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正在仔细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那个吴董坐在沙发的正中央,也是这帮人的主心骨,吴董坐在正中间的位置闭目养神,旁边人都在叽叽喳喳的说着!

“好了,你们都已经这么大的岁数了,难道不知道祸从口出这句话的意思吗?被有心人听到了,还以为我们胁天子已令诸候呢!”

这个人俨然就是大家的主心骨,之前刚刚还特别吵闹的办公室,被这个人一说,突然的就安静了下来。

“这么长的时间我们都已经等了,也不差这最后几分钟的时间了,刚刚他的助理不是已经下楼了吗?相信很快就上来了,我们耐心等待吧!”

这个吴董把一件事情都已经洞悉的很明白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悠闲的坐在总裁的办公室里面。

陆逸舟和穆林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已经站了很长时间了,里面这些老董事们的丑态,他们俩个人全都看在了眼里。

“总裁?我们不进去吗?你听听刚刚这些同事们说了什么?真是想想都生气!”

穆林只是简单的听着这些人说着的话,他就已经是非常的气愤了,再转过头来看向自家的老板,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

难道这些人刚刚说的不是自己的boss吗?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但是不可能呀?自己的耳朵好像没有毛病呀?

这正是穆林对于自己老板的佩服之情,这种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境界,真的不是他们这种平常人能够做的出来的。

“不好意思让一让,你们挡道了!”

就在两个人仔细观察里面的情况,然后突然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同时对着他们两个人说着!

吴董和这些腾飞集团的董事们,在总裁办公室里面焦急的等待着,等待若他们现在这个名义上的总裁,--陆逸舟。

这些董事们一个个的都是心怀鬼胎,每个人的表面上是心急如焚的样子,实际上他们每个人想的事情都不一样!

吴董身为这些人的主心骨领头人,他的想要得到的东西更多,虽然表面上他是吃斋念佛的,天天总是把佛家的佛语挂在嘴里!

但是这些人当中也就是这个人最为贪心得了!

现在的吴董是除了陆逸舟以外,第一个公司里面持有股份的第一人,可以说没有总裁的腾飞公司,吴董就会是腾飞集团的最新掌舵者。

吴董的面前唯一阻碍他的人,现在只有陆胡川了,对于这个现在一直阻碍着他的人,说不着急那是不可能的。

总裁办公室里面这些人各有各的鬼胎,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丑态已经被站在门口的两个人一一的看在了眼里。

在门口的两个人并没有着急进入到办公室里面,尽管他们两个人已经在外面站了很长的时间了,但是还是非常有耐心地观察着屋子里面的动向。

“不好意思,麻烦你们让一让,你们两个人挡着路了。”

就在这两个人在总裁办公室门口偷偷的听着里面人说话,突然之间被身后面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到了。

陆逸舟还好,总是喜形不于色的他,虽然内心当中也着实被这个陌生人给吓了一跳,但是他并没有像自己的助理那样一直拍若胸脯!

有的对比才能看得出来他显山不露水的本色!

“哎呦,真的是吓死我了,吓死了吓死了!”

穆林的胆子其实说不上非常的胆小,但是也是突然之间被后面说话的声音给吓到了,可能是想着事情太过于投入的原因吧!

“不好意思让一让!”

身后这个人仿佛没有体会到眼前这两个人被自己吓了一跳,反而还是在催促着前面的两个人让一让。

坐在屋子里面的人,听到了门口的声音,他们早就已经看向了门口。

董事们只见总裁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缝,那平常是西装革届的总裁就站在门口。

刚刚说着总裁坏话的那些人,现在突然之间为自己说的话有一些后悔,自己说的话到底被听到了多少,他们也不知道!

所以这个时候在办公室里面的人都鸦雀无声的,一个个的都关注着总裁办公室门口的这一场景。

陆逸舟再一次听到这个陌生人说话的声音,同时让开了身子让这个人进去,还慢慢的把门给打开了!

这个自称是孙总的人,看到前面的人为自己让了路,随口对着前面两个人淡淡的道了一声谢,然后这才迈步向总裁办公室里面走去!

陆逸舟在孙总进入到办公室里面的时候,突然之间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助理,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来他也是非常的吃惊的。

秘林现在已经被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现在的他正在努力地缓和着自己被惊吓到的心情,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到自己老板的询问的样子!

陆逸舟看到到穆林这个一副被惊吓的样子,一直都在等待着他回答着自己的问题!

“陆总裁,您在门口站着干什么呀,还不快快的进来,这可是你自己的办公室呀,难道是让我们这些人反客为主吗?”

这个说话的人当然不是办公室里面的这些人,他们这些人早就因为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些懊恼,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正是因为他们没有说话,这个说话的人就显得有一些特殊了,穆林穆助理站在自家老板的身后,一副呆呆的样子也不是他说的话!

陆逸舟,从进入公司开始就没有怎么说话,这么多人一筛选下来就只利下那个自称是孙总的人,说这话的人也确实是他。

他都已经迈进了总裁办公室里面了,突然仿佛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这才转过头来对着陆逸舟说着这种玩笑话!

陆逸舟已经从吃惊的表情中久久的不能自拔出来,眼前的这个人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更不用说是认识了!

但是这个人却能够认出自己的身份,可见他是做足了功课,要么就是对集团有威胁性的人!

“我也是想要进来的,这个刚刚给您先让了位置吗?正所谓远来的都是客,身为主人我怎么能够急慢客人呢?”

陆逸舟虽然是年纪轻轻的,但是在这鱼龙混杂的尔皮我诈的商场之中,已经涡旋了这么长的时间了。

他立刻从吃惊的现象立马变得高冷人设,对着眼前这个陌生人可谓是对答如流!

“去给这位孙总还有董事们准备茶水!”

陆逸舟立马反应过来之后,推了推眼前的穆助理,让他去给这些人湖茶倒水!

“请!”

陆逸舟对着眼前的这个人,态度上是十分尊敬的。

落里面,这让诺大的办公室看起来有一些拥挤!

吴革还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的上面闭目养神,看上去好像没有这些董事们那么紧张的心情。

不过也是,在没有这帮董事们支持自己的情况下,吴董自己的股份就已经直逼集团第一人的股份了,这个时候他更是稳如泰山了!

陆逸舟平常日给这些人的样子就是冷若冰山,时间长了公司里面所有人都对于这个冷若冰山的总裁是非常惧怕的心情!

当然这些集团的老董市们也是这样的心情,其实他们这些人也就是嘴头上说的那么欢,实际上每个人都是胆小如鼠的样子!

“亲爱的总裁大人,您老可终于光临公司的,可真是让我们这些老一辈的董事们等的很是着急呀!”

既然这些董事们都特别害怕,那么总是会有不害怕陆逸舟的人,当然这个人就是那个一直云淡风轻的吴董了。

对于这个年轻的后辈,他可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吴董,身为集团里面第一董事,难道你的职责不应该是在集团董事不在的时候,好好的领导着集团这些人么?”

陆逸舟带着三分讥笑、四分薄凉、还有五分漫不经心,对着这些有异心的董事说若,对于这些人他肯定是没有好的脸色的。

“陆大总裁这才说的严重了,身为集团的一份子肯定会在总裁不在的时候好好管理着集团,毕竟集团有事情我们也难辞其咎!”

吴董声情并茂的对着眼前的这些人诉说着,那些已经躲在角落里面心虚的人,他们瞬间因为这句话渐渐地硬气起来。

“是呀,为了集团我们这老一辈的人都用了很大的力气,关于集团的事情我们也是有发言权的,毕竟这集团并不是那么容易崛起的。”

听到吴董事说完,那躲在角落的看上去胆子有点大的一个董事说看,现在他的胆子可以说是挺大的了!

“是呀!”

“是呀!”

1a....

这些看上去胆子小的董事们在听到了这领头人的诉说,本来胆小的心情慢慢的大了起来在经过这边其他人那么一说,更是肆无忌惮的,对着陆逸舟也没有刚开始的胆怯的心情!

那个自称是孙总的人,在进入总裁办公室之后,他慢慢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从他的表情上面看不出什么来!

总裁办公司从刚开始的闲哄哄的,现在却变得安静异常,对于董事们的质问还有谴责,陆逸舟根本就没有在意。

董事们说的话,陆逸舟并没有及时的谴责,他只是安静的观察着这些人,同时也是观察着这个看上去特别神秘的孙总。

所以办公室里面没有了声音,这些董事们一个个的表情都是特别夸张骄傲的,因为他们觉得眼前的人并不能反驳他们。

这也就是他们现在为什么这么露张的原因!

“咚咚....”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总裁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同时还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板,各位董事们茶好了,请各位董事们慢用!”

穆林特别公式化的给这些名义上的董事们要倒茶水,然而被旁边的人突然之间制止住了。

“穆助理,这茶你就不用倒了,相信现在我们任何人都不能够安心的喝下去,可能还要麻烦你把这些茶都端到会议室去!”

会议室里面被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音和倒茶的声音给打断,这些人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当中谁都没有说话。

这个突然之间插进来的话看上去非常的有礼貌,这些平常是看见自己就是一副趾高气昂的董事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