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当早上程落伊醒过来的时候,傅狄生已经上班去了,程落伊洗漱了一番,走在楼梯口的时候莫名的闻到了一股香味。

程落伊还以为是她饿出幻觉了,可看到那餐桌上面摆的早餐,程落伊很是惊讶。

“夫人。”张嫂看到程落伊下来了,很热情的打了声招呼。

“张嫂?”程落伊眼睛一亮:“你不是回老家了。”

“是啊,我探亲回来了。”张嫂笑着说道。她看见程落伊也很高兴,之前自己走之前,她就很喜欢这个女孩子,也希望傅狄生能够和她在一起。结果等她探亲回来后,这个女孩子果然成为了自己的“夫人”,这个家的女主人。

程落伊很是高兴,她知道张嫂会回来,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回来了。以后有张嫂在了肯定又有很多好吃的菜,傅狄生虽然会做菜,但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忙,不可能每天都给她做饭做菜吃。

“那就好了,以后有你在我不愁每天吃什么了。”程落伊走到餐桌前。

回来的也正是时候,程落伊把之前和傅狄生商量的事情告诉了张嫂。

“这个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先生之前和我说过并且已经把我的卧室已经安排好了,这次回来我以后就是正式佣人了,不再是像以前那样按小时来算钱的了。”张嫂说着,她自己也很开心。

不像一个临时工了,而且又是遇上程落伊和傅狄生这么好的人家,是她的福气。

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张嫂也要去打扫卫生了,让程落伊先吃早饭。

吃完早饭后,张嫂把今天最新的报纸放到了程落伊面前,程落伊本来是不想看的,但已经拿了过来就随手翻了翻,突然发现报纸上面竟然有她和傅祁冥的照片,而且还是在头版头条,最上面最醒目的那里。

程落伊动作一僵,这些照片是怎么会被拍到的?上面的照片,明明就是傅祁冥拉扯自己上车时发生的。程落伊把里面写的内容看完之后非常生气,明明是傅祁冥一直纠缠自己,她怎么就的被冠上了脚踏两条船的名头!

要不是今天她突然来了兴趣想要看看报纸,说不定这件事情她都还不知道,莫名其妙的被说成这样,换成是谁都不可能不生气,程落伊心里也担心着,要是傅狄生也看到了这个新闻怎么办?他会怎样想?

生气的把报纸拍到了桌子上面,惠子旋咬着牙指着报纸上面登的那些照片。

“程落伊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她都跟傅狄生结婚了,竟然还要勾引傅祁冥,脸可真厚啊,她是不是想让所有的男人都要围着他转才好啊。”

她跟傅祁冥都约定好了,马上就要订婚了,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新闻,让惠子旋怎么能忍。

赵一云见到惠子旋这么生气的样子,表情平静:“你冷静一点,不要不要生这么大的气,对付程落伊他们要慢慢来,这只是个新闻而已,你知道这些内容十有九分都是记者编出来的。”

撇开上面的内容不说,那这些照片总不能是假的吧,惠子旋翻了一个白眼拿出手机当即给程落伊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同样在为这个新闻而感到愤怒的程落伊看到手机响了,便接了起来。

“喂?”

“程落伊,今天的新闻你应该都看到了吧,你都已经是结婚了的人怎么还和傅祁冥有瓜葛啊?现在你和他的可是亲戚关系。”惠子旋的口气一变,话语里透着讽刺的意味。

听到惠子旋的话,程落伊心里生气,她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跟她说这些话的吗?

“只有傻子才会去相信一个八卦记者捕风捉影的报道!”程落伊把手机挂断,这个惠子旋倒是会挑时间给自己打电话,总是能轻易地挑起自己的怒火。

这样的人,可别再说是为了自己好了,那口气明明是在看戏讽刺自己!

同样的报纸也出现在华艺总裁的办公桌上,顶层安静的走廊里传来一道砸东西的声音,秘书办的几个人纷纷从自己的格子间探出头,随后又埋了回去。

林绯站在办公室里,看着自家总裁大发脾气。这个傅祁冥别的不行,炒作绯闻倒是比谁都精通。

“总裁,楼下门口挤满了记者,想要采访您,请问您怎么处理?”林绯小心翼翼的问道。

如果只是几个记者,他也许有权利直接把人赶走,可是现在门口的记者,几乎包括了M市所有的杂志和报刊的记者。

然而这件事已经触动到了傅狄生的底线,程落伊是他放在心尖上宠爱的人,现在被这些没有任何道德的记者如此胡乱描写,让他怎么心平气和的去面对那些吸血记者?

“这件事还需要来问我?”傅狄生怒道:“是不是在这个位置上坐久了,连这点事情都不会做了!”

傅狄生大发雷霆,连带着林绯也受到殃及,被骂的狗血淋头。从总裁办公室出来后,林绯冷着一张脸,叫了公司保安把堵在门口的记者全都赶了出去。

在赶走记者的同时,华艺的公关部门也开始了工作,仅仅三分钟时间,就把这个新闻全数抹杀,并成功将舆论话题引到其它问题上。搜狗书库

为了防止有记者去家里骚扰程落伊,傅狄生又让林绯赶紧派保镖回家守在门口,如果有记者过去,直接赶走。

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傅狄生的脸色并没有因为门口记者们被赶走散开的而有稍稍缓和。傅祁冥昨天纠缠程落伊就恰巧被拍到,是傅祁冥故意的,还是程落伊身边一直有狗仔在偷拍?

傅狄生自认为没有狗仔敢偷拍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可是这件事已经牵扯到程落伊,稍微一个疏忽,下一次再惹出大错那就让他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把文件放到桌子上,经过一晚上的研究,傅祁冥在程落伊丢失在自己车里的文件上窥探到华艺一个重要的项目。

贪婪地目光在文件上打量,如果能把这件项目抢夺过来,不仅会让傅狄生元气大伤,还会使公司里那些老东西对自己刮目相看,到时候看谁还会觉得他不堪重用!

傅祁冥拿着文件火速赶往公司,他一定要抢在傅狄生有所行动之前把一切都部署好。

周展从鼎明公司出来时,正好遇到风风火火赶过来的傅祁冥。两个人一见面犹如敌人一般,傅祁冥警惕的看着对方:“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给鼎名送口饭吃。”周展摇了摇手里的文件,语气张狂。

注意到手里的文件,傅祁冥想到几天前自己的父亲忽然提出要和周家合作,当时他就提出反对,谁知董事那会那些老家伙竟然都答应下来,这让傅祁冥生气不已。

想到自己手里的文件,傅祁冥不屑:“合作的项目还是你们家自己吃吧。”

傅祁冥的嚣张让周展心情大好,这么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被人一激反应就这么激动,还真是只长年纪不长脑子。

目光戏谑的看着傅祁冥:“鼎名什么时候成你说了算的了?”

傅祁冥脸色变得难看,而周展已经不想再和对方聊下去,留给对方一个充满不屑的目光,大步迈向停在外面车子的方向。

傅祁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周展的背影,等到他把这个项目抢到手,让他和傅狄生哭都没地方哭!

周展坐上车第一件事就是给傅狄生打了电话:“小舅舅,傅祁冥已经拿到文件了。”

“知道了。”话筒里传来傅狄生的声音:“顺便帮我一件事。”

“苏怡这几天有没有事,这几天事情多,我怕落伊一个人在家会胡思乱想,想让苏怡这几天如果有时间的话过去陪陪她。”傅狄生说道。

如果可以,傅狄生恨不得将程落伊带在自己的身边,可是按照程落伊的性子,肯定不会听自己的话。思前想后,也只能找人多陪陪她。

“傅祁冥那边你密切注意着,也算是我送你的一份礼物。”

周展脚踩油门:“那我先谢谢小舅舅了,等忙完这阵子我和怡怡请你们吃顿饭。”

就在两个人商量的时候,苏怡早就在看到新闻后去程落伊的家里找她,陪着程落伊一起把傅祁冥和无良媒体骂了一遍。

就像傅狄生所预料的那样,家里的别墅前也聚集着一堆记者想要采访程落伊,更有过分的趁着家里的保安不注意爬上院子的围墙打算通过窗户拍摄里面的情况,被程落伊注意到,和张嫂把房间的窗帘都拉上。

“这些人可真是放肆,都敢私闯民宅了!”苏怡挂上窗帘,狠狠地谴责着外面记者的行为。

程落伊冷着一张脸站在客厅中间,外面是一起拿着相机企图闯进家里的野蛮记者。他们胡乱发表的文章已经对自己造成名誉侵害,现在还想耍什么花样。

“张嫂。”程落伊面无表情,这几天已经被这些土匪一样的记者弄得心烦意乱:“五分钟后这些记者还在这里直接报警。”

程落伊眼见心烦,和苏怡要出去玩的计划也被打消。

晚上傅狄生回来时外面的记者早已经被他从公司派过来的保镖赶走。得知今天程落伊有报警的想法,傅狄生忽然觉得把那些记者赶走实在是太便宜她们了,应该都送进去才对。

“下次有记者再过来你不用管,直接报警。”傅狄生夹了一块肉给程落伊。

他知道程落伊之所以一直没报警就是担心会得罪记者,到时候再牵连上自己。

程落伊戳了戳碗里的米饭,眉头没有舒展:“现在的记者真的都是黑了心的,只要动动嘴就能把白说成黑,真是没有职业道德!”

傅狄生静静的听着自己小妻子向自己抱怨,脑海里开始幻想着等有一天他和程落伊都老了,他和程落伊坐在摇椅上,对方絮絮叨叨的和自己吐槽儿女的事情。

“而且他们还写华艺旗下的珠宝行竟然是在我名下的,真是笑死人了。”程落伊不以为意的吐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