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此,李思皱眉问向宋制达道:“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

他有些不明白宋制达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出现了这么大问题,竟然还这么平静,这倒是非常反常了。

“啊?”宋制达一愣,随后摇头道:“不奇怪啊,我以前也是这样,每次出来的时候那个声音就消失了。”

李思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几分,随后眉头又展开了。

既然是经常的事情,那么就代表着很有可能没有什么危险。

毕竟已经这么久了,总不可能只是因为他来了,这个诡异东西就要开始杀人了吧?

想到这,他看向宋制达,摇头道:“算了,今天我们就不去探查,还是各自回房间睡觉吧。”

说到这,他话语微微一顿,继续道“还有最近你还是不要外出的好,这样也安全一些。”

这件事情太古怪了,他现在还一点思绪都没有,如此还是不要正面对上得好。

听到李思的话,宋制达脸上流露出遗憾的神色,他一直都想去探查这个秘密,本来以为今天有机会了,没想到刚出门就无功而返了。

而且,他还不能跟李思探讨经义问题了,因为今天时间已是不早,李思也有了拒绝的意思。

随后,二人进入各自的房间中,准备休息。

李思进入房间中后,窸窸窣窣声音再次响起,让他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果然,那个鬼东西其实一直就在附近观察着自己。

接着,他看着床上躺着的燕翎,心中立刻涌出了一股安全感来。

有燕翎在,他就能够抵挡住一些危险。

随后,他就命令燕翎躺地上去,自己睡上了床。

虽然燕翎是他的朋友,但是李思还是没有和尸体一起睡觉的习惯。

不过此时,他躺在床上却是有些睡不着。

毕竟今天才杀了人,方才又遇到诡异的事情。

现在要是能睡得着觉,那才是真的见鬼了。

这一晚,李思就在这床上躺了一晚上,一直都没有睡去,直到了天亮。

当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他的房门就被敲响了,门外传来了宋制达的声音:“秦兄,该起床了,我娘子已经做好早饭了。”

“好,就来。”

听到宋制达的声音,李思就起了身,舒展了一下筋骨。

昨天一晚没有睡,也就是他的身体状况好,哪怕是再熬几个晚上,都一点问题都没有。

换作旁人。肯定是昏昏欲睡了。

起床后,李思想了想,就从芥子空间中取出了一本书放在了床上。

他准备今天就离开,离开之前还是想给宋制达留下点东西报答一下留宿之恩。

这本书是他对于一些经义的解读做的笔记,对于一个普通书生来说,还是非常有价值的。

把书放在床上后,李思就带着燕翎朝外走去。

一道客厅中,就见到了宋制达和他夫人已经坐在了座位上了。

而饭桌上,已经盛好了粥,旁边有着一小碟盐菜。

“秦兄、雁兄,我这里只有一些粥米,希望你们不要介意。”宋制达看向李思二人,歉意说道。

听到宋制达的话,李思笑了笑,摇头道:“自然是不介意的,有一碗热粥已是不错,还多谢宋兄的留宿。”

一旁的燕翎也是点头,一副认同的样子。

宋制达闻言,也是笑了起来。

接着,李思和燕翎去洗漱了一下,随后落座,和宋制达夫妇喝起了粥。

喝粥的时候,李思感觉有些享受,这粥和咸菜吃起来,虽然简单,却吃起来极香的。

当然,李思吃的时候还是用探知能力感应了一些。

他昨天才碰到诡异的事情,所以遇到这种事情还是小心谨慎一些。

还好的是,他无论用阴阳眼,还是系统探查,又或者那五个宗师的查毒手段,发现这粥和盐菜都没有问题,所以也就放心地吃了。

吃完早饭后,李思站起身,对宋制达夫妇拱手道:“二位,如今已到天亮,我们这也要赶路了,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们再来看望你们。”

听到李思的话,宋制达脸上流露出不舍的神色,他昨天晚上和李思聊了一段时间,而那么一段时间就让他感觉受益颇多。

如今李思要走,他自然是舍不得的。

随后,宋制达犹豫了下,起身对李思道:“秦兄,要不你再在我家住一段时间?我也可以带你到周边游玩一下。”

听到宋制达的话,李思摇了摇头,无奈道:“我这是真的有要事在身,确实是无法再逗留了。”

宋制达闻言,脸上流露出遗憾之色,随后叹声拱手道:“那我只能祝二位一路顺风了。”

“那就借兄弟吉言。”李思笑了笑,说了一声,就和燕翎一起走出了房门。

途中,宋制达还想相送,被他给拒绝了。

接着,李思就和燕翎走到了村子之中。

这个时候,村子已经开始忙起来了,一副农园景色。

此时李思倒也不急着离去,昨天既然遇到了诡异的事情。

那么说明这附近很有可能有鬼物在作祟。

他还是想在附近探查一下,看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当然,如果找不到线索就算了,从宋制达那也知道,这个鬼物做这种事情已经很久了。

估计就算自己不去把这件事情处理,阴司也会去处理这件事情。

之后,李思看到一个老汉似乎忙累了,正在田埂旁的树下乘凉。

“大爷,能不能借口水喝?”

随后,李思走了过去,笑着问道。

那老汉听到李思的声音,微微一愣,紧接着看到李思平平无奇,相貌周正的模样,心中生出亲切之意,憨厚笑道:“自然是可以的。”

说着,他就从一旁的水壶里倒了一碗水递给李思。

这水是农夫农忙必备的东西,一般出门前都会提一壶出来,等待口渴的时候用来解渴。

李思笑着接过茶碗,就坐在老汉的旁边,喝起了水。

他喝了一口水,问向一旁的老汉道:“大爷,今年高寿啊?”

听到李思的问话,老汉微微一愣,随后道:“你这问话怎么跟着宋制达一样文绉绉的,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说道这,他沉思了下,看向李思笑道:“我已经五十有二了。”

李思闻言,点了点头,这老汉虽然才五十二岁,但是看起来和前世七十多岁的老人差不多了。

这古代的生活,不可谓不熬人。

“我刚刚听您说宋制达?我昨天还在他家住了一晚上。”李思对老汉笑着说道。

听到李思的话,老汉微微一愣,随后摇头笑道:“也对,我见你脸也陌生,肯定是那书呆子的朋友了。”

“哦?怎么说?”李思笑了笑,把碗放在了一旁,同时不动声色的触碰了老汉一下。

触碰过后,他心中舒出口气。

是人。看来可以放心交谈了。

此时李思在这个村子里都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不敢丝毫马虎大意。

“那书呆子最为好客,像你这样说话文绉绉的,十之**都是他的好友,所以我一猜一个准。”听到李思的话,老汉嘿嘿一笑,脸上有着自得之色。

随后他微微迟疑了下,摇头对李思道:“不过啊,这宋制达虽然看起来是个书生,但是其实还是个草包,你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

听到老汉的话,李思的眉头微微皱起,其实他昨天和宋制达聊天的时候,也是发现了宋制达的学问确实还差一些,但是他觉得是宋制达为人不错,头脑也算聪明,假以时日考上秀才也是迟早的事情。

这个老汉听到自己是宋制达朋友,劝自己远离他不知道是为什么。

想到这,李思便看向老汉,有些不快地问道:“大爷,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李思的问话,老汉笑了笑,随后摇头道:“我知道你是他的好友,我这么说你心中肯定不快,但是这个人就是一个草包,以前克死他父母,现在要他妻子养活他,供他读书。你还是远离他比较好,省得被他拖累了。”

李思闻言,心中也是有些不太好受。

不过他心中自然也是没有这种想法,要离宋制达远远的。

昨天还是宋制达带他回去住,就以这一晚上的住宿之恩,李思就决定交这个朋友了。

当然,宋制达妻子养活他的事情,李思也不想说什么,自己只是一个外人而已,何苦去管别人家的家务事。

毕竟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至少在李思的眼中,宋制达夫妇还是很恩爱的,这是很多人都求而不得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