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找麻烦的人,便是冯忠。

这位老先生最大的特点怕就是忠直了,但是他的忠某种程度上和南苍一样,忠的是大秦。

或者说是他心目中的大秦。

虽然因为各种原因,如今赵信居然把他放在了廷尉这样重要的位置。

但是他内心对于皇帝,责任还是超过了忠诚。

对于他来说,维护皇帝的权威法统,这是他的职责,是身为秦臣的使命,仅此而已。

所以当他听说皇帝居然在这个时候微服“出走”,他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因为这在他看来太荒诞。

这种时候,正要整顿朝堂,稳定大局,皇帝之前的表现看来,又不是真的昏庸,怎么可能这么做。

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之后消息被证实,他自然就是愤慨,甚至有种自己看错人了。

皇帝果然就是昏君的感觉。

同时还有种怒其不争之感。

而刘穆之等人身为皇帝的亲信近臣居然不能阻止,这自然也让他十分不满。

因此当得知皇帝不在京城的消息确切的时候,他立刻就风风火火的找上门来。

而刘穆之等人的反应则更加让他不悦,面对他的质问和指责,居然还笑眯眯的反问他,“不知这消息是谁传递给冯廷尉?”

不由一声冷哼,“这还用谁说,如今整个京城谁不知道?

怎么,莫非你们还以为能够瞒得住?”

说着不由一声冷笑。

而刘穆之等人闻言却都一笑。

随即还是刘穆之开口道:“瞒不住,也没打算瞒。

不过,吾等没打算理会。”

“什么?”

冯忠以为自己听错了。

“天子在这个节骨眼上微服离京,本就……荒唐!”

冯忠面色因为愤怒而有些涨红,很显然他本身是打算用“昏聩”或者更严重的词的,但是到底考虑到天子尊严,最终只用了荒唐,算是给面子了。

而说到刘穆之等人,他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指着几人骂道:“而现在天子不在京城,如今京城人心浮动,你们居然跟老夫说,你们没打算理会!

你们,你们……这还算是人臣吗?纯粹就是一群欺君的弄臣!

亏得天子还如此信重你们!”

老头气得手指发抖,言辞也是毫不客气。

而他们此事议事之所,便是在天下居的雅室。

虽然隔音效果还不错,但是也禁不住冯忠恼怒之下的大嗓门。

隔壁,以及楼上楼下,自然有很多或是偶然在此,或者前后脚跟着冯忠来看好戏的食客。

听到冯忠这样的严词,一个个表情都有些意味深长。

互相看一眼。

有人轻轻的指指雅室的方向,低声笑道:“冯廷尉真是忠直之臣啊。”

其他人自然心领神会,嘿嘿一笑,点点头,“那是,这位可是连那权奸崔岑都不惧的,何况其他。”

说着,众人相视哈哈一笑,然故作矜持的道:“莫谈国事,莫谈国事,这都是闲事自有诸公去操心,吾等百姓且问风月便罢。”

“兄台说得是,说得是。来来来,满饮,满饮。”

众人口中如此说着,但一个个耳朵却竖得高高的,很显然言不由衷。

而且事情也明显就是刘穆之所猜测的一样,冯忠这样的人能够如此快的得知确切消息,很显然是有人故意透露的。

这些人自然是早就知道冯忠的性格,要的便是他的“忠直”。

在他们看来,冯忠这样的忠直之臣就是一把双刃剑,之前赵信用他来对付崔氏。

现在他们也一样可以用他来对付皇帝身边的人。

对于这些人的表现,乔三娘在旁看的清楚,心中不由冷笑。

不过她却也忍不住秀眉微蹙,看向雅间。

此时便听冯忠又道:“今日诸君要是不能给老夫一个说法,或者立即将天子迎回京师,老夫说不得只有联络朝中诸公,连表上奏太后,请太后出来暂时主持朝局了!”

他这话一出,内外诸人,有人嘴角微掀,有人则双眼放光。

还有人暗暗摇头。

不过冯忠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看来是真的皇帝很失望,也对刘穆之等皇帝的近臣很愤怒了。

雅室内,刘穆之等人也是一皱眉。

他们也没想到冯忠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由收起了笑容,肃然道:“冯公慎言,此处不是朝堂,耳目众多,冯公之言一旦传出怕是会平添风波。”

冯忠说完之后,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毕竟请太后掌国,这样的事,哪怕他确实有这样的想法,也确实不该在此处来说。

不过,说都已经说了,冯忠也觉得自己问心无愧,不由冷哼一声道:“事无不可对人言。

请太后暂时掌国,虽然是从权之言,但是如今朝野纷乱,局势未定,国家岂可一日无主。”

“冯公此言诧异,如今天子只是暂时离京,而且离京前已有交代,也曾召见过崔相(崔峦)授予机宜。

如今自有崔相暂时主持朝局,何谓一日无主?”

刘穆之皱眉肃然道,神色也有些微冷。

他知道冯忠忠直,但是却没想到他这么冲动。

虽然明知道他怕是被人利用了,但是神色还是冷了下来,有些不太客气的冷哼一声道:“至于朝野不宁,那不正是冯公你的职责吗?

冯公莫非忘了,你此时已经不是太常少卿,而是大秦廷尉了?”

他这番话同样没有压低声音,甚至有意让内外的人都听见。

一来是要提醒冯忠注意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朝廷九卿,国家柱石。

之前作为太常少卿时能说的话,现在不能说了。

而且就算要说,你也应该去找丞相崔峦去说,找我们这几个少卿次官说算怎么回事?

陛下临走时还特意任命你为廷尉,就是为了让你干这个的?

同时也在告诉外面还有隔壁的某些人,是谁在其中作梗我们心里清楚。

说罢也不等冯忠再说,拱手俯身一礼道:“冯公,请恕吾等还有君命在身,少陪了!”

说罢也不再理会冯忠,径直便往外走。

王玄策等人始终没有说话,此时也躬身郑重施礼,然后随着刘穆之往外走。

过程一丝不苟。

冯忠一时不由得被震住了,而且此时他也意识到自己确实冲动了。

再仔细一想,皇帝临走时还特意任命自己为廷尉,恐怕就是防备消息走漏,局势不宁。

那时候便需要自己出来主持大局,或者动用廷尉的力量弹压局势。

为什么我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冯忠心中暗暗有些后悔,同时一琢磨,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