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

永夜族青年的脑袋掉落在了地上。

他眼睛瞪大,向外暴突。

似是直到临死,都不敢相信一般。

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死在叶玄手中。

而自始至终,叶玄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噗通!

噗通!

与此同时,随着永夜族青年身死,飞在高空中的无首飞尸,还有悬在永夜族青年身前的极凶恶颅,也一并跌落在了地上。

一动不动,再无之前那种凶神恶煞的模样。

“卧槽,怎么回事?”

“叶玄杀人了?”

“他把那个永夜族的家伙杀了?”

更是在这时,看台之上的所有学员,全都站了起来,心神震撼。

叶玄居然杀了永夜族的那个家伙。

而且还是当着夜远明的面杀的!

解气!

众心齐动!

在江大,不知道多少人看永夜族不顺眼。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如叶玄这样。

在以往的新星战中,蓝星御兽师也经常与永夜族的御兽师打出火气。

但是杀死永夜族之人的事情,却没有一次发生。

更别说这一次,叶玄还是在夜远明带头脱离江大之时。

然后当着夜远明的面,将他们这一族的学员当场击杀了。

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他们此刻的心情,那就是‘痛快’!

这一幕,真的是看得他们痛快不已。

“怎么回事?”

斗兽场边缘位置,正等着永夜族青年旗开得胜的夜天歌一行,在这一刻,全都愕然张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夜不虚死了?

而且还是死在了刚刚突破至青铜级不久的叶玄手中?

他们眼露震撼。

同时更是感觉自己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卧槽!”

“这家伙什么情况?”

“他那些都是什么玩意?”

与此同时,看台之上的戚良才等人,更是全都懵了。

叶玄居然把那名永夜族青年杀了?

而且他刚刚召唤出来的那些御兽都是什么鬼?

四个一模一样,全都像帽子一样的古怪御兽。

两个雷电属性御兽。

若是再加上霸龙兽,小婉,还有小婉召唤出来的三个神木守卫。

叶玄的御兽和召唤物全部加起来,一眼望去,竟是足有十一只。

也就幸亏叶玄的几只御兽都还没有成长起来。

不然面对这样的叶玄,戚良才觉得,就是他上去,也得被叶玄给围殴死。

尼玛,这是人?

嗖嗖嗖!

这时,叶玄杀死永夜族青年后,当即将四只潮汐地图宝螺,两个雷云电光翅,从远处收回。

然后连同霸龙兽,一并收入进了御兽巢穴中。

同时,小婉也收起了刚刚召唤而出的神木守卫。

她这一次召唤神木守卫,只是给永夜族青年制造假象,分散其注意力罢了。

“叶玄!”

骤然,夜远明看到永夜族青年身死,而且还是在自己充当裁判,在自己已经出手阻拦的情况下身死。

他脸色当即阴沉如水。

一双目光,死死盯在叶玄身上,迸射杀机。

“夜远明!”

只是夜远明刚将目光落在叶玄身上,不远处的程川,就一声怒喝:“你是废物吗?”

“刚刚叶玄和你们一族的子弟切磋之前,我已经与你说好,我负责承担叶玄的安危,你负责承担你一族子弟的安排。”

“但是你堂堂超凡巅峰御兽师,居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族人身死,你是废物吗?”

“还有,这可是新星战。”

“我们江大,已经多少年没有学员在新星战中身死了。”

“你这一次让你族人死在我们这里,必须得给我江大一个说法才行!”

“你!”

夜远明听到程川的怒喝,一双眼眸,当即从叶玄身上转移,落在了程川身上。

这简直是恶人先告状,而且还说的有理有据。

让人不信服都不行。

夜远明看着程川,感觉自己都要被气疯了,怒气自眼中汹涌而出。

“你还敢瞪我,怎么回事,莫非你自己废物,自己的人死了,你还想把这件事怪在我们江大身上吗?你无耻不无耻?”

程川丝毫不避与夜远明对视。

甚至他眼中的愤怒,却似是比夜远明还多一般。

那种怒目圆睁的模样,仿佛恨不得将夜远明生吞活剥。

“该死!”

夜远明拳头攥紧,心中愤懑无比。

此时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人坑了。

被林守诚给坑了!

他转过头,目光向看台上望去.

顿时就看到看台之上,林守诚正目光平静而又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你还记得我的话吗?既然离开了江大,就别后悔!”

下一刻,便见林守诚嘴唇微动。

接着一道声音,就自他脑海中响了起来。

“混账!”

听到这个声音,夜远明浑身都颤抖起来。

直到半响之后,他才深吸口气,伸手将地上永夜族青年的尸体收走,然后直接走到了夜天歌等人身边。

准备带几人离去,不在江大继续呆下去了。

他也是要脸的。

这种情况下,江大,他哪里还呆得下去?

不过就在他要带夜天歌等人离去时,终于从夜不虚被叶玄击杀中反应过来的夜天歌,却陡然将凌厉的目光,落在了场中的叶玄身上。

“叶玄,你行!”

“我真没想到,你就已经具备了击杀青铜巅峰御兽师的实力。”

“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和戚良才一样的胆子,十天之后,到万山大学,和戚良才一战?”

夜天歌死死盯着叶玄,等着叶玄的回答。

“十天不行,我要三年,我感觉我追上你可能得三年时间,要不你给我三年时间怎么样?”

只是叶玄闻言,却轻笑一声。

完全没有把夜天歌的话当成一回事。

“你!”

听到叶玄的话,夜天歌顿时神色一怒。

三年时间这话,还是刚刚那名永夜族青年说的。

现在叶玄又提了出来,是彻彻底底在羞辱他们。

“叶玄,都是大男人,你不会连这点胆子都没有吧?”

一怒之后,夜天歌当即用上了激将法。

“胆子?”

叶玄抬头看了夜天歌一眼:“你是白银级御兽师,我是青铜级御兽师,而且我还是刚刚成的青铜。”

“你想要让我十天之后与你一战,你说是你傻,还是我傻?”

叶玄不屑冷笑。

而在冷笑之后,他就心中一动,道:“还有,戚良才之前和你定的十天之约,我觉得也还是算了吧。”

“或者你要是真想要与戚良才一战,可以十天之后,再来我们江大。”

“至于去万山大学,说实话,我们真不信任你们。”

在说话之时,叶玄头一抬,就落在了远处看台上的戚良才身上。

“对对。”

戚良才非常配合叶玄:“叶玄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去万山大学不妥。”

说着,他当即将目光落在了夜天歌身上:“要不,刚刚咱们的十天之约,就取消了吧?或者如刚刚叶玄所说,你十天之后,再来江大一次?”

“好!”

夜天歌脸上现出狰狞之色,却是犹豫都没有犹豫。

“既然你们不去万山大学,那我十天之后,再来江大又如何!”

“我就不信江大,还成了龙潭虎穴,你们还能将我也留在这里!”

夜天歌心中愤怒到了极点。

这一次,他若是不找回场子,一辈子都不会甘心。

“我江大可不是龙潭虎穴,甚至对待朋友,还很好客。”

叶玄听到夜天歌的话,不紧不慢开口:“至于刚刚的战斗,也是真的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战斗就要全力以赴,不然就没有了意义。”

“只是这一次,是你们自己的裁判反应慢了些,可别往我们江大身上推。”

“哼!”

夜天歌闻言,嘴角抽了一下,知道说不过叶玄,冷哼一声,就跟着夜远明离了开来。

与此同时,更高一些的位置,万山大学的秃顶老师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微变。

接着他就也连忙招呼自己的学生一声,如丧家之犬一般,也匆匆离开了江大斗兽馆。

“嗷!”

“牛逼!”

而就在夜远明一行,还有万山大学的人离去后,江州的大学斗兽馆中,陡然响起热烈欢呼。

死了人了。

但是死的是永夜族的人。

死的是在他们江州大学作死的家伙,那就值得欢呼。

并且永夜族家伙离开了江大,那么江大日后,无疑要比之前纯粹许多。

而这件事,也是许多学员都梦寐以求的事。

“夜院长。”

而在江大的一众学员欢呼之时,刚刚离去的万山大学老师,已经追上了夜远明。

他看着夜远明,有些尴尬道:“我们今天,还给你准备了欢迎会,你看?”

欢迎会?

去尼玛的欢迎会吧!

你是傻还是怎么回事?

你没看我们死人了吗?

你是想让我们带着一具尸体去参加欢迎会吗?

夜远明目光冰冷看了眼万山大学的这名老师,冷哼一声,直接带着夜天歌等几人,快速离了开来。

而这时,斗兽场中,叶玄在夜远明等人离开后,也没在下面多呆。

他跟程川打了声招呼,道了声谢后,就直接迈步,向看台上的戚良才等人走了去。

“叶玄,牛逼!”

不过还不等他登上看台,戚良才一行人就都迎了上来。

到了叶玄身前后,戚良才直接给了叶玄一拳头。

“码的,你这家伙,我决定再次收回我之前的话。”

“以后我绝对不说几年几年的话了,不然就真的太被打脸了。”

“不过,几个月,三五个月之类的,总不会还出问题吧?”

PS:第一更奉上,第二更在上午十点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