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群当中走出来,两个小弟一样的人,他们两个人把倒在地上的人,一边一只胳膊给架了起来。

地上这个已经绝望的人,没有在乎他们怎么样对待自己了,脑海当中始终都浮现着那个慈祥的父亲。

就这样宋疏翡被这两个人驾到了那个会所,会所里面出来了一个看上去岁数40左右的女人,脸上画着最精致的妆容!

看上去就是特别凶狠的样子,看到有人架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来到了会所门口,该名女子立马迎出门来!

“哎呦,两位兄弟真是辛苦了,快点进来喝杯酒水吧!最近我们会所里来了几个漂亮的小姑娘,一会儿让她们好好陪陪你们!”

这看上去非常精明的,像是老板娘的女人就这样冲了出来,对着这两个小弟就是一顿连拖带拽的,脸上还是各种笑容!

“雅姐,我们兄弟两个人,可是无福消受的,您这的姑娘可是相当费钱的呀,就是虎爷来了我们也只有站的份,哪里敢在这里多坐呀?”

一中一个小弟对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称呼着雅姐,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很长时间一样!

“哎呦,这位弟弟说的,有哪一次你来了?姐姐,我不是好酒好菜的招待你们,你这样说话可就真的是丧良心了!”

这个被称作雅姐的人,对着这两个小弟一脸慈祥的笑着!

“这个小姑娘是谁呀?不会又是虎爷介绍到我这的吧?”

这个叫雅姐的人,突然之间注意到他们两个架着的小姑娘,对于这个看上去年轻貌美,身材特别好的女子!

这个雅姐早就已经是流口水了,时候才兴高采烈地问着旁边的这两个她口中的弟弟问着。

“大姐,这个人因为他的父亲欠了我们地下赌场的高利贷,把她这个姑娘给压给我们了这个叫雅姐的人仔细的听着!

“可是我们地下赌场哪里需要女人呀?当然只能够把她送到你的这个会所来了,她所挣的每一分钱都打到我们虎爷的账户里面!”

其中一个小弟对着眼前的这个姐姐说着他们虎爷的意思,地下赌场当中,绝大部分都是男子,就算有女子也都是陪着各种达官显贵的陪酒小姐!

“原来是这样呀,这虎爷就可以放心了,把这人交给我我保管给她调整的服服帖帖的,他每个月的钱我肯定都打给虎爷!”

这个叫雅姐的人对着眼前这两个小弟拍了拍胸脯,保证的说着!

“那这么样人就交给您了,这赌场里面还有好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兄弟两个呢,我们不能够在这边多坐了,这虎爷知道非打死我们俩不可!”

其中另一个看上去比较胆小的人,对着眼前的这个雅姐说着!

“我好好,你们忙,你们天天忙,就我这么一个大闲人,行了,快点回去吧!人既然送到了,也没有你们什么事情了!”

这个叫雅姐的人目送着这两个小弟开车离开,这才拽着站在门口这个目瞪口呆的女子进入了会所...

此时的宋疏翡并不知道,一进入这个会所,就是她人生之中最后的污点,如果要是知道的话,她会不会挣扎地想要逃脱呢?

进入会所里面,这个雅姐给宋疏翡一件非常暴露的衣服,此时呆若木鸡的人,任由旁边的人摆弄着自己,怎么样都没有提上精神来?

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这么安静,雅姐刚刚担忧的情绪,现在已经稳定下来,还以为是个又哭又闹的角色呢!

没想到这么安静的任由旁边的人摆弄着,这是进入会所里面,头一次这么安静的姑娘!

换上了这件非常暴露的衣服,被雅姐牵着手走到了各个包房里面,宋疏翡开始了自己这最后的工作!

原来这个会所就是陪着那些暴发户,或者是非常有钱的人喝酒吃饭的,当然,这些客人的手脚自然也是不干不净!

这不,宋疏翡刚刚做到这个包间里面,旁边就有一个满口黄色的大黄牙的老头子坐到了跟前来,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就是裂开嘴笑!

“你叫什么名字呀?来到这会所多长时间了?”

问着眼前这个看上去非常漂亮的小姑娘,同时摩拳擦掌的......

雅姐,这个时候在各个包厢的外面到处走着,是等待着哪个屋子里面的客人叫唤着自己进去解决问题?

她没有想到的是,刚刚那个安静的小姑娘居然给自己惹了这么大的祸事!

“唉,干什么?阿雅阿雅.....”

刚刚从包房里面走出来的雅姐,听到了,隔壁包房叫唤着自己,连忙加快脚步走到了对面,一打开门就看到一脸暴躁的客人!

眼睛落在角落里面双手抱着自己,被其他人怒踹的女子身上。

“怎么了?爵爷,有什么事情吗?”

雅姐,在这个行业已经混了很长的时间了,看着客人的样子,也知道是非常暴怒的样子,作为主管她必须安顿好客人的情绪!

“你们这的姑娘是属狗的吗?看看给爷咬的!都咬出血了,难道你们没有好好的培训这些姑娘吗?再这样,下次来我都不敢来了!”

听到眼前的这位顾客的投诉,这位叫雅姐的人,脸色瞬间变得不好起来,但是这个时候并不是发作的时候!

“哎呀,这个小姑娘是刚刚来的,我们还没来得及培训呢,您放心,您放心,今天的酒水都由我给您包了,您消消气,我再给您找别的小姑娘!”

雅姐,这个时候劝慰着眼前的客人,尽管他的心目当中对于眼前的这个客人也是非常的不待见的,但是顾客是上帝这个原理她还是知道的。

“那是晦气!不用了,不用了你就好好的调教你的属下吧!我就到对面去,稍微坐会吧,个个的店面都有各个店面的竞争关系,不仅仅有他们这一个会所,对面还有一个刚刚开门的一个大会所,里面的姑娘也是应有尽有,数不胜数!

眼见着这个大客户的流失,雅姐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好,角落里面的人还是背着其他人拳打脚踢的。

只听见阵阵的闷咛声音,角落里的人被这帮人围得水泄不通,但是还能够从声音当中听得出来,她非常的痛苦!

“好了好了,别打了,这人都走了,你们还卖力气有什么用?”

这个叫雅姐的人瞬间发话,让周围这些拳打脚踢的人慢慢的离开了,这才看到,早已经被这帮人打的吐血的人卧倒在地上!

她的脸上胳膊上腿上多多少少都有被人打过的痕迹,看上去很是吓人!

宋疏翡现在浑身都是伤痕,让这个叫雅姐的人也是心头非常疼,但是这个叫雅姐的人并没有对眼前人有多么的疼惜!

毕竟流失了一个大客户,这个雅姐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看着这个倒在地上伤痕累累的人,雅姐再也对她做不出什么事情来,只能吩咐着身后的这些人继续做事情!

“你们几个?把她给压到后仓房去,看她牙口这么好,想必是不太饿,谁也不可以给她饭吃?也不能给她水喝,让她自己好好的反省反省!”

雅姐对着身后的这些人吩咐着,会所里面女子比较多,听从雅姐命令的到站就是这些女子了,把倒在地上的人扶起来!

早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宋疏翡,这个时候再也没有力气跟这帮人硬碰硬了,只能任由着这帮人接扶着自己!

好在搀扶自己的都是一帮女人,他们的手脚都非常的轻,可能是因为可怜这个女人的缘故吧!

这些人的手脚都特别的轻,仿佛害怕把这个受重伤的人给碰疼了!

“这一天天的,到底是给自己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祸害!”

刚刚到会所不到一天的宋疏翡,就因为其中的这些事件已经是遍地鳞伤!

宋疏翡虽然被锁在了仓库里面,但是因为自己不用出去接待这些老男人而开心,但是很快的宋疏翡就坚持不住了!

已经被锁在这个仓库里面有三天的时间了,这三天没有一个人可怜自己,更没有人来给自己送吃的送喝的!

角落里面还时不时的爬出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认识的就只有蟑螂和老鼠,要知道这些东西可是以前最害怕的!

自己居然有一天和这些东西为伴,曾经骄傲的小公主,现在真的可以用悲惨来形容了!

画面一转,落回了仓库里面,仓库里面是坐在椅子上的一个看上去比较高贵的女子,对若角落里那个女人诉说着自己的经历!

“你知道我独自一个人经历了这种挫折多长时间吗?整整七天!在这七天里面,我一粒饭一滴水都没有吃没有喝过,没有吃过!”

宋疏翡这个时候仿佛又经历了那段非常痛苦的往事,从他的神态和语气当中可以听出她非常的无奈,同时也很懊恼!

躲在角落的那个人,听着眼前人的诉说,一时之间心疼的样子,心痛的感觉突然之间涌上心头,可能是在为眼前这个人感到惋惜吧!

这个时候宋疏梨并没有说什么,毕竟现在说什么也弥补不了眼前人的缺憾!

“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终于有人想起了我这么一个可怜的人在仓库里面,进来的是一个看上去岁数不大的小丫头!”

宋疏翡慢慢的又回想起那段非常灰暗的人生,当然,这个小丫头是她灰暗人生当中的一抹色彩!

宋疏翡早就已经饿的不行了,经过了七天的没有进食物喝水,身体早就已经支撑不住了,昏昏沉沉的倒在了地上!

身边的耗子蟑螂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虫子,到处的爬动着,甚至有的都爬到了自己的身上因为被关进来的时候,就遭到了这外面人的一顿顿毒打,再加上这些天没有吃东西喝水,身上的伤口早就恶化了!

“姐姐,醒醒.....姐姐.....姐姐姐姐......

一声声的呼喊从身边传来,隐约间能够听得到身边有人在召唤自己,眼睛早就疲惫不堪,怎么样也睁不开!

“姐姐.......姐姐.....”

声音还在继续,但是不论宋疏翡怎么样的用尽力气,还是睁不开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