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声音离屏风只有几步之遥,沐心渝脸黑得极其难看。

平日里她和秦戊独处,周嫂都会招呼丫鬟离他们远些,这其中原因就不便与人说了。刚刚周嫂找借口离开也是为了给他们空间,可谁能想到何晴兰竟然在这个时候跑来找她……

她脸色难看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何晴兰跑来了,而是何晴兰假装什么都不懂的闯进了他们房里!

“出去!我和王爷不需要人伺候!”她从秦戊怀中起身,把他推倒自己身后。

尽管她身子纤细,最多挡住他一个肩膀,可秦戊看着她这举动,俊脸上黑沉的气息瞬间消退,嘴角还不由得扬了起来。

将她拉回腿上,占有欲十足的搂紧,不等屏风外面的何晴兰开口,他冷声道:“本王说过,即便是女子也不能轻易碰你,若谁敢看你身子,本王定将她眼珠子挖出来!”

最后三个字他咬得又冷又硬,明明满室都氤氲着浴桶里散发出来的热气,可生生让人觉得此刻满屋都是寒气。

何晴兰咬着唇,杏眼中充满了屈辱和不甘。

奈何她还是没勇气再向前一步,最终难堪的跑了出去。

浴桶里,沐心渝气得都有些发抖。

她活了两辈子都没这么糟心过!

抬头突然看到男人嘴角上挂着的笑意,她忍不住骂道:“笑什么笑?是不是觉得有其他女人喜欢你很骄傲?姓秦的,我警告你,你敢让其他女人碰你个衣角边,我都会把你废了!”

数月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因为女人而冲他叫骂。看着头顶都快气冒烟的样子,秦戊非但没因为她的不敬和威胁而动怒,反而笑弯了眉眼。

“吃味儿?”

“我……”沐心渝恶狠狠的瞪着他,他笑得如同吃了蜜一样,可她心里却莫名泛着苦涩,眼眶一下子变得通红,并对着他突然捶打起来,“我吃不吃味儿关你什么事?我巴不得你多娶几个回来,我好休了你,然后远走高飞过自己的日子去!

秦戊挨了她两下连眉头都没皱,但听到她后面的话突然抓住她双手,一改先前眉眼生辉的笑意,寒森森的瞪着她:“你再说一次?”

沐心渝直着脖子怒道:“说什么?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仗着自己桃花旺了不起?你以为谁都跟那些女人一个样,为了荣华富贵宁不惜与人共侍一夫?我告诉你,我的男人就算是一根毛也必须是干净的!要是脏了,我就直接拿你去填粪坑!”

上一次她叫骂得厉害是因为周嫂被打了,这一次秦戊也没有想到她会因为女人的事而大动肝火,虽然心里莫名的有些开心,可到底是被她激动的样子吓到了。

放开她的双手,将她紧紧抱住,他埋首在她肩膀温声哄道:“在湖边要你的那一刻起,本王心中就只有你一人!从今以后也只会碰你一人!”

沐心渝眼泪啪啪的往下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反正就是想哭。

秦戊没再说什么,随即抱着她出了浴桶,为她擦干身子后,取下衣架上她的衣物一件件为她穿上。

在他温柔又耐心的动作下,沐心渝也冷静了下来,只是没眼正视他不着一物的身体,没好气的推他:“赶紧穿上!要是被人看到你信不信我真宰了你!”

秦戊凑近她耳朵,一点都不害臊的轻笑道:“为夫只想让你多看罢了。”

“不要脸,给我一边去!”沐心渝叫骂着背过身去。

想想自己刚才发脾气的样子,她这会儿还是感觉到很丢人的!

而且她都不知道哭个啥玩意儿,就像怨妇化身一样,搞得她好像多在乎他似的!

“饿了吗?我去给你拿吃的?”

听到他低沙的询问声,沐心渝下意识回头,瞧着他已经穿戴整齐后,这才闷闷的‘嗯’了一声。

秦戊唇角悄然上扬,不管怎样,至少他能确定她是在乎他的……

就算她现在不愿承认,但来日方长,他不着急。

只是当他打开房门走出去,看着不远处静立的女子,瞬间又是一脸寒霜。

“谁让你来此的?”

“王爷……”何晴兰温柔的杏目装满了委屈,在夜灯下甚是楚楚可怜,“我自嫁进济陵王府,还没回何府,您明日能否陪我去何府一趟?”

“本王一个时辰前接到消息,明日二王爷回京,皇上要本王前去接迎。”秦戊背着手冷声道。

何晴兰柳眉微皱,咬唇过后她还是顺从的福了福身:“既然王爷不便,那兰儿也不回何府了,等王爷得闲时再回何府也是一样的。”

秦戊并没接话,反而更为冷硬的开口:“下去!以后没本王命令,不得擅闯清昕院!”

“是,兰儿告退。”何晴兰低着头,温婉又柔顺的应声。

沐心渝在房里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在秦戊端着食盘重回房间时,她问道:“二王爷要回京了?怎么如此突然?”

“前一阵就收到消息,说他快回京了。”

“前一阵就有消息了?那说明二王爷不是为二王妃的死赶回来的?”

秦戊没应声。

见他把食物摆上桌,沐心渝闻着香味过去,一边帮着盛汤布菜,一边状似随口问道:“你和二王爷关系好吗?”

秦戊对她微微一笑:“朝堂中没有所谓的好与坏,不过是因势而合罢了。”

沐心渝撇撇嘴,觉得他这是顾左右而言他。

两人相对而坐,介于之前发生的事,沐心渝还心存尴尬,都没敢正视他,只埋头安安静静的吃东西。

气氛在安静中略显尴尬,但在这略显尴尬的气氛中又带着一丝别样的暧昧。

“王爷,既然二王爷要回京了,那要不要让二王妃回避?或者另外给她安排一个处所,免得他们见面尴尬。”为了打破这丝丝暧昧,沐心渝主动找话题,顺便就萧梦凝的事和他商量一番。

“不必。”秦戊给她碗中夹了一些她爱吃的菜,嘴上不以为意的说道,“真正的二王妃已经死了,如今在我们府上的是你的远房表姐沐子。”

“话虽这么说,可是……”

“他们如今身份悬殊,即便是相见也掀不起涟漪。”

“……”听着他笃定无比的语气,沐心渝也无话可说了,毕竟他说得也有些道理。

......

翌日,沐心渝又睡到大中午了才起床。

用午膳的时候,周嫂领着府里的薛管家前来,把府里的库房钥匙和账本都交给了她。

沐心渝都有些不敢相信。

乔氏这个婆婆居然让权了?!

昨天他们母子吵架,威力这么大?居然能让乔氏一夜间就转变了态度?!

目送薛管家离开,她看着托盘里的几大串钥匙,高兴是肯定高兴的,但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恭喜王妃,以后济陵王府可就是您做主了。”周嫂满眼都是笑,比她还高兴。

沐心渝陪着笑,没敢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扫她的兴。

周嫂突然又道:“难怪今日何侧妃前来向您请安,还向您请示她要回何府的事。奴婢还寻思不通呢,她为何不去找太夫人请示?”

沐心渝微微皱眉:“她回何府了吗?”

这女人,又耍什么心思呢,昨天晚上不是说秦戊没空她也就不回何府了吗?

不过人家要回娘家也是正当的,总不能嫁出去了连娘家都不能回吧?

又看了看托盘里的钥匙,她眼眸突然放光,对周嫂说道:“王爷说今日要去迎接二王爷回京,肯定会晚归。等会儿把‘沐子表姐’叫上,我们出去玩一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