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城,城如其名,临海而立。

“北岛的《过节》中有句话我很喜欢。”宋疏梨站在海风里,声音轻轻巧巧的,飘进陆逸舟耳朵里:“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她笑容浅浅的,望着陆逸舟的眼睛,像是盛满了盛世的温柔,携着世间的美好而来:“你愿意做我的橘子吗?”

情感太过真挚,表达太过浓烈。身处其中,无人感同身受。一直过去了很多年,陆逸舟一直记得,有一个满身美好的女人就那么直直的看进了他的心里,带着最纯粹的爱恋,横冲直拉,问他:“你愿意做我的橘子吗?”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单响。

陆逸舟带着宋疏梨来到了海边,这是他那些个暗无天日的时光的救赎。

当黄昏和大海相遇,在哪儿都是足够美的。落日的余光映射在海面,伴着海浪声,海面上逐渐升起的晚霞,映在了陆逸舟的脸上。宋疏梨温柔的打量着:“有没有人说你真的很臭屁啊!”

陆逸舟被突如其来的diss搞得一险懵通:“你说什么?”

“我说你臭屁!哈哈哈哈哈!”说着宋疏梨一下子笑了出来,晚霞在她身后开了花儿,他莫名的也跟着她笑了。

“你笑什么?”她捂着嘴笑,怪嗔。

“笑你--好看!”

果然,活在这珍贵的世间,阳光强烈,但好在水波温柔,无论面对的是什么,总有一个

人愿意陪你一起。

宋疏梨的工作从今天开始才算正式忙了起来:“爱家”正式开录,采取的是录播模式。

昨天晚上的大闹宋家,让小部分的名流都知道了她和陆逸舟不匪的关系,一传十,十传百,公司上下看她的眼神都“不怀好意”,刚刚建立的同事友爱一下子崩塌,这让宋疏梨头疼不已。

总裁办公室。

陆老爷子正盯着自己的儿子,恨不得盯出个洞:“怎么回事!那个女孩真是你女朋友?”

陆逸舟埋头处理文件,头也没抬:“嗯。”

很好,回答很陆逸舟。

陆正国差点把手中的拐杖丢出去:“你这臭小子!找了女朋友也不知道带回去给我看看!”

陆总裁:我还生了娃呢!

“时间到了我就带回去了。”陆逸舟终于抬了头:“爸,您该操心的不是我。”他意有所指,看的陆正国小心肝儿一颤一颤的:“你这是什么语气!”

知道自己理亏的陆正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老子定的,老子肯定能解决!”

到时候就让你知道,你老子还是你老子。

早些年,陆家有个养女,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青春期的男女对爱情懵悟懂懂,陆正国渐渐察觉到自己儿子和养女陆羽星的感情不一般。两个人像是金童玉女般配至极。本来是个乐见其成的好事,可惜了那小姑娘后来亲生父母找来了,丢下了陆逸舟。

想起这个,陆正国就一阵心疼,自己的妻子在那场意外车祸中去世,陆逸舟更是血管压迫神经失明了整整一年。两个人分手很正常,可陆羽星千不该万不该在那个时候选择一走了之。

好了以后的陆逸舟性子就变冷了,也不上心谈恋爱,天天只知道工作,渐渐陆正国都忘记了自己儿子当初是什么样子。

好不容易发现谭家的小妮子还能和陆逸舟说上话,他迫不及待,马不停蹄去人家提亲,小姑娘也乐乐呵呵的,陆正国还以为自己是月老牵对了红线,没想到是乱点了鸳鸯谱。

陆逸舟看了自己老爹一眼:“爸,这个周末我就会带疏梨回去看你,也请你到时候解决好你定下的事。”

“哼。”陆正国决定不和这个冷冰冰的儿子讲话,他要去愉偷看看自己的儿媳妇。

这边宋疏梨正准备着爱家的录制。

其实家装在空间设计里只是非常小的一个分类,家装设计师的入门门槛相对来说比较低,设计成品的档次也没有上限下限。

三亿豪宅的装修也叫家装设计,小城市装修队五万全包也叫家装设计。

宋疏梨是科班出身,以前的设计更是塬无人性。橙子现在那套公寓,就是出自她的手,装修价格比房子价格贵一倍......

总的来说,因为以前没有控制后期装修费,她的设计风格非常阳春白雪不接地气。

不过五年的国外生活已经让她改变了。

节目组第一天就是设计师和自己的新人见面,并且聊一下自己对新家的构想。

和宋疏梨搭档的是一对九五后的情侣,女孩长得很秀气,宋疏梨认识,是一个新晋的演员小花,一看就是被宠着长大的,在名利场,摸爬滚打,还是一脸的娇憨,看着自己的未婚夫满满的都是爱意。宋疏梨友好的冲两个人笑了笑。

这个节目当然不会找素人情侣,请的都是明星情侣,另外每组还会有一位神秘的特邀嘉宾。

可以说,噱头很足。

“向晨,这个设计师好漂亮啊!”她率先地冲宋疏梨伸出了手:“您好!”

叫向晨的男人也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并未伸手,目光停留了一瞬,就收回到自己未婚妻身上。这是个不温不火的男歌手,唱歌风格有点沧桑,让宋疏梨觉得似乎不是很衬他的气质,但是本人似乎很坚持。

宋疏梨对两个人好感更大了:“您好,宋疏梨。”

“我叫俞初,这是我的未婚夫丁向晨。”

宋疏梨浅浅的冲男人笑了笑,对俞初说道:“合作愉快。”

简短的交流之后,宋疏梨大致的了解了两个人的需求。

马上就到了和神秘嘉宾见面的时候了,看着俞初满脸期待的小模样,宋疏瑶也像是被感染了竟然也觉得有了隐隐的期待。

果然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谭湘一身黑色长裙向自己走来的时候,宋疏梨觉得自己血液都逆流了,这叫什么?冤家路站?情敌见面?

“你们好,我叫谭湘,是大家的特别顾问。”

谭家在海城是名门望族,这个唯一的大小姐更是频频出现在大众视野中。

显然其中的很多人都是认识她的。

“欢迎谭小姐!”谭湘落落大方,气质一顶一的好。

有些尴尬,宋疏梨冲谭湘笑了笑。谭湘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瞬,像是没有看到一般,掠了过去。

看来是自己高估了这位大小姐的素养。

“她好没礼貌啊!”俞初偷偷地凑到宋疏梨耳边:“而且长得也没你好看。”宋疏梨被小姑娘这两句话搞得不明所以,但还是连忙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今天录制很荷单,就是同组之间熟悉一下,但是因为谭湘对宋疏梨的敌意还有丁向晨的冰冷,总的来说气氛比较其他组不是很热络。

数着时间,录制结束,宋疏梨就回了自己办公室。

“妈妈!”走到拐角,宋疏梨突然听见自己儿子的声音,她以为是自己太想几个宝贝幻听了。

“妈妈!看这边!”这回宋疏梨确定,不是幻听了,她顺着声音望去,自己家的三个小帅哥正站在穆林前面冲她招手。

宋疏梨刚笑了一般,表情就僵在了脸上,一脸严肃地看着穆林:“谁给他们带过来的?”

“夫人,是小少爷自己要来的。”

等等,什么夫人?

“别叫我夫人,给我叫老了!”宋疏梨瞪了瞪美眸:“你们总裁同意了?”

“当然了,爸爸早就同意了!”没等穆林说话,陆小白一下子冲到宋疏梨面前:“妈妈,宝贝想你!”

陆一白拉着自己二弟弟的小手走到宋疏梨跟前儿:“妈妈,爸爸说我们可以随便来公司,我们想你了,就让穆林叔叔带我们来了,你不要生气。”

宋疏梨哪里是生气,她有些自责,自己太忙,忽略了孩子。但是一想到陆逸舟说他们可以随便来去公司,这是打算公开了?

这暗戳戳的开心!

宋疏梨揽过几子,反正都决定在一起了,宋疏梨从来不是畏畏缩缩的人,在一起就光明正大!

“妈妈带我们去找爸爸吧!”几个小家伙仰着头,眨巴着大眼睛,宋疏梨的心都要萌化了,何况她实在是太吃他们这一挂的颜了,稀里糊涂的:“好。”

一路上,宋疏梨真真感受到了什么叫眼神洗礼。

“哇!这是小总裁吧!真帅!”

“怪不得总裁不近女色,原来早就隐婚了,还是绝色大美人!”

“小总裁太可爱了!好想得到!”

.....

在陆逸舟跟前是不敢这么放肆的八卦的,可是他们的总裁夫人人美心善,他们还是敢放肆一下的。

陆小白笑嘻嘻的看着几个年轻的女员工:“姐姐们不要着急,等一会儿我就出来和你们玩!”

“啊啊啊啊啊!好啊!你快出来啊!”

宋疏梨赶紧捂住了小家伙的嘴,她一直觉得大宝二宝的性格都随了陆逸舟,高冷酷盖;唯独这最小的儿子,倒是随了自己..头疼。

她带着几个会发光的小家伙进了总裁办公室,以为太着急,宋疏梨连门都忘了敲。

门打开的一瞬间,随着陆一白的一声”爸爸”,空气陷入了死寂。

谭湘坐在沙发上哭的梨花带雨,裙子半开半合,隐隐的春光乍现。

陆逸舟负手站在一旁,险色阴沉的可怕。

两个人均被开门的宋疏梨吓了一跳,一脸怔松地看着她。

怎么办?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宋疏梨尴尬地看了看陆逸舟,白了他一眼,又把目光落在了沙发上的谭湘身上。

看着她半开的衣裙,这要是能忍,宋疏梨就不是海城最靓的崽!她故作惊讶道:“这个!谭小姐时发生什么事了吗?”

还没等谭湘回答,紧接着跟上了下一句:“有什么事尽管和逸舟说,毕竟两家这么多年的朋友,他不会坐视不管的。”

说着把三个宝贝往陆逸舟身前一推,风轻云淡的:“宝贝,去找爸爸,妈妈陪这位阿姨说会话。”

接收到妈妈讯号的三个小宝贝:“爸爸!宝贝们好想你!妈妈说你在忙所以没有回家陪你。

陆逸舟突然语塞:“啊--爸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