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没事。”王芝兰摇头,惊讶的看着林有才,眼眸里有什么东西在变化。

“那就好,你怎么在这啊?”林有才疑惑的问。

他发现,眼前这个大少爷,穿得很古怪,衣裳灰扑扑的,也不合身,看起来倒像是偷了书院里下人的衣服穿。

王芝兰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开口。

林有才见他这般,猜到他肯定有事隐瞒,但没继续问下去,见他狼狈,请他先进屋里坐。

王芝兰忙不迭应了,乖乖跟着林有才进屋,看到张氏,他没见过,抬头望着林有才,有点无措。

“这是我母亲。”林有才解释,同时对张氏说:“娘,这就是玉山书院山长的儿子,王芝兰。”

王芝兰立马上前,规规矩矩行了晚辈礼,“奶奶好。”

张氏微笑点头,请他起来,见他穿得古怪,疑惑问:“王少爷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副打扮?”

“呃......奶奶叫我芝兰便好。”王芝兰尴尬一笑,“我来找大姐的。”

眼睛四处张望,没寻到林美依的身影,“她不在家吗?”

“刚和她娘一起出去了,怎么?你找依依?”林有才眉头皱了起来,越发怀疑这小子目的不纯。

林有才长得本就高大,面相也凶,皱眉望过来,无形中给人带来很大压力,王芝兰对上他怀疑的目光,生怕他误会了什么,忙摆手解释:

“没别的事,就是灵儿师妹想她姐姐了,托我过来问一声,不知她何时能回啊?”

林有才看了看外头的日头,估算道:“估摸着下午才能回来呢,要不你在这等一会儿?”

王芝兰竟也不客气,直接捡了襄平坐着摘菜的小板凳,就在大厅外坐了下来。

“给他喝口水吧。”张氏倒了一碗水递给林有才,让他给这孩子送过去。

“是。”林有才接过水送到大厅外,王芝兰下意识舔了舔干涩的唇,忙接过,响亮的说了声:“谢谢奶奶!”

谢完,拿起碗咕噜几大口就将水全喝干了。

解了渴,肚子忽然叫了起来,王芝兰拿碗的手顿时僵住,尴尬的抬眼看着林有才,

“那个,叔,有吃的吗?剩菜剩饭,什么都行,只要能吃。”

“......有,你等会。”林有才迟疑的看了他几眼,这才把空碗放回去,转身去厨房,叫襄平把早上剩下的粥和小菜热一热,他好给王芝兰送去。

等林有才端着热好的饭菜出来,王芝兰居然已经坐到饭桌前,一边抓着碟子里的糕点往嘴里塞,一边同张氏讲二丫在书院里发生的趣事,画面看起来居然诡异的和谐。

也不知是不是同性相斥的缘故,林有才莫名瞧不上他这吊儿郎当的模样,特别是听他说自家二丫怎么样怎么样时,桃花眼里泛出来的兴奋光彩,只觉碍眼得很。

可这是儿子女儿先生的儿子,他不好直接表现出来,只好忍耐下来。

“嘭”的将托盘放下,皱着眉催道:“吃吧!”

王芝兰吓了好大一跳,整个从凳子上弹起来,嘴里的糕点险些喷出。

幸好,憋住了。

“叔,原来是您,吓我一跳。”

他还以为房顶上的瓦片砸下来了呢。

林有才没回他,大刺刺在母亲身旁坐下,睁着一双虎目看他,那神情,好像在说:快吃了滚!

王芝兰一脸茫然,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了他,艰难的将嘴里的糕点咽下,老老实实坐下来。

白粥的味道扑鼻而来,香得要命。

算了,不管了,先吃饱再说。

王芝兰冲张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奶奶,我先吃啦。”

张氏少有的和善,淡笑着点了点头。

王芝兰放心了,端起粥碗大口吃起来。

速度很快,动作却不觉得粗鄙,好像是饿了几天似的,一大碗白粥喝完,还伸着碗讪讪问:“叔,还有吗?”

“这是饿了几天呐?”林有才嘟囔着,看王芝兰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到底于心不忍,起身去把剩下的半罐白粥全部拿了过来。

王芝兰两眼放光,只觉得平日里吃的山珍海味全比不上眼前这半罐白粥美味。

陶罐刮得干干净净,又把最后一根小菜吃了,王芝兰终于放下碗筷,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奶奶,你家的饭实在是太好吃了!”王芝兰大声对张氏夸赞道。

张氏无奈笑着摇了摇头,“觉得好吃,那就常来吃。”

“那行!那我这几天就赖在奶奶家不走了,天天蹭你们家的饭吃,奶奶您可别赶我走!”

王芝兰说得无比认真,张氏都楞了一下,林有才觉得这小子就是有鬼,直接起身,提议道:

“看这一时半会依依她们也回不来,不如我先送你回书院,等依依回来,我让她去书院找你吧。”

王芝兰脸色大变,摆手说不用不用。

林有才那都是快奔四的人了,什么人没见过?

顿时喝道:“你小子不会是离家出走了吧?!”

话落,眼睁睁看着刚刚还油嘴滑舌的王芝兰闭嘴成了哑巴,林有才这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你爹娘知道吗?”林有才问。

王芝兰破罐子破摔,“知道那还叫离家出走吗?”

林有才嘴角猛的一抽,心想着这要是狗蛋敢闹离家出走,还跑到学生家蹭吃蹭喝,老子抽不死你丫的!

气氛正尴尬,王芝兰忽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叔,你会武功?”

林有才瞥眉,“略懂皮毛。”

王芝兰黯淡的俊脸上顿时亮起了光,他急急追问:“叔,您缺徒弟不?像我这般机敏聪慧、骨骼惊奇的练武奇才,您考虑一下?”

此刻,看着少年热切的目光,中年大叔林有才满脑子都是问号

王芝兰很激动,林美依的武功肯定不是凭空就会的,她肯定有师父指导,而眼前这个高大威猛的男人,既是她亲爹,又会武功,那她的武功肯定是他亲传的。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林美依她爹的武功肯定比她厉害呀!

“叔!”

王芝兰再次发挥死皮赖脸技能,“扑通”跪下,一把抱住林有才大腿,求他收自己为徒,教他武功,带他行侠仗义,惩奸除恶。

“嗬!”林有才倒吸了一口凉气,一米八几的大汉,看着王芝兰那疯魔的样子,满脸写着弱小、无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