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助理心里想着:这些老董事们从来都不会对着这个所请的助理有什么好的面子,更不会说麻烦了这样的字样。

别说自己了,就连自己的老板也从来没有得到过他们这么尊敬的称呼。

这帮老人总是倚老卖老的在公司里面混吃混喝,还美名其曰的觉得自己有多么的能干。

这个说话的人并不是这些董事们其中的一个人,因为他们不会用这么礼貌性的用语来麻烦自己做事情。

在这些薰事们的思想当中,助理就是家里面的下人和佣人,助理可以管理他们一切的事情,拿着微薄的薪水做着各种最累的活。

当然这一切只是针对于这些老董事们的助理,跟着陆逸舟这样的老板,穆林可以说是非常的舒心满意了。

既然不是这些董事们所说的话,更不能是自己老板对自己说的话,那么就只剩下那个刚刚进来的孙总。

穆林转过头看着自家老板的意思,就在等着自己老板对自己点头示意。

陆逸舟其实本来也是想要到会议室里面去解决的,毕竟总裁办公室里面坐着这么多的元老级人物,一帮人闹哄哄的确实挺烦人的!

会议室里面就不一样了,里面宽散明亮,每个人都坐在桌子的跟前,可能还会稍微的有顾忌一些。

陆逸舟在这个自称孙总的人说完这句话之后,看到了自己的助理看向了自己,这才微微的点头同意了他们的说法。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穆林把刚刚泡好的茶壶,从总裁办公室的小茶几上面端了起来,转身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穆林向着总裁办公室的对面,一个看上去特别大的会议室里面走去,期间都没有问这些公司所谓的董事们的意见。

穆林走出了总裁办公室之后,这个自称是孙总的人对着身后的这些事们微微地笑了笑,然后再对着他们说着。

不知道这个人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明明总裁办公室里面没有人抽烟,可他还是说这里乌烟瘴气的。

瞬间让身后的那些董事们一个个的都吹胡子蹬眼了,刚要反驳的时候,那个人就已经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既然都已经决定了在会议室里面解决,陆逸舟这个时候也跟着前面的两个人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一点都没有理会身后这些老董事们的意思。

“这是怎么一回事,从哪里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这些董事们见到总裁他们都离开了总裁办公室,一个个的都围着吴董的身边,等待眼前人拿主意。

如果没有这个主心骨的篡夺,他们可能到现在都能安安心心的做着集团的董事,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那种雄才伟略的才干。

“这个人好像是突然之间冒出来的,我们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一会进去都看我的眼色行事。”

吴董看着身边这些没有主见的人,他内心当中也是非常的生气,但是现在还需要这帮蠢人的帮助,所以他压住了内心当中的愤怒。

吴董内心当中只希望,这些蠢才们不要耽误了的自己谈判,要不然一切的准备都拜拜的准备了。

所以他嘱咐的这帮人进去之后听他的指挥。

其实吴董是现在想的有点多了,这些本来就没有意见的软柿子们,一直以来都是听从他的调配和眼色。

这些一直都没有主见的董事们,都一个个的像墙头草一样,所以说吴董事现在就是想多了,可能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陌生人。

让本来胸有成竹的吴董事有一些胆怯了,所以他才再去会议室的路上嘱咐着这些没有主见的人。

“好,吴董您放心吧,这一路下来我们什么时候不看你的眼色行事了,我们一定会紧跟你的脚步听着你的答案!”

一个看上去好像是这些董事当中年纪最小的人,他溜须拍马的非常的顺溜,好像平常日总是做一样。

吴董再得到这帮人肯定的答复之后,努力的平复了一下那非常愤怒的心情,还有喘喘不安的情绪,这才大步的带领众人走向会议室。

36层楼的会议室并不是集团当中谁都能够进来的,可以说在每个楼层当中都有一个大型的会议室。

根据这个楼层的人数,公司特别按照每个人20平方米的距离建造了这大型的会议室,毕竟所有的会议都在会议室里面举行。

36层楼的这个会议室平常日很少开放,毕竟董事们现在都年纪大了,他们所隶属的部门都已经交给年轻人打理。

董事们只要管好自己手里面的股份就可以了,一年365天他们有一天在公司就已经是奇迹了,所以36层楼的这个会议室开放的很少。

尽管开放的次数特别的少,但是清洁阿姨们都没有松懈自己的工作,每一个办公室办公区域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穆林是最先来到这个会议室里面的,在这些人还没有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每个座椅的跟前放上了杯子。

杯子里面都倒好了茶水,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会议室的桌子上,会议室窗户跟前还有一些花花草草,这是为了绿化办公室氛围!

紧接着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最先走进来的是孙总,他迈着悠闲的脚步走到了主做的侧边第一个位置坐下。

全程没有问任何人的意见,穆林看到了他的做法,并没有制止他,反而是凑到他的跟前,询问着还需要着什么。

可能是秉承着来者都是客的原则吧,再得到眼前这个孙总微笑地回答之后,穆林这才站到了主座的后面。

再进来的就是陆逸舟了,毕竟他是第三个从总裁办公室走出来的人,笔身后面这些喃喃自语的人还是要快的。

各位老董事们陆陆续续的都走进了会议室里面,各自找准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坐了下来,这其中只有一个人站在了子的后面。

吴董看着自己的位置被人家占了,他的心里面也是非常的愤怒,但是这个时候他并没有发怒,可能是心情好的缘故吧!

“这位孙总,我不知道你是谁邀请来的,也不知道你跟我们腾飞集团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你坐到了我的位置上,是不是有些不妥当啊?”

吴董这个人虽然一直都在吃斋念佛,但是她心里面的那种名利之心特别的沉重,否则也不会想要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是呀,你究竟是谁请来的?我在集团里面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你这样的人物存在,集团内部的会议你不能够参加,还情您赶快离开!”

刚刚那个看上去是这些董事当中特别年轻的那个人,一直都在拍着吴董的马屁,这个时候他怎么能够对这件事情置之不理呢?

陆逸舟早就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了,身为腾飞公司的总裁,他肯定是坐在正中间的主位上了,就等待着这些老人坐好位置!

这个时候他并没有插进这些人的话来,因为他的内心当中也对这个孙总产生着怀疑的心情,想要看看他究竟会怎么样做!

“是呀,我确实没有你们谁邀请而来,我只是一个旁听的,实在不好意思占领了您的位置!”

这位孙总首先确定了自己不是被谁邀请来的,同时声明了自己只是来旁听的,然后才对着眼前的吴董轻描淡写的道了一声歉。

但是他并没有站起来离开这个座椅,还是非常悠闲的陪着手里面的茶,仿佛在这个位置已经根深蒂固了。

“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不赶紧让开,你可是占了我们首席董事的位置,你一个旁听的有什么权利,快点让开!”

那个拍着吴董马屁的人现在是一脸愤怒的样子,他斥责着眼前的这个孙总,让这个孙总赶紧离开那个位置。

孙总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话语,只是把茶喝进了口中,慢慢的闭上眼睛闭目养神,仿佛对于这个茶特别的喜悦。

“刚刚那个小穆,这个茶水还有没有了,来了这么半天一直都没有喝上水,真是渴死我了,再给我来点茶水好吗!”

孙总口中的小穆当然就是穆助理了,站在总裁身后的穆助理,在得到自家总裁的确认之后,连忙端起茶壶给这位孙总倒茶。

“谢谢你啦!”

孙总这个时候也是非常教养好的道谢!

“这诺大的腾飞集团好像对待客人有一些问题呀,要是外面的人知道的这些问题,会不会觉得这个集团是浪得虚名的!”

孙总慢慢的喝着桌子上的茶,突然之间慢悠悠的说出了这样一段话,这让刚刚咄咄逼人的董事们一个个的都安静下来。

一个诺大的集团的待客之道就是集团的面子,不可能让这些客人到外面去说集团里面如何都不好,已经面子上没法搁下去!

“哈哈...既然这位孙总喜欢坐在这个位置,那就让给他得了,我坐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大家何必生气呢?”

吴董这个时候出来装作老好人,一边安慰着这帮董事们的心情,一边努力压下自己心里面的那个愤怒。

虽然吴董是这么说着的,但是他并没有要走到后面的那样的动作,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坐在第二位的董事。

这个坐在第二位的董事,他一直都坐在一边看着这边的热闹,因为不会说话,他一直都在一边看着眼前这些人吵吵闹的。

吴董本来就被别人抢了自己的座位事件而耿耿于怀,在看到旁边这个没有眼力见的人,现在他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的差劲。

吴董非常严厉的眼神,他看向的坐在第二个位置的董事,看着这个不会来事的人心情可以说是非常的糕。

这个看热闹的人,仿佛没有意识到火发到了自己的身上,还在一边坐着,他沾沾自喜的看着眼前这些人吵来吵去。

要不是坐在第三个位置的人推了他一把,他很有可能会遭到吴董的重骂,这么大岁数的人站在后面,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人给他让座。

吴董早就想要发火了!

“您老请坐,请坐请坐!”

看到身后面这个人特别严厉的眼神看着自己,坐在第三个位置的这个董事,连忙的站起来让座,然后走到了最后面的座位坐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