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这么多人关心关爱着自己,内心当中突然之间感觉到暖暖的!

“他们两个是应该的,要是不及时的救回你,我肯定跟他们两个人没完!”

陆逸舟程橙可能是不能做什么,但是顾程远可能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毕竟谁叫他喜欢这个大橙子呢!

“好啦好啦,你看我这不是安安全全的在这里吗?你就放心吧!”

宋疏梨安剧着眼前的好朋友!

“哎呦,干妈你怎么跑的那么快呀,这些东西全都给我们拎着了,害的我们在后面怎么样都追不上你!”

这个时候三个可爱的小朋友才追赶上,对于这个风风火火的干妈,他们也是非常的无可奈何!

在这三小只的身后是顾程远,只见他的手里面拿着好多的果篮,同时还有一个保温饭盒之类的。

“这一天一夜你肯定是没有吃东西吧,这些大男人这么粗心大意,我在想你肯定是没有吃,所以特意为你熬了点粥,你先凑合吃一点!”

程橙从顾程远的手中夺过了饭盒,没有理会他手上的其他的东西,转过头来就找桌子!

程橙的手艺真的是没的说,就连这普通的白粥都叫她做得非常的好吃,整整一保温盒的粥,被宋疏梨一个人给吃的精光。

程橙的脸上终于挂上了笑容,要知道从那冲进来的时候开始,程橙就没有笑过了!

吃完粥,这些人才在病房里面找到位置坐了下来,三小只坐在左边床跟前的凳子,程橙独自坐在右边床前的凳子上!

顾程远就安静的站在程橙的身后,安安静静的听着眼前这些人说说!

“听说是你那个同父异母的亲姐姐绑架了你?”

程橙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听顾程远说过了,但是还是不可置信问着自己的好朋友!

“嗯,是她!”

得到好朋友对于自己肯定的回答,程橙现在的心情是非常愤怒的,只见她破口大骂出来。

“这个天杀挨千刀的,你可是他的亲妹妹他怎么忍心对你下这狠手,还找人绑架了你,要是被我遇见这个人,肯定手撕了她!”

程橙独自一个人骂的很是起劲,这个时候她身后的人突然之间推了推她的肩膀,想让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干嘛?”

被身后人突如其来的推了一下,程橙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她这骂在兴头上,突然之间被身后面的人阻止!

怒火直接就冲着身后的人发了!

“怎么回事,我说她你不高兴了,没看出来呀,你们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怎么这件事情我不知道呢?我这么说她你心疼了呗?”

“不是,我压根就不认识她,何来的心疼的说法,你不要在这里胡乱说话!”

顾程远特别无奈的对着眼前的这个喋喋不休的女人说着。

“那你还不让我说,我看你就是心疼了,你不让我说我还偏说,就是个挨千刀的,让我遇见她非趴了她的皮!”

程橙现在非常的生气,尤其是被别人打断了之后更加的生气。

顾程远生气的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女人,他生气的转身走出了病房,顾程远害怕自己一生气,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所以才离开了病房,站在走廊里面消消火!

病房里面坐在另外一边的三小只,他们同时看向自己的干妈,同时一起都摇摇头,仿佛对于自己的干妈有着说不尽的说法!

“你以后,可能是再也见不到她了?”宋疏梨这个时候非常你落的说着这样一句话,让那碟喋不休的人突然之间停了下来,等

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好朋友,等待她说下去!

“她......她....已经死了!”

宋疏梨再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说话断断续续的,仿佛一日之间爱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病房里面现在是静悄悄的。

酒店刚刚那个喋喋不休的人都停止了!

.....

三天之后.....

在这个城市的一角一个殡仪馆当中,一大早晨就来了一些人,一个看上去有些虚弱的女子跪在这这牌的前面。

在她的身前,跟她面对面的是这个殡仪馆的主持司仪,上面画圈里面是一个大大的照片,里面是一个看上去笑的特别灿烂的女孩子!

她就这样在这灿烂的年纪魂归天国了,跪在地上的这个虚弱的人就是宋疏梨,她坚持着要给自己的姐姐去办这场丧礼!

还记得那天在医院里面,自己提出想要给自己的姐姐举办这场丧礼的时候,自己的好朋友都是非常的反对!

“你有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她还这样子对你,把你给折磨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你怎么还要给她办理丧事呢?”

程橙非常不理解自己的好朋友这样做的原因,她可是对于这个绑架自己好朋友,给好朋友施加酷刑的人特别的恨。

没有给她鞭尸就不错了,现在居然还要给她办理丧事,说什么她也是不同意的!

但是当时是宋疏梨这么说的!

“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名义上的姐姐,除了父亲母亲和外公以外她是和我有血缘关系最亲的亲人了,我不给她办理谁给她办理呢?”

宋疏梨对着自己的好朋友解释着,同时也希望自己的好朋友理解自己!

“更何况她现在人已经死了,既然人都已经走了我们还纠结这些干什么?就当是我竞争最后一次情分吧!”

画面再一转到跟前,前来吊唁的人没有几个,也就是这么几个人,要不是宋疏梨坚持着去办这场丧事。

可能宋疏翡现在的尸体就在公安居的藏尸房里面冰冻着了,这也算是给她一个安宁的未就这样宋疏翡被火化了,变成了一堆粉末装进了盒子里面,宋疏梨在这个城市最有名的来吧!

地方买一个墓地。

抱着骨灰盒走出了殡仪馆,天空下起了细微的小雨,紧接着雨渐渐的大了起来!

坐在车子里面的宋疏梨,看着这下着雨的样子,突然之间脸上展现出了笑容,在她的脑海当中想起了老人曾经说过的话!

“要是家里的亲人离开的人世,在火化的那一天,如果天空下起了雨,那就证明这个人现在过的很好,同时也保佑着自己的家人!”

宋疏梨想着,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的姐姐现在很幸福,在遥远的天国祝福着自己,保佑着家人。

两个姐妹是不是就是言归和好了。

这场雨并没有停下来,一直下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美好的一天在这美好的清晨又开始了,宋疏梨在陆逸舟的陪同下已经养伤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

一直都忙碌的她,现在突然之间闲下来有一些坐不住了,这个时候她迫切的想要外出,但是陆逸舟担心她的身子吃不消,所以一直不同意她出去!

终于在陆逸舟公司那这些高层们不断的催促下,这才离开了一小会儿,当然还是在宋疏梨不断的劝说下!

这次失踪的事情给陆逸舟紧紧的上了一堂课,让他的注意力时刻能在这个家庭上,不仅仅是保护自己妻子,还有可爱的儿子们!

就在陆逸舟离开后的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宋疏梨终于是坐不住了,这些天一直都在床上躺着,早就想下地活动了!

宋疏梨独自一个人离开了房间,慢悠悠的从楼上溜达到了一楼,想要进入厨房当中,为这些人烹饪美食!

孙叔身为这个家里面的管家,自然是每一样事情都上手的,孙叔这不现在就在厨房当中,教导着这做饭的人!

“盐少放一点,那个鸡精也少放一点,酱油也少放一点,哎呀你倒是少放一点呀!”

孙叔看着眼前这个做饭的人,往汤里面放了好多的油盐酱醋,忍不住的出声阻止这个人,让这个人少放一点!

“少夫人,这次受了伤,现在的身子很是虚弱,我们现在给她炖的这个乌鸡汤,就是要给她补身子用的。”

孙叔对着眼前这个人解释着这个汤要给谁喝,平常人他是不会管理厨房这些事情的。

毕竟术业有专攻,这帮人都是各司其职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亮!

“虽然现在这个汤是给少夫人补身子用的,但是医生说了一切要以清淡为主,这里面不要放太多的调料。”

孙叔对着眼前的人,是各种的不放心,插在他的身后就这么认真地观察着这个人,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孙叔看在眼里。

“哎呀,孙叔我知道了,我知道少夫人现在是身体虚弱,我这不是正在给少夫人炖着汤吗,您老放心,我一定会少放的!”

眼前的这个厨子,对着身后这个喋喋不休的人保证着,同时手里面的活也没有放松!

“好好好,我知道啦,你就赶紧做你的汤吧,一会儿少爷和小少爷们就该回来了,快点做吧啊!”

孙叔一边对着眼前的人说着少放这少放那,同时还在催促他。

“少夫人?”

转过身子,突然看见站在厨房门口角落里面的人,孙叔大声的叫了出来!

这一声大叫,吓坏了孙叔身后的这个厨子,本来以为这个老人家已经离开了,但是没想到还在这里吓唬自己。

“哎呀我知道了孙叔,你老就别催我了,您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我有分寸的,您....少夫人?”

这个小厨师一边说着话一边忙着手中的活,等到这些东西都吓到了锅子里面,这才转过身来,想要把孙叔给推出厨房!

但是没想到,少夫人居然站在厨房他门口,他们两个人去我是同样的态度,对着眼前的人称呼着!

还是孙叔提前反应过来,之前他特别担忧的对若眼前的这个少夫人说若!

“少夫人你怎么下来了,少爷刚刚出去的时候特别吩咐我们,让我们一定要好好的照顾您,让你在床上好好的躺着,不要下来行走。”

孙叔向宋疏梨说着自家少爷刚刚离开的时候,对自己咐的事情,同时催促着眼前的这个少夫人赶紧上楼休息!

“孙叔,您不要跟逸舟一样太担心了,我这身子早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在床上躺着实在是太无聊了,躺的我四肢都快要退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