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疏梨对着眼前的这个姐妹,现在也是非常疼惜的心情,她经历的一切自己可能不会感同身受,但是也是可以理解的!

“放手吧?你看看你说的多么的容易,这些事情在我的心里面已经产生了一根刺,不论是谁都拔不掉的一根刺。”

宋疏翡这个时候声嘶力竭的说着自己的痛苦,她非常的想要放手,但是自己的内心能中,又不想这么轻易的放手!

宋疏翡就这样反反复复纠纠结结,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见人都劝说,井没有让她觉得心里好受。

相反,宋疏翡觉得眼前的人是在笑话着自己,自己的痛苦别人没有经历过,她们又怎么会那么了解自己呢?

宋疏翡在自己的内心当中纠结了很长时间,这才下定决心,同时把眼角上的泪水擦干!

“维!”

鞭子的声音在这安静的仓库里面非常的清晰,宋疏翡还是没有闯过自己心里边的那个心结,对着眼前这个人鞭子就重重的挥了下去!

躲在角落里面的人被人突如其来的鞭打,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疼痛的感觉让人忍受不住,只听见她嘶哈的叫了一声!

宋疏翡并没有因为打了一鞭子而感到开心,相反,内心当中还是非常的痛苦和不开心,可能是因为这辫子会下去的太过于轻松!

瞬间让宋疏翡你回到了这种鞭打她人的快感,手中的鞭子越挥越有劲,越打心里面就越 舒服,所以现在是丝毫不留情!

辫子就这样重重的落在了宋疏梨的身上,脸上胳膊上都已经被鞭子打过了,那鲜红的印记在身上,瞬间就开了花!

这价值不菲的衣服,现在也已经是伤痕累累,看着角落里面的人也是非常的疼痛不已!

就在宋疏翡打的特别起劲的时候,大门被人从外面给拽开了,一抹清晨的阳光就这样照进了仓库里面!

这柔和的阳光照映到宋疏翡的脸上,可能是在昏暗的角落里面待了许久,宋疏翡一时之间受不了这阳光的亮度。

抬起自己的手,挡住了这照耀着自己脸上的阳光,同时感觉到一阵风从自己的身边经过,冲到了自己面前的那个角落里面!

耳边传来阵阵的呼唤,这婶婶的呼唤并不是呼唤着自己,二手呼唤着躲在角落里面的那个人!

“璃儿,你别怕,我来了,我再也不会让这些人欺负你了!”

陆逸舟快速的冲到了自己最爱人的身边,看着自己最爱人的身上,现在已经是伤痕累累的样子,双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剩下哪个地方!

看着眼前这个伤痕累累的人,陆逸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宋疏梨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痕。

宋服翡本来现在正在兴头上,背着突如其来的人给打断了,只见她用手把鞭子高高的举过过头,就这样的姿势呆愣愣的!

“小梨,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陆逸舟已经到自己最心爱的人的身边已经好长时间了,但是这个在他怀里面的人始终都是闭着的眼睛!

就是因为宋疏瑶怎么也不睁开眼睛,陆翊这才拿不准,内心的担忧之情能够立马提现出来!

“逸舟你来了!”

宋疏梨这个时候被眼前的人给叫醒了,其实刚刚她并没有昏迷,宋疏梨刚刚只是在思考问题!

因为思考问题太过于投入,所以对于这个突然之间闯进来的人没有一点点的回应!

“是的,

我来了!”陆逸舟非常坚定的语气对着眼前这个心爱的人诉说着!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但是这当中却包含了陆逸舟对于宋疏梨的那种失志不渝的爱!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你一定不会放任我被别人欺负的,在我的心里面坚信着一定会来救我的!”

宋疏梨微笑着对着眼前的人诉说着,在她的内心当中确实是一直相信他回来拯救自己的陆逸舟听老宋疏梨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他的心也是狠狠地一揪揪的,但是还是安慰着自己怀里的这个小女人。

“是呀,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用尽我最后有的力气,哪怕付出我的生命也会去保护你找到你!”

这个时候两个人互相诉说着情话,这让在仓库里面另一人看上去十分的尴尬!

宋疏翡右手拿着鞭子,正对着这一对用至深的恋人跟前,从他们的感觉还有态度上就让宋疏翡非常的不满意!

同样都是同父的姐妹,凭什么这个妹妹就可以得到这么美好的爱情,然而自己却什么也得不到!

“哈哈......还真是一对啊!”

宋疏翡看着眼前相拥的两个人,她突然之间大笑出声,对着两个人说着话,那语气可是非常的绝望!

两个相拥的人,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仓库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听到了这个声音,陆逸舟可以说是非常的生气,毕竟是这个声音的主人绑架了自己最最心爱的人!

由于陆逸舟冲进来的时候过于着急,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时间看见这个行凶的人,在他的眼睛里面只能够看得到自己的小娇妻!

抬起头来,居然是这个可恶的女人,陆逸舟的脾气当时就火起来了,想要马上冲到这个该死的女人的身边,给她几巴学!

虽然男人打女人确实不够绅士,但是当陆逸舟看到了自己女人被人家打成这样,这个时候就不要管绅士不绅士得了!

但是奈何自己的手臂里面躺着自己最珍爱的爱人,贝爱欲这样才没有冲上去给眼前这个女人一巴掌!

“你还有没有人性,她可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妹的亲妹妹,你怎么能够忍心对她下手呢?

他可从来都没有伤害过你!”

陆逸舟这个时候只能是非常严厉的质问着眼前的这个坏女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怎么样也不理解!

“亲妹妹?哈哈哈.....好一个亲妹妹,我在受苦的时候这个亲妹妹在哪里,她在忙着和你亲亲我我。”

宋疏翡仿佛听到了什么特别搞笑的事情,对着眼前这两个人就是哈哈大笑,同时在诉说着自己的悲哀!

“同样都是一个父亲生的女儿,凭什么他在那边享受着荣华富贵,而我却要卖身还钱,替我们那个人渣父亲还债!”

宋疏翡声嘶力竭的喊着!

“那是你父亲的原因,你不能够把这一切都加注在她的身上,她没有错,你没有权利这么对她,这对小梨不公平!”

陆逸舟为着自己的小女人辩解着,同时想要把眼前的这个女人给说清醒了!

“公平,你居然跟我讲公平,同一个父亲签的债,没有什么就让其中一个女儿偿还,本来我跟她一样还有个大好的青春年华!”

看着对面的两个人用不可理喻的眼神看着自己,宋疏翡这个时候是特别伤心难过的!

“看看,这就是我身上受的伤,这就是那些畜牲对我做的事情,我一个天之娇女突然之间掉落到尘埃里面,老天对我公平了吗?”

宋疏翡这个时候的情绪非常的不稳定,见到自己怎么样也说服不了对面的两个人,宋疏翡突然之间把脖子上的围巾给解开了!

宋疏翡姐姐把身上的外套大衣给脱掉,在把里面的衬衣也给脱掉,她的身体展露在众人的面前。

原本应该保养的精致的细皮嫩肉,现在大大小小的错落着很多的伤痕,有鞭子抽的,还有其他不同的刑法制造而成的伤痕?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所承受的所有,难道这一切对我就公平吗,难道我连恨她的权利都不该有吗?”

“你可以有恨人的权利,但是你不能无缘无故的痛恨着着无辜的人!”

顾程远早在宋疏翡脱衣服的时候就赶到了,只不过他一直没有说话,看着眼前这个冥顽不灵的女人,他才开口说话。

“你好宋小姐,我是Z市最高长官,你现在身上背负着命案,同时还有绑架他人的案子,我们警方正式的速捕你!”

顾程远对着眼前的人说着自己的身份,同时列举出了眼前人的几大罪证,代表这个城市最高长官抓捕这个犯人!

“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将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顾程远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了,但是顾程远每一次说都是神灵活现的,这个时候才是所有事情结束的时候!

“哈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明明我才是那个最大的受害者,为什么为什么呀!”

宋疏翡听到眼前的警察怎么说着,她突然之间大笑出来!

“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在帮着她,你们所有人都在帮着她说话,她究竟哪里好?她值得你们这么多人对她好吗?”

宋疏翡指着宋疏梨,她的语气里面可以听得出对于眼前这个人的妒忌!

“她值得,值得所有人都对她好,因为你们两个人就是两种人!”

陆逸舟突然之间说话了!

“因为她不会把自己的怒火迁弄到别人的身上,更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去伤害别人,这就是你们两个人之间最大的不同!”

陆逸舟淡淡的诉说着宋疏梨的优点,同时也想让眼前这个暴怒的女人能够回头,但是他低估了女人的嫉妒之心!

“是吗?哈哈哈.-..”

宋疏翡眼角的眼泪早就已经滴落下来,同时也是哈哈大笑,在她的心里面始终都没有想明白这些事情!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本来我想就我们两个人安安静静的解决这些恩怨!”

宋疏翡大笑过后,现在是非常平静的状态!

“但是你们两个却突然之间的闯入进来,那这一切就不要怪我了,就让我们一起同归于尽吧!”

宋疏翡突然之间变得阴狠起来,同时把腰间的长裙一把撕开,绑在腰上的东西让大家伙大吃一惊!

只见宋疏翡那腰上围若炸药,同时右手从衣服的兜里面掏出了一把遥控器,大拇指立在那个红色的按钮上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