!

来的时候走的是前面那层楼梯,这个时候从楼梯蹦下去,就不会那么轻松了,还有可能被前面的这三个人发现!

所幸这个仓库的后面是类似于农家种地的地方,站在高高的地方,能够看到远处的公路,今溪的目标就是那个高速公路!

在三个人追赶出来的时候,她早就已经从这高高的地方蹦了下来!

“啊......”

只听见一声闷哼的声音,小记者因为一时慌不择路,在从这高高的地方跳了下来,一时之间没有站稳脚步!

就这样脚崴在了石台上,可能是因为太过痛苦,就这样大声的叫了出来,这让追赶他的三个大汉听到了端倪!

一个个都向着她这个方向追来!

“唉,都过来,我听到那个小丫头的声音,是从这边传来的!”

耳边突然之间传来了这帮绑匪的声音,这让威脚的人瞬间提起精神来,这个时候也不能够做在这个地方了!

小记者快速的站起来,因为后面有这帮人的追赶,这个时候也不能再因为脚上的疼痛了,急忙就朝着那个能够看得到的公路上追赶去!

今溪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只要到了前面的那个大道上,肯定会有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只要找到了人救援。

仓库里面的那个人质还有自己就会获救,不得不说,这个小记者还是非常富有正义感的,都这样的时刻了!

这样的小记者还担忧着仓库里面的那个人质,也难怪最后她会和宋疏成为知心的好朋友了!

这边三个大汉在后面努力的追赶着前面的这个人,前面的那个小记者,尽管脚上还有疼痛,但还是奋进力气向前跑去!

这个时候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因为仓库里面的那个人自己也要努力的跑出去!

这一边仓库里面的人,只剩下这两个宋家的两姐妹,一个在昏暗的角落里面,一个就站在仓库的正中央!

两个人现在几乎是面对面的状态,尽管仓库里面是非常昏暗的光线,但是也能够看得出眼前这个名义上的姐姐,那阴冷的笑容!

“我的好妹妹,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你过的好不好?可真是想死姐姐我啦!”

宋疏翡对着眼前的这个名义上的姐姐,阴冷冷的表情说出了这种叙旧的话语,从他的语气上能够听得出很放松的感觉!

“为什么?你究竟想要对我做什么?”

宋疏梨这个时候看着眼前这个狰狞的人,一时之间心里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感觉心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哈哈哈,你说我想要对你做什么?”

宋疏翡听到眼前人对自己的疑问,瞬间就大笑起来,明明是不怎么好笑的话,但是现在却哈哈大笑起来!

“放轻松一点,一会儿你就会知道我想要做什么了!”

宋疏翡对着自己的妹妹打看太极,这个时候并没有对她说什么,倒在地上的王树根,就倒在了宋疏翡在身边,但是她丝毫没有惧怕!

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姐姐,宋疏瑶从小就是非常了解的,那真的是可以用娇生惯养来形容她了!

小的时候,不知道是谁送来了一堆兔子肉,说这是非常大补的东西,因为继母的缘故,自己并没有跟着吃上这珍贵的东西!

反而是这个姐姐,跟随着父亲和她那个所谓的母亲,就这样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一边吃着一边享受着!

后来等到他们都吃完了,自己才慢悠悠的走上了跟前,看着盘子里剩的仅剩的一块肉,满足的表情就这样浮现在脸上!

再也忍受不住这种诱惑,伸手就把盘子里面的肉给抓过来,就在快要塞到嘴里面的时候,这个名义上的姐姐,却突然之间哭了!

“呜呜呜.....嗯嗯......”

“怎么了囡囡,刚刚不是还挺好的吗?怎么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哭了呢?”

这个时候,那个口灿莲花的继母就蹦了出来,对着自己哭泣的女儿,就是一顿乱问,同时烟痕的表情总像那个小时候的自己漂过去!

只见这个名义上的姐姐,对着自己的母亲,一边哭泣着一边大声的说着!

“嗯,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兔?呜呜鸣.....”

一面含糊不清的就是这么一段话,听到这段话,让人不免的有一些好笑,刚刚把兔子肉吃进肚子里的时候,那可真的是非常轻松的!

现在居然为这一盘兔子哭泣,那演戏的水平不去当演员,真是有损她这个姐姐的形象了。

“好好好,我们不吃兔兔,我们这就把兔兔给放了,我们不吃兔兔啊!我的囡囡,的心肝宝贝,别哭别哭啊!”

就是因为这个名义上姐姐的一句话,在我手里面,唯一仅剩下的那块兔子肉,就这样被他们给愉走了!

继母还美名其曰的对着我说,这兔子肉不能吃,小孩子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同时把我手中的肉给夺走了!

要知道,刚刚这幸福美满的一家人,可是活生生的吞了三只兔子呢,那个时候怎么没有看他说兔子肉对身体不好?

怎么没有看得出这个名义上的姐姐对兔子这么惋惜呢?

思绪渐渐地回转过来,那个曾经为小兔子惋惜的人,现在变得更加的阴狠,对着地上的这个已经死去的人,也没有任何惧怕之意!

宋疏翡用自己脚上那双精致的高跟鞋踹了踹躺在自己脚边的这个人,脸上嫌弃的表情让人很是耐人寻味!

在这幽暗的角落里面,地上躺着个人,他的边上还流淌着血迹,鲜血慢慢的蔓延到他的周围,距离他最近的人,脚底下也被鲜血染红!

有惧怕的人,嫌弃自己的鞋上沾染了对方的鲜血,抬起自己的脚,可以看得出这双白色的皮鞋是多么的珍贵!

慢慢的踩到了地上的那个人的身上,用力的用他的衣服擦看自己的鞋子,那动作特别的行云流水,一点都不在乎这是个死人!

擦完自己的鞋子,一脚就把眼前的这个死尸踹到了一边,这才在屋子里面着起了一个相对比较干净的凳子。

宋疏翡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拿出了一包湿巾,还有一包干巾,对着眼前的凳子先用湿巾,每个角落都擦拭了一遍,再用干巾给擦干净!

然而这些还都没有完毕,从包里面拿出了一双干净的手套,又拘出了大大的塑料袋子,把凳子上都包裹了起来!

仓库里面现在安静异常,你隐约之间还能够听到小耗子叽喳喳的声音,外面的风吹草动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你有那种感受到绝望的时候吗?有没有那种想要留住,却怎么样也留不住东西的那种时候吗?”

宋疏翡再坐下来之后,安静了一会,这才慢悠悠的对着眼前这个联谊上的妹妹,说着这样一段话!

躲在角落里面的人,井没有回答坐在自己面前这个人的问题,她只是安静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等待着她说接下来的话!

没有得到自己名义上妹妹的对话,宋疏翡这才慢慢的把发生在自己身上,悲惨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原来当时宋家在经过陆逸舟这打压,公司里面早就已经是各种的伤痕累素,再也承担不起来任何的费用!

再加上把城西的那块地皮也被陆逸舟给抢了过去!

那个名义上如离兽的父亲,因为公司经营不妥当,向现在的这个地下赌场借了高利贷这事情宋疏翡却并不知情!

在仓库里面的宋疏翡,对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妹妹,就这样诉说着自己是怎么从天之骄女,瞬间落入这尘埃之地!

要知道陆氏集团抢夺的那块土地,可是宋氏集团缩衣减食省出来的钱来买的,就在土地马上到手里的时候!

陆逸舟却突然之间蹦出来,他插了这最重要的一手,就这样,这块地皮被陆氏财团给抢夺走了!

当时的父亲已经走投无路,但还是安慰着自己的这个妻子和女儿,说自己一定会东山再起,不会让妻子和女儿跟着自己受苦!

这个从小就骄傲任性的小公主,听到父亲这么一说,现在只能够剩下感动,同时,对于自己的父亲也是非常信任的!

但是这一切都是他说而已,虽然他是这么说的,但是所做的一切跟着没有丝毫的关系!

就在第二天一大早上,宋家别墅突然之间冲进了一堆人,他们不由分说的把家里面值钱的东西全部搬走!

每一个角落,包括一个花瓶他们都没有放过,正在床上睡觉的宋疏翡,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给惊醒!

听到外面嘈杂乱杂的声音,还有家里面保姆在外面呼喊呼叫的声音,烦躁的心绪油然而生,就这样套上一件衣服气冲冲的就冲了出去!

“你们在干什么?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哎哎,说你呢?把你手里面的东西给我放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