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林透过后视镜小心地打量着自己老板,不知道又是谁惹了这个瘟神!!

而此时的宋家。

“宋疏梨!你这个孽种!当初就不应该让你生下来!”

宋明激动地冲到宋疏梨眼前,刚举起手,只听”砰”的一声,自己家的大门被一脚踹开。

“谁?哪个不要命的?”

刘雪萍细尖着嗓子,冲陆逸舟喊道。

穆林偷偷看了眼自家老板黑的滴墨的脸,悄悄给刘雪萍默了个哀。

“陆,陆总!”

被这一变故吓得不轻,宋疏梨一把推开了眼前的宋明:“陆逸舟,你怎么来了?”

陆逸舟看着还活蹦乱跳的小丫头,一路上悬着的心终于飙回了肚子里。

他把人护在身后,冷冷的看着一群作妖的小丑:“不知什么大事,要宋总教训我的女人?”

“陆逸舟的女人?”

站在角落的宋疏翡一脸难以置信。

这是她爱慕着的男人啊!怎么会和宋疏梨扯上关系,他知道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吗?

她这样的贱人怎么配得上那么完美的他!

嫉妒使她丧失了理智,一下子冲到了最前面:“宋疏梨,你这个勾引人的狐媚子!你看看你,浑身上下有什么地方是干净的?”

“哪里来的疯女人?”陆逸舟皱着眉头:“你这种人连给我的女人提鞋都不配!!”

说完直直的盯着宋明:“还请宋总给我个交代!”

刘雪萍一个妇人不知道眼前是什么人物,可他宋明在清楚不过了!

陆家太子爷,一个跺跺脚整个Z国都要抖一抖的人物。

他的一句话,就能让宋家十几年的基业不复存在。

“陆总。”宋明换上了笑脸:“误会,陆总。”

“哦?”陆逸舟拉着宋疏梨的手,缓缓地吐出几个字。

“莫非我看到的听到的都是误会?令夫人骂我不要命也是误会?”

陆逸舟看着身旁毫发无损的小女人,从他来了就一直安安静静的,他没来的时候,该是吓成了什么样子?

越想越不能姑息:“穆林,城西那块地皮是宋家拿到了吧?这块地皮,陆氏要了!”

说完又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今天就是个小小的警告,要你块地皮不为过。”

宋明一下没了生气,如今宋氏运转困难,那块地皮是救命的啊!

还没等宋明开口挽留,就见陆逸舟拉着宋疏梨往外走,脸色晦暗不明,让人看不清情绪。

宋疏梨出神的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还没从他突然出现中缓过神来......

他刚才,是护着她么?

他,是妈妈走后,第一个护着她的人啊...

宋疏梨愣愣地坐在在陆逸舟身边,看着男人阴沉的脸色,宋疏梨的嘴张了又闭上。

“想说什么?”

察觉到某人的不自然,陆逸舟率先开了口,声音依旧很冷,宋疏梨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啊?啊......谢谢陆总。”

惊讶了一秒,宋疏梨还是诚诚恳恳地道了谢。

“谢谢你今天来帮我。真的非常感谢。”

偷偷抬眼看了下还紧绷着的男人,宋疏梨抿了抿嘴:“其实......”

“还知道谢谢,让儿子担心你,你这个做妈妈的不知道羞耻吗?真不知道这些年你怎么照顾的宝贝儿子们?”

“什么?”

听到这儿,宋疏梨正了正身子,白白嫩嫩的小手紧紧地擦着裙摆,小脸儿皱成了包子:“三宝儿给你打电话了?”

宋疏梨的眼睛很好看,一汪秋水,像是没经过世事的打磨,干净又透彻。

委屈的时候,又格外的水淋淋的。

陆逸舟定了定身,把视线从女人身上收了回来:“你下次做事长点脑子。别这么冲动,意气用事,你又不是三岁的孩子!”

“哦。”

因为心虚,宋疏梨微微低着头,毛茸茸的小脑袋竟然也秀气的很:“我下次会注意的。”

好想揉一下,陆逸舟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了。

这毛茸茸的触感,有点像是自己以前养的拉布拉多....

“陆总?!”

宋疏梨感受到一只大手罩在了自己头上,身体不自主地一下子僵硬起来。

反观陆逸舟,一脸的平静,表情淡漠地收回了手,继续目不斜视,一副你不要多想,我只是随便摸了一下的样子。

终于回到了家,为了摆脱车里尴尬的气氛,宋疏梨一下车就撒丫子往屋里冲。

“一白,仲白,小白!”

“妈妈回来啦!”

三小只晃动看小短腿扑倒宋疏梨面前,宋小白一下子抱住自家妈妈的腿,亲昵地蹭了蹭。母子自己闹成一团,很温馨。

“小白好想妈妈哦!妈妈有没有想小白呢?”

这一幕正被刚进门的陆逸舟看到,他迈着大长腿抱起了仰着头的大儿子,二儿子。

“在家有没有很乖?调皮捣蛋了么?”

“超级乖哒!”抱着男人的脖子,宋一白有些开心,这才像是家嘛!

妈妈也很开心呢!一直在笑。

在陆家的第二顿晚饭,宋疏梨还是恍惚,咬了口虾饺含在嘴里,目光空空的,神不知道跑去了哪儿。

陆逸舟看着心不在焉的小女人,轻轻敲了敲桌面:“宝贝们,明天爸爸送你们上幼儿园吧!”

听到这儿,宋疏梨才回过了神:“陆总,明天就送儿子们上学吗?”

某总裁高冷地赏了个眼神,声音淡淡的,像是一万年也化不开的冰山:“我希望在家里你不要叫我陆总,我叫陆逸舟。”

宋疏梨实在被磨的没脾气,也懒得再和他搭话,自顾自地对面前的三个小朋友说道:“那宝贝们就明天上学了,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小白是三小只中最活泼的,听到有礼物,一下子笑开了,软软糯糯的小脸,眼睛里碎了满天的星星,还是小乳牙,白白嫩嫩的,可爱的紧。

“小白想要一个特别的礼物。”他瞅了瞅自己的两个哥哥,收到眼神后,自信的扬了扬小脸儿。

“什么特别的礼物?”陆逸舟也被自己的小儿子吸引了注意力,一脸好奇的望着他。

“爸爸妈妈周末陪宝贝们去游乐园玩!!宝贝们好想去!”

“游乐园?”陆逸舟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连带着嘴角都不受控制地抽了抽。

这回出声的是宋仲白,小家伙突然瘪了瘪嘴,眼圈都红了,一脸委屈的看看陆逸舟,又看看宋疏梨。

“难道爸爸妈妈不想和宝贝一起吗?宝贝们从来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过,妈妈以前要带三个宝贝,工作很忙。”

咽了一下,宋一白又接过了话茬:“以前我们也没有爸爸,现在,现在……爸爸难道是不愿意吗?不喜欢我们吗?”

越说越委屈,三个小家伙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

宋疏梨激动的一拍桌子:“妈妈做主了,周末我们就去游乐园!”

她看看陆逸舟,霸道的仰着下巴:“你也去!我们全家都去!”

陆逸舟没反驳,低下头吃了口菜,无奈地笑了笑,为什么觉得这个女人不太聪明的样子?

饭后,宋疏梨把碗筷洗了,回到房间准备去收拾一下明天出门要带的东西。

早早的,三小只兴冲冲地起了床,在楼下吵吵闹闹的,宋疏梨也没了睡意。

她接着去拿自己的衣服, 随手拿了一件黑色Moschino宽松版的T恤, 再拿了一条牛仔短裤。

宋疏梨的身材很好,一双长腿笔直纤细,腰很细,穿什么都是出挑的。

宋疏梨准备了一个小号的行李箱来放三个小家伙的东西,吃完早餐便出门了。

一上车,宋小白就指着宋疏梨和陆逸舟说道:“爸爸妈妈穿情侣装哦。”

宋疏梨下意识地撇了陆逸舟一眼,他上身穿着黑色的T恤,再想想自己,上身也是黑色的T恤.....

要是小家伙不说倒是还好,但是一说,她就觉得很尬了。

“爸爸妈妈,不是吗?你们为什么不理我啊?”宋小白真的是神助攻,让宋疏梨越发尴尬了。

她伸手捋了一下鬓角掉下来的头发,她怕天热会出汗,所以特意扎了一个高马尾,又化了一个淡妆,看上去年轻活力。

“是。”陆逸舟莫名其妙地承认了。

她偷偷瞄了一眼面不改色的陆大总裁,耳尖悄悄的红了。

陆总裁第一次来到这么多小孩子的地方,显得稍稍有些局促,手长脚长的站在一群妈妈中间,吸引了不少目光。

“你看那一家子,颜值真高!”

“啊啊啊,那个男的太帅了!”

……

宋疏梨下意识地挡在了男人前面,转过身:“你在这里等着,我把儿子们送进去!”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宋疏梨背影很清瘦,有些骨感美,身腰比例很好,一扬一落的马尾晃的陆逸舟眼睛发涩。

他干干地咽了下口水,无声地笑了笑。

两个人再到公司,宋疏梨在转角就下了车,她说公司人多眼杂,还是得避着点嫌。陆总裁很不留情面的走了,留下一屁股车尾气。

宋疏梨刚上任,就赶着陆氏的新项目,一个真人秀节目,邀请10位室内设计师为随机挑选的新人做新房装修。

宋疏梨欣然接受,可以说这是她国内职场的第一仗。

下班,宋疏梨早早地回了”自己家”。

宋疏梨在这儿的公寓是她二男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占据香榭华润顶楼整整一层。

一面是近二十米长的圆弧形全景落地窗,一面是如空中楼阁般的宽阔阳台,海城南面风

光一览无余。

以前宋疏在阳台养了很多花草小树,明明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照料自己的温室花朵,

养的花草树木却野蛮生长出了奇异花园的架势,张扬又鲜活。

自己走后,这的钥匙交给了程橙,自己的闺蜜。

如今这些花草小树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好,可她的生活渐渐走向了不能掌控的方向,不知

前路几何。

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脑袋里全是妈妈和自己的过去,那些快乐的,温馨的,美好的

过去。

以前的自己实在太傻,被人算计还不自知。

这儿好像是给自己充电的地方,坐了一会,宋疏梨就觉得未来充满了希望,她一定会拿

回属于自己和妈妈的东西。

看了眼时间,今天是等不到那丫头回来了,惊喜没了......好气......

宋疏梨给程橙发了条短信:“回来了,有空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