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是真的。”

“这个都……”正在吐槽的程落伊听到傅狄生的回应楞了一下,随后不解的歪着脑袋看向傅狄生:“嗯?”

“珠宝行确实是在你的名下,我为你准备的礼物,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你,谁知道后来出了这么多的事,就一直耽搁下来。”

傅狄生轻描淡写的话语在程落伊的心里再一次掀起惊涛骇浪。

“你为什么要送给我?”程落伊放下筷子连连摆手:“这个不行,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三连拒绝让傅狄生受创,难道是自己的礼物不够好?

“为什么?”傅狄生不解:“我们是夫妻,就算是把华艺写到你名下我也不反对。”

“那更不行!”程落伊一惊,这个男人倒是什么话都敢说。

“反正我是不会要那间珠宝行的,你有时间还是把名字改回去吧。”程落伊闷闷的说道。

“那怎么行!”傅狄生不淡定了:“这间店面要是改成我的名字,办理那些手续费就要好多钱,有那笔钱还不如买点东西吃!”

傅狄生说的大言不惭,一秒钟银行时间账户里就收入上亿的堂堂华艺总裁竟然在乎过户店面的手续费,说出去鬼都不相信。

餐厅里灯光明亮,程落伊惊讶于傅狄生无耻的言论。他是怎么把这一番话说出来的!他怎么好意思!

“不管怎么说,我不要!”

既然傅狄生都能说出这种话,那她不讲理、耍一下无赖也是无妨的。

傅狄生不可能把珠宝行收回来,而程落伊也不退让,眼看着要爆发两个人结婚后第一次争吵。

挽救局面的是傅狄生的一个电话。能在这个时间打来电话的都在傅狄生信任的范围。

“有什么事,快点说。”接起电话,傅狄生的口气并不是很好。

电话另一端的林绯摸了摸鼻子,自己今天已经很小心翼翼不去触碰自家老板的霉头,怎么现在只是一个电话就被针对了。

“总裁。”林绯说道:“顺旗那边已经传来消息,他们已经在和鼎名谈了,不需要再寻求我们的帮助了。”

顺旗的消息代表了他们放出去的鱼饵成功的钓到鱼,意料之内的事情,无论是顺旗还是鼎名,以他们现在的状态,能够这么快就联系都是合乎情理的。

“我知道了。”傅狄生淡淡说道:“继续注意那边的动向。”

傅狄生再次回到餐桌前,还不等他想好办法怎么让程落伊收下珠宝行,对方已经先一步开口:“结婚那天你说过你不会做强迫我的事情,那你现在要求我接受那个珠宝行也是强迫。”程落伊振振有词的说道:“你这种行为是没有诚信的表现。”

“……”傅狄生被程落伊一顿下来的话语砸的不知该说什么话。

自己把珠宝行送给对方做礼物,结果在对方的眼里是自己强迫她!

看着程落伊直视自己的目光,明明是他有道理,可也是他先心虚的移开目光:“今天先不说这些。”

程落伊喝了一大口白水,眼睛转了转:“那我们不说这些,我去踩第二条船去!”

说着,程落伊放下水杯在傅狄生反应回来之前溜出餐厅,到门口时还不忘转过身向傅狄生吐了吐舌头。

看着程落伊俏皮的表情,傅狄生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傻丫头。

当傅狄生洗完澡走回卧室时,正好看到程落伊翻身背对着自己。傅狄生弄不明白,为什么程落伊这么排斥要自己的东西,明明两个人已经是夫妻了。

“落伊。”傅狄生掀开被子钻进去:“不如我们各退一步。”

“名字依旧是你的,但是收益先进华艺名下,这样可以么?”傅狄生放低口气。

什么时候他傅狄生要送别人,还要低三下四的去求别人。自从见了程落伊,真的什么做不来的事都做了。

在程落伊心里真的很不想要珠宝店,傅狄生已经挽救了傅氏集团,她怎么好意思再要傅狄生的一家店。不过现在既然对方已经退了步,自己也不好再作对,毕竟这样一来,自己也只是挂名而已。

程落伊从床上坐起来:“全部收益都进华艺的财务。”

“行。”在程落伊的目光里,傅狄生违心的点点头,反正也是他的账户,帮老婆管理点钱怎么了。

“那行。”程落伊松了一口气,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

看着程落伊脸上的笑容,傅狄生心情复杂:“你为什么不愿意要这家店?”

程落伊收回笑容,别扭的转过身:“没什么。”

重新躺回床上,傅狄生看着被子里露出来的小脑袋颇为无语。这个丫头,迟早会被自己别扭死。

对方不想让自己花钱,他偏偏要让对方收下自己的东西。除了这家珠宝,还有他这个人,她都要全数收下。华夏书库

傅狄生没有发觉自己的想法已经变得和程落伊一样,像一个任性的孩子。

当苏怡知道程落伊放弃了一家珠宝店,惊恐的摸了摸程落伊的额头:“你也没发烧啊,怎么就能做出这种傻事。”

程落伊翻了一个白眼拍掉苏怡的手:“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苏怡手里抱着抱枕:“要是周展送我一家店,别说是珠宝店了,就是一家甜品店,我都乐意接受。”

“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拒绝啊?”苏怡好奇万分:“是因为你和傅狄生之间发生什么矛盾了吗?”

见程落伊摇头,苏怡跟着一急:“那到底为什么呀?你们已经是夫妻了,无论是珠宝店是你的名字还是他的名字都是你们共有的。他愿意写你的名字,说明是爱你啊。”

程落伊摇摇头:“苏怡,我……”

“我觉得我和傅狄生结婚就在不平等的基础上。”程落伊说道:“我嫁给他,他帮顾氏度过难关已经是一个难还的恩情,再送我一家珠宝店,我怎么能要。”

“你傻啊!”听完程落伊的话,苏怡狠狠地点了一下程落伊的额头:“那他为什么要帮顾氏度过难关?还不是因为你!”

“无论你嫁不嫁他,只要是你的事他都会帮你,因为他喜欢你!”

苏怡替傅狄生生气,怎么就遇到这么一个榆木疙瘩:“你现在和傅狄生分的这么清,是想和他分手?”

程落伊被说的无言以对,她也说不清自己对傅狄生到底是什么心态。

“真是被你气死了。”苏怡忧愁的叹口气。

姐妹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各自忧愁,经过和苏怡这一番沟通,程落伊意识到傅狄生可能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产生误会。

为了弥补自己可能产生的过失,程落伊让苏怡早早地离开。自己则亲自下厨,在张嫂的指导下做了四菜一汤等傅狄生回来。

墙上的表的指针慢慢移动,窗外的天色也变得越来越晚。程落伊坐在餐桌前耐心的等待着傅狄生,等桌上的菜热了第三遍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

程落伊眼睛一亮,从椅子上站起来,张嫂也跟着心情激动,脸上去开门。

“先……”张嫂的话在看到门外的人后咽回肚子里,随即视线落到男人身上:“先生这是怎么了?”

“他喝多了。”女人推开张嫂,扶着傅狄生走进客厅。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女人把傅狄生扶到沙发上,刚要叫保姆就看到程落伊正站在面前,连忙对她摆摆手:“你快去那杯水,再那条湿毛巾。”

程落伊冷着脸看着眼前颐指气使的女人,没有挪动分毫:“艾薇儿小姐,谢谢你送我的丈夫回来,现在你可以走了。”

艾薇儿一时没反应来,听出来是在赶自己离开,眉头一皱:“我让你去拿水和毛巾,你没听到吗?”

“我让你滚出去,你没听到吗?”

房间里,两个人站在距离对方不远处,表情都是充满了怒气。

“你真是一个无礼的女人!”艾薇儿表情狰狞:“狄生怎么会娶你这样的女人!”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面对艾薇儿,程落伊也丝毫不让:“那你要问问傅狄生,他怎么会娶我这么一个无礼的女人,还那么喜欢我!”

艾薇儿紧紧地盯着程落伊,眼睛里几乎可以冒出火来:“你还是不要这么傲慢,等哪天狄生不要你了,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程落伊忽然发觉在高中上课时偷看的那些没有白看,现在完全可以用得上。

“我现在是傅狄生的妻子,就算是离婚也是傅狄生的前妻,就是死了也是傅狄生的亡妻。这辈子,无论我和傅狄生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我的名字和傅狄生都分不开!”

“你……”艾薇儿震惊的看着程落伊,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嘴巴会这么厉害。

“不可理喻!”艾薇儿瞪了一眼程落伊,随后看到房间里的张嫂,指使道:“一会儿记得那杯水过来,再那条毛巾为他擦擦脸。”

吩咐完,艾薇儿转身打算离开,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程落伊的声音再次传来:“深夜上门关心我的丈夫还真是辛苦了,等有时间我一定会和傅狄生一起请艾薇儿小姐吃顿饭,好好沟通一下感情。”

艾薇儿回头看了一眼程落伊,目光冰冷:“不需要!”

高跟鞋声音再次响起,艾薇儿在程落伊的视线中彻底在门口消失。

随着艾薇儿的离开,张嫂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喝醉的傅狄生,又看了一眼正处于生气之中的女主人:“夫人,我帮你把先生扶楼上去吧。”

“就让他躺在这里吧!”程落伊生气的上楼,不再去管楼下的傅狄生。

自己为了讨好他特意亲自去学做菜,结果等到的就是对方被一个女人送回家。还在自己的家里被情敌颐指气使的召唤,凭什么!

臭男人,每天在外面招花惹草,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即便是回到房间,程落伊还是不可控的去想此时躺在楼下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天气转凉,即便别墅里的温度不低,程落伊还是不放心的拿出一张毯子再次回到客厅。

傅狄生躺在沙发上双眼紧闭,气息平稳仿佛已经睡着了。张嫂知道程落伊心软了,连忙在一旁说道:“夫人,我帮你扶上去吧。”

喜欢一不小心被傅总赖上了请大家收藏:()一不小心被傅总赖上了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