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了,这也就只是甜心集团表面上示人的身份罢了,它的真实身份当然就是凌甜甜在江北地下世界建立的分部罢了。

此时,宽敞的会议室内,围着会议桌坐满了人。

而这些人虽然说看起来一个一个都是西装革履的,扎上了领带就更是人模狗样的,但是,打眼一看,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他们身上那股彪悍的土匪气息的。

在会议桌的正前方,也就是主座的位置上,坐着一名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中年男人,没有错,他就是刚才给许昌硕打电话的那个人----杨光伟。

凌甜甜不在的这两年,一直都是他在管理着这个分部,虽然说凌甜甜并没有下达正式的文件正式任命他为这分部的老大,不过,这江北分部的几十名大小干部和众多小弟们却是都已经默认了。

看杨光伟挂断了电话,坐在杨光伟左手边的一个瘦高个儿就开口说话了。

“伟哥,你真的就打算这样把位置让给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臭小子么?”

“耗子,我特娘的都告诉了你多少次了,叫杨哥,杨哥,这伟哥听着像是个什么玩意儿,你是不知道是不是?’

虽然说平时玩儿女人的时候,也会用到这伟哥,但是这被人当众叫成伟哥那是不是就感觉不太对了。

看着杨光伟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那个叫耗子的男人也是立刻就知道错了。

其实这个规矩杨光伟很早之前就已经定下了,但是就是有些脑子不好的,老是叫错,对此他也是很无奈啊!

只不过,以前的时候,如果说有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错将杨哥叫成伟哥,其他人绝对是大笑一场的,可是,今天却是没有一个人笑的出来。

而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女王大人的那一通电话。

杨伟光喝了一口保温杯里面的枸杞茶,缓缓地说道:就算是我不愿意,那又能够怎么样呢?

“杨哥,这老大的位置就只能是你的,别人谁特娘的都不要想!”

一名脸上带有刀疤的壮汉怒声怒气地说道。

“没有错!所有人当中,我们就只认你当老大,你管了这里两年了,功劳苦劳立了多少了,这女王大人一个电话就要让你让位,我们不服气!”

“就是,女王大人也太不尊重你了吧!”

另外一名长着马头脸,却梳了一个分头的男子也是跟着附和道。

“老马说的没有错!除了你,谁也别想要成为我们的老大,这些年要不是伟哥,啊,不,要不是杨哥你,我们早就被那虎头帮给灭了,哪里还有我们现在这样一个绝好的局面呀!”

“就是,杨哥,我疤头把话撂在这儿,只要是那新人不知死活的敢来,不用杨哥你出手,我一定要让他尝尝我的厉害,让他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他可以宵想的。”

那陈小浩也是随后猛地一拍桌子,义愤填膺地说道:“对,我们就只认杨哥你,其他人都特么的是放屁!”

“就是,想的美,杨哥你带领着我们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就这么拱手让人,杨哥你能咽得下去,我们兄弟也咽不下去呀!”

“就是,杨哥到时候你就看着就好了,明天那小子来了,只管交给我们,保证把他打的他爹妈都不认识他!”

听着手下的弟兄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杨伟光也是一阵澎湃,不过转念一想之后,就又担心地说道:“可是,我们对他不敬,万一女王大人责怪下来,我们要怎么办才好呢?”

“杨哥,你呀,只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就好了,我们做了他之后,就报告给女王大人说是和吞地帮火拼的时候,出了意外,女王大人自然也就没有话说了!”

“没错,没错,这个办法好!”

“是,就这样办,到时候我们兄弟几个众口一词,都说是在和吞地帮火拼的时候,出了意外,女王大人是绝对不会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

几十号干部七嘴八舌地纷纷出着主意,只不过任谁也没有看出来杨光伟的眼中闪过的那一抹精光。

他要的就是大家这个态度,到时候能顺利解决掉那许昌硕更好,就算是解决不了,出了意外,那他也好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毕竟所有的主意都是大家出的,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虽然说他打从心眼里不想要将这个位置交出去,但是有些话只能从自己手下弟兄们口中说出来,不能由他来说。

“既然大家都这么支持我的话,那我们明天在他来总部的时候,就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也知道知道这老大的位置不是谁都能坐的了的。”

只可惜那湖中别墅中的许昌硕却还沉浸在温柔乡之中,对自己即将面临的问题还一无所知呢!

第二天一早,许昌硕就开着他的夏利向着甜心集团出发了。

而林嘉茵依旧是在家中睡大觉,休息,谁让她找了一个永远都不知道饱的男朋友呢?

自己也才刚恢复一点儿体力而已,竟然又被他拉去那什么,搞得自己又下不了床了!

半个小时之后,许昌硕便是就按照杨光伟发过来的地址来到了这座城市最为繁华的一个区域,等他停好车来到一栋大厦下面之后,便是仰起头看了一眼大厦。

自己这四姐还真的是挺会找地方的!

从兜里摸出手机,拨通了杨光伟的电话,说到:“我已经到了,你们在几楼?”

“最顶楼,需要我下去接你吗?”杨光伟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不用了!”

许昌硕抬腿就朝着大厦里面走了过去,刚刚想要进入电梯却是发现电梯的门上竟然贴着“维修中”的标识。

四下看了一下,竟然连个人影都没有!

许昌硕隐隐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这难不成是故意的?

不过随后他就摇摇头,心道了一声不可能,毕竟,在江南的时候,他可是见识过自己四姐治理下属是多么有方的,所以他直觉认为就是自己就是太倒霉了而已。

算了,自己还是爬楼吧!

许昌硕认命地朝着楼梯间走了过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就开始了他的爬楼之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