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碗到了自己的嘴边,同时里面的东西就这样流了进来,这是水!在昏睡人的感觉中,吞下了这个液体!

在终于感知到这是水的时候,宋疏翡这才大口大口的喝着,咕咚咕咚的直往肚子里面咽“慢点喝,慢点喝.....小心呛着!”

咕咚咕咚的,水终于进入那许久没有进入的管道,嗓子里面早就已经咳的冒烟了,这真的是救命的源泉!

喝完水之后,以为再没有别的东西了,心里面重新燃起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直到一个像勺子的东西,凑到了自己的嘴边。

把勺子里面东西往嘴里面一吸,这才发现,居然是白米粥?这可能是这辈子当中吃过最好吃的白米粥了!

在遇到这吃食的时候,那早就已经饥肠辘辘的人,连忙使出浑身的力气抓着眼前的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慢点吃,慢点吃,当心噎着!”

旁边听上去非常温柔的声音还在持续着,这个声音听上去就非常的悦耳动听,可能是因为她送来了自己最需要的东西吧!

吃光了这些东西,那个已经昏迷了七天的人终于有了力气,这在努力的睁开那浑浊的双眼,想要仔细看看这个帮助自己的人!

映入宋疏翡眼睛里的是一个非常清秀的姑娘,看上去她的年纪并不是很大,青春的脸庞可以看出还是个学生的小女孩!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快......快离开,这里...这里面不是你这么大的孩子能呆的地方!”

宋疏翡对着这个救了自己的人满怀着感激的心情,当她知道这里是个狼窝的时候,就劝诫着眼前的这个小丫头赶紧高开!

在这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这个苦命的小丫头,向眼前的这个姐姐诉说若自己悲惨的命运。

这两个人可以说是同病相怜了,家里面都是风靡一时的贵族之家,一时之间都沦落到现在,这个风尘之地。

可能是两个人的命运太过于相同,让这两个命运相同的人紧紧的拥抱到一起,可能是互相取暖吧!

“你知道我的母亲在哪里吗?我被他们抓来了这么久,一直都不知道我的母亲怎么样了?你在外面听到了什么事情吗?”

这个小丫头进来给她送吃的并不是偶然的,听说有个可怜的姐姐,在这仓库里面没有吃的东西浑身遍体凌伤!

所以小丫头才给她送过来,当然也知道外面的情况!

“你的母亲,好像跟你的父亲一样,把她自己的首饰都给拿走了,同时还向这帮人贷款了高利贷。”

这个小姑娘对若眼前的这个小姐姐并没有隐瞒,因为她知道就算对着她有所隐瞒,以后知道了真相也会特别痛苦的!

“什么?这不可能,那个是我的亲生父母呀,他们怎么能够这样对我?怎么能够.....”

听到眼前的小姑娘这么一说,宋疏翡现在可真的是绝望之际,自己的父亲逃跑了,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抛弃了自己!

还有哪个父母会想自己的父母这样?拿着自己的孩子做抵押,难道他们的心不会痛吗?

宋疏翡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渐渐地体会到了人世间的冷暖,可以说在她的心目当中,再也不相信爱了!

眼前的小姑娘在给自己送完食物之后,悄悄的离开了,在仓库里面的人,渐渐的也想开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

就这样宋疏翡沦陷了,毕竟她要为自己的以后打算!

画面在一转,又回到了仓库之中,仓库之中始终是这两个女人在对立着!

“你知道怎么样讨好那些老男人吗?你知道当他们恶心的双手在你身上游移的时候,我的内心当中是多么的恶心吗?”

这个时候的宋疏翡仿佛越说越气愤,越来越生死力竭的对着眼前的人怒吼着,对眼前人的恨意,可以说是非常的明显!

“本来这一切我并没有贵怪你,当然我也不会想到去恨你,我恨的就是那个不负责任逃跑的父母!”

宋疏翡对着眼前这个名义上的妹妹,诉说着自己的感觉!

“我知道,那个父亲并不是一个好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体会到了这种感觉,但是你现在才明白,一切好像都已经晚了!”

宋疏梨对着自己的这个名义上的姐姐说着这样一段话!

“是呀,可恨的是我知道的太晚了,要不然也不会落入今天这个田地!”

宋疏翡这个时候感慨的说着,脸上都是一种特别痛惜的感觉!

“既然是父亲和你的母亲对不起你,为什么你要来绑架我?我没有对你做什么事情,更没有害过你,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宋疏梨对于这件事情非常的不了解,她觉得这一切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眼前的人为什么这么痛恨自己?

“为什么?哈....你居然问我为什么?”

宋疏翡这个时候因为这一句话,她突然之间大笑起来,仿佛对方说了一件特别好笑的事情!

“为什么?你居然好意思的问我为什么?那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

宋疏翡这个时候的情绪非常的激动,她对着眼前的人是非常咬牙切齿的感觉...

“我在受苦的时候,你居然在那边享清福,公司最后都是你的名字,你还找到了那样完美的老公,要知道我一直喜欢的就是他!”

宋疏翡说出了心目中的恨!

“同样都是他的女儿,他为什么不把你抵押出去?为什么偏偏选择的是我?还有那个人,明明我比你漂亮有身材,为什么选择你而不选我?”

对于这个种原因,宋疏翡特别的不满意,当然,她也特别的不理解,正是因为不满意和不理解,再加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这才让她情绪极端化!

“我不仅仅恨你,我恨你们所有人,恨你们把痛苦加注在我身上,既然我不好过,那么我们大家就都别好过!”

这个时候的宋疏翡语气上可以听得出,想要玉石俱赞的意思,她现在是光脚不怕有鞋穿!

只见情绪化的人,从椅子上慢慢的站了起来,同时从包里面掏出了一把皮鞭,这个鞭子看上去就非常的结实!

宋疏翡紧紧的握住了鞭子的把手,看着躲在角落里面的那个人,脸上是那种得意的笑容,一种老虎不或猎物的感觉!

迈着悠闲的脚步走到了角落里面,高跟鞋在这安静的仓库里面嘎嘎作响,听上去让人感觉到很是烦乱!

躲在角落里面的人,心里面瞬间有一些毛毛的,看着眼前的人拿着鞭子过来,不用想也知道要做什么?

宋疏翡在宋疏梨的跟前停下了脚步,双手在摆弄着手里面的鞭子,同时看着眼前的猎物,她的脸上始终挂着那种非常开心的笑容!

“如果你觉得伤害我会让你快乐,那么你就打下来吧!”

宋疏翡就要动手的时候,就听见角落里面的人突然之间对石自己说着这样一段话,那扬起来的鞭子有一些下不去手!

“你以为,你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就能够让我不对你动手了吗?你真的是太小看我了,现在的我无坚不摧,不管是什么人?我都能够下得去手!”

宋疏翡其实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就不忍心下手了,但是宋疏翡这个时候在心里面告诚着自己!

定要让对方尝一尝,要不然自己会非常的痛苦!

宋疏梨这个时候再也不说任何话,她只是非常安静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其实凭心而论,这个姐姐从小到大并不曾对自己做过太大的伤害,这一切的伤害都是她的母亲,眼前这个人也是个苦命的人!

宋疏梨慢慢的闭上了双眼,仿佛在等待着眼前的人的鞭子挥舞下来,那种表情是特别释然的感觉!

仓库里面是这样的场景,仓库的外面又是另一番的景象!

金溪独自一个人拖着受伤的脚,一步一趋的努力向着前面的高速公路上跑去,心里面始终是那最坚实的信念!

“只要我的速度够快,只要哪个公路上有人?我就能获救,仓库里面的人也能够获救!

快了,马上了,眼前的这个公路越来越近了!”

金溪一边奔跑着,一边在自己的心里面不断的给自己加油打气,同时在急救老天爷,希望能有人在公路上救自己!

“真..真.真.....的,我真的是全国散打冠军的,同时还是跆拳道黑带呢,你不要跟我,我怕...怕...怕.怕....给给你打残了!”

金溪说话断断续续的,让人一听就知道她说的这些都是假话,从气势上金溪就已经是出卖了自己!

“真的呀,哥哥我真的是好害怕呀,少废话,现在你不想跟我打也得打,否则我要你好看!”

其他两个人始终都没有说话,其实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把照相机给夺下来,毕竟这件事情可跟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没有关系!

但是老八不是这样想的,他仿佛非常有兴趣,一边跟这个小姑娘玩耍斗嘴着,同时要马上出手的样子!

“老八,别忘了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既然这个小姑娘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不如把照相机抢过来,放她走得了!”

“是呀老八,这个姑娘本来就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还是放她走吧!我们就不要再牵连无辜了!”

跟着自己二哥的另一个哥哥也劝说着自己,这让本来就在兴头上的,老八突然之间觉得没有那么高兴了!

那种扫兴的感觉油然而生,老八对于眼前的这两个哥哥,早就已经心生不耐烦了,此刻更是这样的感觉!

听到旁边这两个绑匪帮助自己说话,金溪突然之间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的,只要能从这帮人的手中逃走,就能够找人来了!

“是,是.....是呀!这两位大哥说的不错,不如你们放了小女子吧!这件事情本来跟我也没有关系,我只是对于这件事情太好奇了!”

金溪不愧是记者,瞬间脑子里面就想出了想要逃跑的招数,但是这几句话对于刚刚那两个为自己说话的大哥还管用!

眼前这个叫老八的人,早就已经是不耐烦的状态了,之前他转过头来,对着自己的两个哥哥,就是一顿大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