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那个拍马屁的人现在突然之间又说话了!

“是吗?那请问你们现在转给吴总手中的股份已经积攒了多少了?”

陆逸舟面不改色的问着这帮董事们!

“老夫不才,经各位董事们的信任和提拔,现在手中已经有腾飞集团38%的股份,已经超过了你的股份,现在我有权利争夺位置了吧?”

吴董早就已经等的不可耐烦了,终于等到了他们把这件事情说在了刀刃上,他这才迫不及待的说出了口。

“那我还真的是没有超过你的股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这腾飞集团.....

陆螺川并没有跟眼前这些人努力的辩驳着什么,既然事情已经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在跟他们辩驳也没有什么用了。

“谁说的?陆总裁还是腾飞集团的最大股东,我将无条件的支持他!”

腾飞集团的36层会议室里面,陆逸舟和这些高层董事们并没有辩驳,反而是一种随着他们胡闹的意思。

吴董坐在第二个位置可以说是非常的开心,被人把自己的位置给抢了,刚刚你心情可以说是非常的不高兴。

现在,看着眼前这个黄毛小子一点都没有反驳的样子,看到了自己即将要坐上腾飞集团的总裁兼董事长的位置。

这个老头可以说是非常的开心的,刚刚还是一脸的不愿意,脸红脖子粗的样子,现在这个老头子从他的眉眼当中也可以看出非常的开心。

距离那个位置越来越接近了,这个名利心特别重的人,现在当然是非常开心的时候了,唯一的阻碍即将被扫平。

“是谁说陆总裁的股份没有其他人多的?这件事情可真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呀?”

突如其来的声音,可以说是打断了吴董的一切想象着美好的权利,江山睡手可得,却突然之间被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会议室里面静悄悄的,这些董事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桌面上的事情瞬息万变,这个说话的人大家这才慢慢注意到。

那个看起来就特别不好惹的孙总,坐在第二个位置声音洪亮的概括了整个会议室的每一个角落,想让人听不到都很困难!

“是吗?那您说说为什么股份最多的人不能够成为集团的董事长,那种股份低的人可以霸占着董事长的位置,我们还不能够反驳他?”

坐在孙总旁边的吴董,在旁边人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是谁了,毕竟他就坐在发言人的身边,想不知道都困难!

吴董仿佛没有什么话说的一样,旁边人的质问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个时候他非常的安静。

仿佛刚刚会议室里面说着话的人,不是这个人一样。

这么多的董事他们现在可以说都是吴董的心腹,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帮助这个一直没有帮助过的总裁呢?

没有得到回答的吴羊,现在脸上是盛怒的状态,他的手不断的敲打着桌子,在安静的会议室里面声音是那样的清楚明晰。

眼前这个孙总一直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这在这个行业当中是从来没有的现象,可以说在这个行业当中打拼了这么多年。

吴革的那张脸早就已经被无数的人认知了,哪一个人看到他不会恭敬的道跟前尊称声吴老?可以说那真的是风光无限了。

这个时候墙头草随风倒拍马屁的人,他们也一个个的站了出来,这个时候体现他们才能的时候出现了,一定要把握好时机!

最大的拍马屁的还不是那个看上去年轻的董事,他是这些懂事当中年纪最小的,也是这些董事当中最能说话的人。

“这位孙总,我们腾飞集团内部的董事们的会议,让你一个外人在这里旁听已经是我们吴董大人有大量了!”

这个拍着马屁的人还不忘记拍着吴董的马屁,这个眼前这个孙总可以说是态度非常的不好,同时还在骂着这个孙总。

“众所周知,不管是哪个大型或小型的企业,里面都是股份持有最高人才能够坐上董事长的位置,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既然有了领头羊站出来不害怕,那么这些看上去胆小的董事实际上内心却是大胆的,其中有一个岁数也是比较年轻的董事说了话。

“哈哈哈,看来你们集团的规律,还是掌握的挺好的。”

面对这些人的质问,孙总好像从来都没有把这些人当过一回事,他的心情还是非常好的,这种喜形不于色的态度。

孙总的态度让这些董事们有一些琢磨不透,这些董事们表面上看上去都是胆大的人,实际上一个个都是特别惧怕的人。

会议室里面静悄悄的,大家谁也不敢再说什么话,毕竟说多错多嘛,只有这几个随风倒的墙头草和拍马屁精在大声叫着。

“这位孙总,你不要言左右而顾其他,我们现在是在说这件事情,你扯到别的地方去干什么?”

董事里面这个拍马屁的董事又说话了,可以说他一次一次的在挑衅着眼前这个人的底线,他的语气态度也是非常恶劣的。

有了这个出头羊,这些董事们也就可以不用再说话了,只是跟着这个出头羊用平声看上去恶狠狠的眼神看着这个孙总。

“我的年纪也不是那么的大,我当然知道不管是大型企业,还是小型企业,肯定是股份持有人坐在董事长的位置,这是谁也不能更改的事情。”

面对这么多人阴狠的眼神,还有面前无数的质问,孙总并没有胆怯退缩,反而是跟着这帮人说起了该有的道理。

这些人听到孙总这么一说,一个个刚刚愤怒的表情现在瞬间嬉笑眉开,可以说他们是绝对压倒性的胜利。

“还以为这个孙总有多么的厉害呢,实际上还不是跟他们想的一样,胆小如鼠的草包,说来说去还是这些道理。”

这句话是吴董在内心当中想着的,要知道刚刚突然之间出现了变故,吴董可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了一跳。

在听到眼前这个孙总说着跟他们同样的大道理,忐忑不安的心情现在已经可以舒心了。

愤怒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久违的笑容,一切尽在自己的手心里面掌握着,距离那个理想的位置现在越来越接近啦。

“既然孙总没有什么问题,那么我们现在就签了这份合同转让书吧,这么多年小陆也是挺累的了,我们快点签完让他回家好好的休息吧!”

从进入集团一直称呼若陆总裁,到现在快要拍板决定了的时候,现在已经称呼这个人为小陆了,转变的不是一般的快!

“还有那个穆助理,今天下午就可以去人事部结算你这个月的工资了!”

这个时候的吴董仿佛已经飘了,仿佛那个生杀大权已经到了他的手中掌握了,对着旁边所有的人物和事情指手画脚的。

现在在腾飞集团36层楼总裁办公室对面的会议室里面,已经可以说是完全压倒性的胜利,吴董这个时候心情可以说是非常的舒爽。

不仅仅对自己曾经非常尊敬的总裁称呼着小陆,同时还要把总裁曾经用的助理要给辞退掉。

“穆助理这么多年以来为集团兢兢业业的,也着实是辛苦了,但是集团现在内忧外患,实在是开不起你的薪水啦,就请你另谋高就吧!”

吴董现在俨然是腾飞集团的新任的董事长的样子,对着眼前的这些人一个个的吩咐着他们的来去。

吴董给陆螺川整走了还不满足,还要把这个多年以来为着集团夜夜奋斗的人也给撵走,可以说是一上位把总裁的价值展现的非常到位。

穆助理和自己的老板一样,并没有感觉到这件事情怎么的奇怪,老板走了在集团当中他也是待不下去的。

还不如跟着自己的老板一起离开呢,这帮人以后究竟会怎么折腾自己想想就知道了!

会议室里面的这些董事们一个个的喜笑颜开的,可以说他们现在的心情非常的高兴,眼见着胜利的喜悦向他们吹响了号角。

“哈哈哈,吴董身为腾飞集团的董事,好像没有清楚自己的位置,这么大岁数了还需要我们这些年轻人教你吗!”

会议室里面这些董事们都是开心的,他们是不会说着自己的头领的,现在说话的人也不是陆逸舟和穆林。

那么会议室里面就只剩一个人了,那就是孙总!

孙总的年纪比陆逸舟看上去还要大一些,但是跟这个吴董一相比真的是岁数特别的小,所以他才会有此一问。

“孙总此为何意呀?老夫洗耳恭听!”

吴董现在已经距离那个位置只有一步之遥了,他内心当中现在是开心的,所以面对旁边人的讥讽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陆总裁还是公司里面的总裁,你们居然当着你们老板的面子把他的助理给辞退了,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孙总这时候回答着吴董的话,这么长时间以来两个人可算是真正的交锋了,来到了这个地方那么久。

不是孙总不回答这吴董的问题,就是孙总处于生气的状态不回答吴董的问题。

“孙总,此为何意?”

眼见的这件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准确的事情了,突如其来的打断,让这些董事们也是鸦雀无声的。

“现在他已经是我们集团到中股份最低的人了,已经没有资格在集团里面了,作为他的长辈称呼他一声小陆有问题吗?”

吴董这个时候也没有退缩,他并没有任由其他的董事跟着眼前这个像老狐狸一样人斗嘴,他着急的跟着眼前的人反驳着。

“作为长辈称呼晚辈小陆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要分清楚工作和现实,在这集团里面只要他一天还是总裁,你就不能称呼他其他的。”

孙总也是顶撞着眼前这个老人家,他特别看不惯这个人的行为。

“况且,谁说他现在是持有股份最少的人了,我要将我名下7%的股份,全部无条件的转让给他,并对他做的事情无条件支持!”

孙总的话突然之间袭来,会议室里面大大小小的董事们一个个的都是非常吃惊的状态,当然这中间还有反应快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